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的魔幻现实主义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张林霞 2022/01/21

网红热潮一过,鹤岗楼市回归清凉。

近日,鹤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通告称,因为该市政府实施财政重整计划,财力情况发生重大变化,所以决定取消公开招聘政府基层工作人员的计划。

这原本是一份面向当地公务员考生的通知书,出于某些未公告的原因,从官网发出之后又迅速被撤掉了,但“财政重整”这四个字,并非无影戏。

去年7月底,鹤岗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就提到了市财政形势极其严峻,将启动财政重整计划。并汇报了计划实施方案以及专项资金盘活等情况。

成为建国以来首个财政重整的地级市,对鹤岗来说,似乎并不意外,不少人早在几年前就预判到了这波操作。

两万块能买一套房——或许是大部分中国人知道鹤岗这座城市的原因。

这座东北小城曾因“全国房价倒数第一”,吸引了许多人前来置业甚至落户定居。然而,让一座资源枯竭型城市重新崛起,只有关注度是不够的。

网红热潮一过,鹤岗楼市回归清凉。

某二手房网站显示,鹤岗市的一个“东山沿河北小区”,一套位于7楼的46平毛坯房(一室一厅)总价只有1.5万,折合一平方米326元,还低于网络上流传的一平方米348元的价格。

房价的崩盘,根本原因还在于鹤岗人口外流、产业转型失败以及缺乏足够的就业岗位。

2021年8月份公布的《2020年鹤岗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0年鹤岗市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2.98亿元,同比下降了7.8%,另外鹤岗发债收入17.29亿元,但是同年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高达136.83亿元,严重的收不抵支。在2020年鹤岗的财政收入主要依靠上级补助,转移支付才能实现收支相抵,2020年一整年鹤岗的转移支付超过了100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上级政府的转移支付,鹤岗的公共财政根本是无法为继的,所以今天的鹤岗政府只能开源节流。

现有的公务员、事业单位员工不能裁撤,那么就先从停止招聘基层公务员开始,为什么这些年来鹤岗的财政收入越来越少,甚至房价也越来越低?

鹤岗作为煤炭资源型城市,2005年全市GDP 112亿元,2010年达到了250亿元,增速远超过全国的平均水平。当时,一个井下采煤工每个月的收入都能达到8000多元,房价也高达6000元/平米。2013年,鹤岗GDP达到历史峰值358亿元,那时候的人均GDP接近3万元。

但是,随着煤炭资源枯竭,产业转型的失败,就业岗位迅速下降,这座小城再也留不住年轻人了。

房地产短期看金融,中期看产业,长期看人口。

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鹤岗市常住人口89.13万,市辖区仅为54.54万人。一个地级市,不到55万的常住人口,可以说,人口流失与产业转型的失败,直接导致鹤岗的房价崩盘。

2017年,鹤岗市房地产开发完成投资8.1亿元,商品房销售额4亿元。

2020年,鹤岗房地产投资2.5亿元,商品房销售额1.4亿元。

3年时间,投资与销售额的降幅分别为70%和65%。

同时,人口流失也导致了税收减少,产业转型失败造成国企收入锐减。在这种情况下鹤岗停招公务员就不难理解了。

房价的崩盘,使当地政府无法像其他地方政府一样,依靠土地收入改善财政,就这样,终于还是被贴上了“破产”的标签。

政府财政重整这条路上,鹤岗是第一个。

会是仅有的一个吗?

中国各地特别是东北、西北地区的一部分四五线城市,会不会也逐渐“鹤岗化”?

“从东北爆发并不意外,特别是像鹤岗这种资源型城市出现财政重整是可以理解的。鹤岗肯定不是最后一个”——中财中证·鹏元政府投融资研究所执行所长 温来成

“在因经济周期性规律和疫情因素叠加之下,全国各地特别是东北地区、西北地区,类似鹤岗这样很可能将来需要财政重组的地方政府有多少?恐怕不容乐观。如果鹤岗财政重整方案能够成功,倒不失为其他地区提供可参考的范本”——《财经》新媒体主笔 十年砍柴

“整体来看,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可控。但根据我们对于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和293个地级市2020年债务数据的梳理,各省市之间的债务风险差异比较大。粗略估计全口径债务率超过400%的省份有12个;较多数地级市处在“入不敷出”的状态。其中自身财政收入较低但支出数额居高不下的地级市更需关注”——招商宏观团队

“2020年末地方政府债务率是93.6%,总体来说不高。国际上通行的标准在100%到120%之间。总体来看,我国地方政府的债务率是不高的。”——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

“鹤岗市实施财政重整计划,取消招聘工作人员,符合财政重整相关要求,通过削减政府支出等举措来渡过困难期,这也值得肯定。财政重整必须要优先保障基本民生支出,保证政府基本运转。通过财政重整可以让地方加强财政管理,化解债务风险,最终渡过难关”——中国政法大学施正文教授

在鹤岗这个“典型”被曝光之后,回顾2021年,许多城市在避免成为鹤岗,中国有超过21城发布限跌令。

除了沈阳、昆明外,名单里的城市大多数都是三四五线城市,比如岳阳、唐山、江阴、鄂州、张家口、株洲、永州等。

限跌令本质上是由于这些城市的地方政府对房地产行业依赖度较高。

如果短期内房价不稳,地方经济增速和财政收入都会受到很大影响,城市发展也会受到影响。

因而这些地方政府通过限跌令为产业转型争取时间,降低对土地财政的依赖进而实现更加健康的产业结构。

鹤岗之伤,折射出“收缩型城市”突围之困。

所谓“收缩型城市”,多用于指那些长期难以逆转低迷发展势头、人口不断流失的城市。

只有产业结构调整,才能避免出现更多的“鹤岗”。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城市经济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吴康认为,“收缩型城市”带来了治理新命题。

吴康建议,对于城市发展而言,应以“网络联系论”更新“城市规模论”,转变传统“做大规模”和“盲目扩张”的思路,在双循环新格局下,立足实际分析城市所处的生产网络位置和城市网络分工,在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条件下构建兼顾“内、外”部联系的网络式发展范式,做到精明发展。

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全国政协参政议政人才库特聘专家贾康认为,从鹤岗这样的地方政府本身来说,它需要有一个通盘的、合理性上尽可能高水平的规划,指导着怎么样做它的财政重整,其实是要跟它的整个配套改革和全面发展合在一起来设计的。其中,要解决自己尽可能调动潜力做好财源建设的问题,调动自己的内在潜力尽可能找到一些可以对冲和缓解原来的债务压力的可行办法。另外,一定是少不了上级政府对它的帮助的。

广东远景产业投资董事、知名债务重组专家王佳佳博士认为,财政重整是个应对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一剂良药,完善其触发机制,并增强其强制性,增加对地方政府的正向激励和反向约束,使债务规模和偿债能力相匹配,避免大规模爆发政府债务危机。

鹤岗市政府财政重整这条新闻曝出的当天,恰巧鹤岗人耿军执导的电影《东北虎》上映,电影简介里有一句话十分微妙:东北虎在动物园里晒着太阳发呆,它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天被饲养员扔下食物的生活。

编辑:黄宁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