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加减薪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树佳 秀伦 杨倩 2022/05/16

2021年仅是地产人“苦日子”的开始,2022年或许地产CEO们的薪资还会继续下降。

过往,房地产是一个造富的行业,老板对于高管们出手阔绰,诞生了不少亿万“打工皇帝”。

然而,2021年地产行业发生剧变,随着房地产调控的逐步升级叠加疫情影响,房企“躺着赚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在这样的行业背景下,裁员、降薪的消息频频传出,地产CEO们的薪酬也出现了明显的起伏。

年初,郁亮曾在万科内部年会上讲,“我助理给我定机票的时候是不会买头等舱的,如果有时间接近的航班也会哪班便宜买哪班,能省多少钱不是最重要的,传达的信号很重要。”

然而,郁亮没有讲出的是,2021年他降薪1092.6万元,身先士卒,为万科倡议的“节衣缩食”做出了榜样。

据乐居财经统计,2021年有47位房企CEO降薪,其中降幅超过一半的,大多是冲在一线的地产老板和二代们。比如,时代中国主席、总裁一肩挑的岑钊雄,降薪956万;中南建设总经理陈昱含,降薪450万;天誉置业主席、总裁一肩挑的余斌,降薪406万。

当然,也有一些地产CEO们的收入没受多大影响。去年一整年,地产圈共计诞生了14位年薪千万级别CEO。有的地产大佬一年1.9亿元的工资,比很多上市公司的全年净利润还高。

甚至一些房企同比出现了“加薪”,尤其是国央企地产,他们迎来了最好的时代。据乐居财经统计的11家地产央企中,有7家央企CEO不同程度出现薪资的上涨,涨薪最多的是华润置地新上任的董事会主席李欣,他相比2020年涨了300多万年薪,羡煞旁人。

眼下,当土地红利和金融红利消退,行业进入管理红利时代,投身其中的每一个地产人的薪酬会呈现出怎样的变化?通过行业内塔尖人群的薪酬变化,我们可以洞察出整个行业的走势发展以及各家房企的薪酬支出。

带头降薪,从郁亮开始

虽然2021年地产行业上空被乌云笼罩,但地产CEO们薪资总体上还是领先于其他行业领域,甚至相较于2020年稍有上涨。据乐居财经统计,2021年,108位上市地产公司CEO薪酬合计7.5亿元,同比增加7162万元,平均年薪为694万元。

不过,与2020年相比,无论是民营,还是国资,地产CEO降薪的房企数量都呈增加趋势,共计47家CEO出现降薪。其中,降薪超百万的一共有14位地产CEO。

微信图片_20220516172508

万科作为地产圈的精神领袖,在号召减薪方面,郁亮也做起了“排头兵”。

他在抛出地产“黑铁时代”的判断后,做出了“节衣缩食”的表率,自愿放弃2021年度全部奖金、一次性降薪1092.6万元,降幅达到87.6%,从千万年薪的职业经理人,变为仅剩154.7万元年薪的“拮据”掌舵者,成为去年降幅最猛的地产CEO。

对于郁亮的薪酬变化,万科年报这样补充道,“郁亮2021年年度即时现金薪酬总额为673.5万元。由于郁亮主席自愿放弃年度奖金,其实际发放的薪酬为154.7万元,同比下降87.6%”。也就是说,郁亮的薪酬变化是基于其个人自愿,而非公司制度性约束。

除此之外,万科管理层身体力行,在职的董事、监事、高管均较大幅度降薪。其中,总裁祝九胜薪酬2021年年薪为592.7万元,同比2020年的1123.1万元几乎腰斩。

万科高管们的这种魄力确实少见,但也从侧面体现出,房企普遍面临着较大压力。另外,汇景控股首席执行官伦照明、建业地产原首席执行官王俊降薪都在500万元以上。

职业经理人都那么狠,更别提一肩挑的老板们和二代们。榜单中,17家房企老板身兼总裁,7家房企是“二代”掌权。

例如,降幅排名第二的时代中国老板岑钊雄,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一肩挑的他降薪956.1万元至650.4万元,降薪近6成。

眼下,这家素有广州“旧改王“之称的房企也有自己苦衷。4月中旬,时代中国向广州政府发出一封“求助信”,申请退出广州黄埔、增城、从化共计8个项目。而退出的原因也非常的直接:项目回款下滑严重影响了公司现金流稳定性,而旧改项目沉淀了公司大量资金。

与岑钊雄一样,面对企业困境,冲在一线的地产老板和二代们都开始主动降薪,放弃一定的报酬,与公司共克艰难阶段,展现出担当的一面。

例如,中南建设总经理陈昱含(陈锦石之女)降薪450万;天誉置业老板(兼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余斌降薪406.7万;禹洲老板(兼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林龙安降薪54.8万;祥生控股行政总裁陈弘倪(陈国祥之子)也降薪8000元。

微信图片_20220516172513

上述这些地产老板或二代兜里还有资本可以降薪,但地产圈有些CEO本身就工资不高。据乐居财经统计,2021年共计16位地产CEO年薪不足百万。

其中,有5位地产CEO年薪不足50万,比互联网码农薪资还要少。他们分别是西王置业的王金涛、SOHO中国的潘张欣、万科海外的阙东武、国锐地产的魏纯暹、金辉控股的林定强,年薪依次为36万、36.9万、39.33万、40.72万、42.4万。

值得注意的是,潘石屹妻子潘张欣去年给自己降薪了104万。而SOHO中国确实“手头紧”,由2020年盈利5.37亿元转为2021年亏损1.24亿元,不仅因偷逃税被罚款7.09亿元,还因为加收电费再接1.15亿罚单。

微信图片_20220516172517

14位房企CEO年薪千万

不过,即便在黑铁时代里,也有房企逆风而行,依然保持稳健的业绩增长和财务安全,CEO们的薪酬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据榜单,2021年,14家上市地产公司CEO年薪超千万级,包括了龙湖的邵明晓、美的置业的郝恒乐、华夏幸福的吴向东、嘉里建设的郭孔华、嘉华国际的吕志和、路劲的方兆良、绿城的张亚东、宋都的俞建午、金茂的李从瑞、远洋的李明、建业的王俊、迪马股份的罗韶颖、华润置地的李欣等人。

过去几年,房企CEO薪酬榜的首位几乎都是被恒大总裁夏海钧占据,其2020年年薪是2.045亿元,2017年更是达到2.7亿元。但眼下,恒大能否按时给员工发工资都是一个未知数。

在恒大尚未发年报之际,另一家房企诞生了2021年地产CEO薪酬的“天花板”,年薪1.92亿元。但同为地产CEO,薪酬两极分化严重,最低薪酬为36万(西王置业的王金涛),与榜首相差近532倍

在地产圈,龙湖的高薪待遇也是出了名的。去年,龙湖原CEO邵明晓以薪酬8146.2万元,同比增长136万,位列薪酬榜第二名。除了邵明晓,在今年2月刚接任龙湖集团CEO之位的80后“仕官生”陈序平,其2021年薪也达到2903.6万元。

截至2月28日,邵明晓、陈序平分别持有约2411.16万股、10.23万股的个人权益,他们分别还通过信托持有根据龙湖限制性股份激励计划获授的约1095.32万股、227.42万股的权益。若按5月15日龙湖市值算,分别价值12.7亿港元和8614.8万港元。

CEO的“身价”与房企业绩紧密挂钩,他们在带领企业突破与成长的同时,也实现了自我价值与财富积累。

如龙湖,它在2021年实现营收2233.8亿元,同比增长约21.0%;股东应占核心溢利224.4亿元,同比增长20.1%。营收与利润齐飞,这在 “黑铁时代”里并非易事。且去年全年,龙湖合同销售额同比增长7.2%至2900.9亿元,回款率在90%以上。

紧接着,排在薪酬榜TOP3-TOP5的分别是美的置业主席、总裁郝恒乐,华夏幸福原CEO吴向东,嘉里建设行政总裁郭孔华,2021年薪酬在2000万元-3000万元区间。

其中,美的置业郝恒乐也位列房企CEO涨薪榜第二名,其2021年薪酬3243.3万元,比前一年涨了2270.5万元,涨幅高达233%。

不止郝恒乐,据乐居财经统计,108位房企CEO中,有49位CEO在2021年“加薪”,占比约45%,其中,涨薪百万的有16位CEO

位列涨薪榜TOP3-TOP6的分别是宋都股份的俞建午(涨薪1049.29)、嘉里建设的郭孔华(涨薪571.32万)、华润置地的李欣(涨薪329.5万)、绿城中国的张亚东(涨薪303万)。

但并非所有房企都按“业绩决定涨薪”的常理出牌。例如,位居涨薪榜TOP3的宋都股份董事长、总裁俞建午,其2021年薪酬为1237.29万元,是上年年薪(188万元)的6.56倍。但据了解,该公司2021年度实现全口径销售金额19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3.94亿元。

有央企CEO涨薪300多万

民企向来具有较为灵活的运营、激励机制,在房地产发展的黄金时代,其得益于这一特质,获得了巨大的发挥空间,成就了自身的规模与实力;而国资房企则注重稳扎稳打,秉承完全不同的风格。

一直以来,民营房企高管的薪酬,都要比国资房企要高一些。就算经历了调控的考验,以及行业、市场上的“国进民退”,这种规律仍未改变。

乐居财经统计获悉,2021年,78位民企CEO的平均薪酬为793.79万元,31位国企、央企CEO的平均薪酬则为463.73万元,两者依旧有着330.06万元的差距。

在民企队列里,有32位CEO降薪,占比41.03%;在国资阵营中,有15位CEO降薪,占比将近一半,例如金地的凌克、深圳控股的吕华,分别降薪247万、110.5万,降幅达到26.19%、20.69%。

由此可见,虽然面临流动性危机的多为民企,但在行业收缩的背景下,国企们在薪资上的调整,似乎更为主动。

在体制之内,国资房企CEO的薪酬,并没有像头部民企那样动辄数千万,甚至上亿。去年超过1000万的,也仅有绿城的张亚东、金茂的李从瑞、远洋的李明,以及华润置地的李欣,这四人的年薪分别为1313.4万、1162.7万、1103.2万、1014.7万。

微信图片_20220516172521

除此之外,薪酬超过800万元的有中海宏洋的庄勇、越秀地产的林昭远;超过700万元的有绿地的张玉良、绿地香港的陈军、中海的颜建国。余者国资房企CEO的薪酬均在700万以下。

眼下,在薪酬上能基本做到稳中求进的,大抵只有央企了。11家地产央企的CEO中,仅有4位出现了薪资下降的情况,其余的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羡煞旁人。

微信图片_20220516172525

其中,年薪涨幅最大的,是大悦城的曹荣根。2021年,他的薪酬为323.87万元,同比上年增长了80.24%;华润置地的李欣亦有不错的收获,他是为数不多的千万薪酬者之一,年薪增长了48.09%。

去年,大悦城实现营业收入426.14亿元,同比增加41.69亿元,同比增长10.84%,并实现了归母净利润1.08亿元,扭亏为盈。大悦城具有较强免疫力的央企特质,在提薪方面也有了一些底气。

而作为华润置地的“子弟兵”,李欣日前正式被扶正,坐到了一把手的位置。去年华润置地获得了稳步的业绩提升,再加上职位的进阶,李欣的薪资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

不过,去年7月底接班退休的宋广菊,出任保利地产董事长的刘平,年内的薪酬则下降了2.56%,为570万元。而一向坚持“利润为王”的中海系、近日在资本市场上表现并不稳定的中交地产,其高管颜建国、李永前等,也有着一定程度的降薪,但降幅都不大。

部分央企可能是受战略、经营层面的影响,另行考核;也可能是想通过降薪的形式,节省人力成本。其中的考量,外界不得而知。

出险房企成降薪重灾区

随着出险房企不断增多,这里也成为地产人降薪的重灾区。据乐居财经了解,多家出险房企内部都取消了年终奖,甚至连续几个月延迟发放,且延迟时间逐月拉长。

作为出险房企内部权力制高点的CEO,在企业风雨飘摇之时,他们自然也无法幸免。例如,荣盛发展总裁刘山降薪67.5至598.5万,中梁控股联席执行总裁陈红亮降薪64.9万至417.1万。

不止于此,乐居财经筛选出了20位出险房企CEO的薪酬作为参考,其中,降薪的CEO有11位,薪资上扬的仅有5位。

微信图片_20220516172528

原本在地产黄金、白银时代,股权激励、高薪等本是绑定职业经理人与公司利益的筹码。但眼下地产黑铁时代中,不仅合伙人制度失去了最初的意义,职业经理人与老板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一些房企危难之际,CEO也做出了“避险”出走的选择,这当中包括了华夏幸福原联席董事长、首席执行官、总裁吴向东;大发地产原首席执行官廖鲁江;以及阳光城原执行董事长、总裁朱荣斌等。

他们2021年的年薪分别为2332.43万元、250.2万元以及527.5万元。除了吴向东保持不变外,后两者的薪酬较2020年均有所减少,分别下降119.8万元以及72.5万元。

这些“出走”的职业经理人们,有些选择另寻“良木”,有些选择自立门户。其中,典型代表当属朱荣斌与吴向东。

今年年初,朱荣斌离开阳光城,而他离职前后套现的阳光城股票亏损达到了3000多万。紧接着3月中下旬,他创立了新公司“荣宇建设”,在海南开始了新地产征程。

另一边,今年4月吴向东也正式与华夏幸福官宣“分手”。自此,危机之下的华夏幸福缺失一员悍将。不过,出走后的吴向东是否加入鹏瑞,至今尚未得到证实。

正如郁亮所言,“我们的行业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出价能力了,我们无法给出超过别人的金钱激励,而且只为了金钱激励的人也不适合在黑铁时代的行业中工作。”

地产纷纷扰扰之下,有的人离去,自然就有人补位。例如,去年夏天,中梁控股李和栗辞任联席总裁等职务,原中梁北方区域集团总裁何剑接任;又如,去年4月底,粤泰股份董事、总裁梁文才辞职后,二代杨硕顶替上任。

但令外界万万没想到的是,有5位身处债务漩涡下的地产CEO,其薪酬却是上扬的。其中就有正荣地产董事长、行政总裁黄仙枝涨薪2.3万元至474.1万元,*ST银亿执行总裁方宇涨薪60万元至200万元。

又如,泰禾董事长、总经理黄其森涨薪64万元至185万元,蓝光发展董事长、总裁杨武正涨薪91.94万元至176.94万元,福晟国际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潘浩然涨薪57.7万元至95.7万元。

不难发现,这三位CEO的背后又是属于首批暴雷房企的典型,“招黑体质”由来已久。例如,不久前,因2021年报业绩大变脸,从预盈到巨亏,引数万股民欲哭无泪,他们纷纷对泰禾展开声讨。

2021年仅是地产人“苦日子”的开始,2022年或许地产CEO们的薪资还会继续下降。

编辑:黄宁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