彻别房地产,万通发展拟投资索尔思光电却遭两董事反对,此前已联手商汤科技

本文来源于:华夏时报 2023/12/04

万通发展(600246.SH),这个由冯仑、潘石屹等六君子创建的品牌正在逐步告别房地产,走向新领域。

万通发展(600246.SH)这个由冯仑、潘石屹等“六君子”创建的品牌正在逐步告别房地产,走向新领域。近日,万通发展发布了重组公告,表示公司将购买全球领先的光通信元器件供应商索尔思光电51%的股权,并控股索尔思光电。

作为一家老牌房企,万通发展在2020年全面谋求转型,一度与AI独角兽商汤科技联手,打算进军智慧领域。不过,收购索尔思光电一事似乎有些让万通发展麻烦缠身。先是公司股价早在公告披露前就连续上涨引发了上交所问询,后是召开董事会会议有两位董事对该交易投出了反对票。

11月30日至12月1日,针对万通发展与索尔思交易一事,《华夏时报》记者致电万通发展以及在官网留下采访函联系采访需求,但均未收到回复。

12月3日下午,一位证券行业的分析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年来,万通发展不断收缩房地产业务,持续推进光电通信业务,此次收购索尔斯光电也有利于为公司带来新的业务增长点。”

跨界光模块

11月26日,万通发展发布了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公告。公告显示,万通发展正在筹划购买索尔思光电不低于51%的控股权。若交易完成,万通发展将控股索尔思光电。

此外,万通发展在与索尔思光电签订《关于收购索尔思光电控股权之框架协议》的同时,由公司与索尔思光电境内全资子公司索尔思成都、索尔思美国以及索尔思光电签订《可转债投资协议》,还有一份《购买索尔思光电优先股认股权证协议》,约定实现对索尔思光电进行D轮投融资的目的。

在这场交易中,万通发展拟先向索尔思成都提供5000万美元的人民币可转债,而索尔斯光电、索尔思美国则对索尔思成都在《可转债投资协议》约定下所有的偿还义务向万通发展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和质押担保。万通发展则在完成相应的企业境外投资手续后,按照投资前6.2亿美元的估值将5000万美元的可转债借款转化为对索尔思光电的股权投资款。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索尔思光电的主要产品之一为高端光模块产品,后者是数据中心和电信通信的重要构成。近期,算力板块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而高端光模块产品则正是应用于算力板块和AI大模型。

公开资料显示,索尔思光电主要通过控制的下属企业开展主营业务,其主要产品包括光芯片、光组件和光模块,是一家全球领先的光通信元器件供应商。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年末,索尔思光电的总资产约3.19亿美元,净资产约1.24亿美元。2022年,索尔思光电的销售收入为2.26亿美元,净利润约为2680万美元。

根据公告,索尔思光电争取在2024年、2025年以及2026年分别实现4000万美元、5500万美元以及7500万美元的净利润。

股价提前上涨

跨界收购索尔思光电原本是好事,但万通发展却在披露公告后“惹火上身”。究其原因,则是股价涨势不同寻常。

上文提到,11月26日,万通发展披露了重组公告,不过,自11月21日起,万通发展的股价就开启了上涨行情。11月21日,万通发展的开盘价为6.50元/股,11月24日的收盘价则是已经上涨至了8.40元/股。

11月26日,万通发展披露了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表示公司股价在11月22日、11月23日、11月24日连续3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重组计划还未披露,但投资者却“未卜先知”,抢先买入公司股票,这不免有内部交易之嫌。

对此,万通发展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表示,经过公司自查,没有发现存在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媒体报道、市场传闻以及市场特点概念等。公司董监高、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实际控制人等在股票交易波动期间不存在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形。

同样在11月26日,上交所对万通发展发布了问询函,要求其根据收购索尔思光电股权一事说明业务发展规划和相关风险、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炒概念、蹭热点的动机情形等问题。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万通发展的回复速度相当快,控股股东以及实际控制人纷纷表示不存在于股票异动期间买卖公司股票的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在万通发展是否存在“炒概念”或者“蹭热点”这一问题上,则需要打一个问号。《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由于“算力热”已经兴起,索尔思光电正成为上市公司的投资热点。11月7日,豪美新材发布公告称,将以2.6179美元/股的价格向索尔斯光电进行D轮投资,投资金额为4000万美元,并在可转债行权之后持有索尔思光电5.79%的股权。

两董事提出反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万通发展内部对于是否要投资索尔思光电同样出现了分歧。在万通发展第八届董事会第三十三次临时会议上,董事鲜燚与杨东平针对投资一事投出了反对票,剩余7名董事则是给出了同意票。

其中,杨东平的反对理由为,自身为线上参会,研究材料时间不充分。而鲜燚的反对理由则为,相关交易对上市公司及股东影响重大,涉及主营业务变更及占上市公司净资产额比例重大的潜在现金投资,但留给董事审阅该等议案并形成判断的时间过于仓促。

值得关注的是,鲜燚还在反对理由中表示:“上市公司也未接受我们就相关议案推迟表决的建议。”

两位董事的担忧并非毫无理由。随着房地产行业处境日益艰难,多家房企均在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万通发展亦是如此。1991年,包括冯仑在内的“万通六君子“携手创办了万通集团。1995年,“六君子”分手创业,冯仑则成为万通发展的主心骨。

2016年,冯仑的老合作伙伴王忆会受让冯仑持有的全部股权,控股万通,且冯仑退出。2020年,万通发展开启了全面转型时代,全球领先的AI智能公司商汤科技入股万通,前者进入万通发展前十大股东行列。

万通发展方面表示,在商汤科技加入之后,双方将会在智慧城市大脑以及AI相关领域展开深度合作。由此可见,万通发展想要扎根AI的想法由来已久。

不过,从公司的发展态势来看,转型这条路走得不算顺。2022年,万通发展的营业收入为4.22亿元,同比下降48.09%。此外,万通发展的净利润也由盈转亏,为-3.23亿元,同样比下降274.82%。

针对营业收入下降的原因,万通发展方面表示,其是因为公司对传统房地产业务进行战略性收缩,且持续推进以数字科技为驱动力的公司转型。公司的房地产项目均已经进入了尾盘销售阶段,受市场需求萎缩等影响,公司销售整体下滑,因此营业收入减少。

12月3日下午,一位证券行业的分析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年来,万通发展不断收缩房地产业务,持续推进光电通信业务,此次收购索尔斯光电也有利于为公司带来新的业务增长点。”

不过,上述分析师同样对记者说:“通信光电业务与房地产开发业务有本质上的不同,尽管万通发展是控股索尔思光电,或许也不需要自身为索尔思光电注入研发人员和技术,但是收购索尔思光电也为万通发展的管理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不过,进入2023年,万通发展的经营压力依旧较大。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万通发展的营业收入为1. 06亿元,同比下降12.81%,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则是为3.61亿元,同比增加39.84%。

净利润方面,数据显示,万通发展今年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261.07万元,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则是为-1.69亿元,仍处于亏损状态。

编辑:黄宁

相关新闻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