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美元债违约后续:彩生活卖资产未能解燃眉之急,自身7亿短债违约

本文来源于:华夏时报 2021/10/14

值得注意的是,10月11日,花样年控股发布两名独立非执行董事辞职公告。目前,花样年控股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只有一名。

“9月29日凌晨,公司遭遇‘黑天鹅’事件,标普突然大幅下调公司评级,致使公司境内外融资交叉严重受限,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10月8日,花样年集团(中国)有限公司(下称“花样年集团”)曾小姐办公室发布“宝爷家书”。对于此前的债务违约,花样年创始人、执行董事曾宝宝将其归结于标普下调花样年评级所致,与此同时,曾宝宝也表示:“花样年绝不躺平。”

“面对市场及经营环境巨变,难免面临阵痛,但公司将全力以赴向脱困及继续发展的目标迈进。”花样年控股相关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10月11日,花样年控股发布两名独立非执行董事辞职公告。目前,花样年控股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只有一名。

而花样年控股的彩生活近期在与碧桂园服务的一项资产交易中,欠下一笔为期4日的7亿元短债未能偿还,目前正与碧桂园服务商谈后续事宜。

美元债违约,两独董辞职

事情起因于10月4日,整个A股市场还沉浸在国庆假日中,花样年控股(股票代码:01777.HK)发布公告称,其有一笔本金为2.06亿美元的票据未偿还。当天,花样年控股创始人兼执行董事曾宝宝在其微博分享了一张电影海报——《至暗时刻》,海报上写着“决不投降,绝不屈服”。

据悉,花样年控股该笔未能偿清的到期债务为高级无抵押担保美元优先票据,票面利率7.375%,期限5年,起息日2016年10月4日,到期日2021年10月4日,债券信托人为花旗银行,交易流通场所为新加坡交易所,未偿还利息758.36万美元。

经过几天的舆论发酵,10月8日,在A股国庆休假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花样年集团(中国)有限公司(下称“花样年中国”)发布公告显示,花样年控股董事会及管理层正在就相关事件对花样年控股财务及经营状况的影响进行评估,并在地方政府、金融机构、财务顾问等多方支持下,成立了应急小组,正在制定风险化解方案,以期尽快化解阶段性困境。

花样年控股表示,其已委任华利安(中国)有限公司为其财务顾问,以评估花样年集团(花样年控股及其附属公司)的资本架构、流动资金,探寻所有缓解当前流动资金问题的可行解决方案,并尽快为所有持份者达成最佳解决方案。同时,花样年控股已委任盛德律师事务所为法律顾问。

另外,10月8日当天,花样年集团(中国)有限公司(下称“花样年集团”)曾小姐办公室发布“宝爷家书”,回应了债务违约的原因。“9月29日凌晨,公司遭遇‘黑天鹅’事件,标普突然大幅下调公司评级,致使公司境内外融资交叉严重受限,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

与此同时,曾宝宝也再表决心:“花样年绝不躺平。”“第一时间,我与公司管理层就此问题成立专项小组,试图以最大努力走出困境,然而问题仍未得到及时解决,致使公司未能在10月4日如期支付到期美元债。”曾宝宝表示,目前,公司管理层正积极与政府部门、境内外金融机构、合作伙伴诚恳磋商,力争控制和消弭风险,早日走出流动性困境。恳请大家给予公司时间与信任。

“面对市场及经营环境巨变,难免面临阵痛,但公司将全力以赴向脱困及继续发展的目标迈进。”花样年控股相关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运营秩序正常,各项工作均在有序开展中,公司将对后续进展及时进行信息披露。

另外,花样年控股的股票已于2021年9月29日上午9点起在联交所停止买卖,截至前一日收盘,花样年控股的股价为0.56港元/股,较9月27日小幅微涨1.82%。截至发稿,花样年控股复牌的具体时间还未可知。

值得注意的是,10月11日,花样年控股发布两名独立非执行董事辞职公告。何敏因为需要更多精力专心追求个人目标,辞任花样年控股独立非执行董事、审计委员会主席、薪酬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成员;王沛诗辞任花样年控股独立非执行董事和审计委员会、薪酬委员会、提名委员会成员。目前,花样年控股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只有一名。

彩生活7亿元短贷到期未偿还

花样年控股此次债务违约让市场感到突然。

按理说,2.06亿美元对花样年控股来说并不是一个大数目。此前8月,2021年中期业绩会上,花样年控股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陈新禹表示,10月份到期的2.1亿美元,“公司已经准备好,可以随时进行偿付。”而且,截至2021年6月30日,花样年控股非受限银行结余及现金总额约为271.8亿元。

近期彩生活的资产处置也可能给花样年增加一部分资金。9月28日晚间,碧桂园服务(股票代码:06098.HK)公告称,以不高于33亿元收购彩生活(股票代码:01778.HK)旗下核心平台邻里乐100%股权,目前碧桂园服务已经向彩生活支付了第一期的款项约23亿元。企查查资料显示,花样年控股拥有彩生活51%的股权,是彩生活最大的控股股东,若按照比例,彩生活的股权转让也将为花样年带来一笔资金。

另外,碧桂园服务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碧桂园物业香港还给彩生活提供了总额约7亿人民币的短期贷款,7亿贷款的起止时间为今年9月30日至10月4日。10月4日,碧桂园服务公告显示,彩生活服务未能在约定时间偿还该笔贷款,碧桂园物业香港与彩生活服务正在商讨是否将贷款金额视作碧桂园物业香港支付的第二期代价,但前提为彩生活服务根据股权转让协议向碧桂园物业香港提供其认可的担保措施。

那么,彩生活为什么要借这笔只有4天的短债,彩生活借这笔钱的理由是什么?截至目前碧桂园服务是否收到彩生活服务归还的这笔短期贷款?彩生活能否提供担保措施?10月12日,碧桂园服务相关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此次项目还在洽谈阶段,一切情况以双方发布的公告内容为准。

该收购事项最新进展如何?花样年控股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最新进展将以后续挂网的交易公告为准。

10月12日,彩生活服务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文表示,此次碧桂园的收购并不包含彩生活服务集团旗下的彩生活物业等重要资产;本次资产以超过市值的价格进行交易,有助于降低彩生活负债水平,提高竞争能力;本次交易后,彩生活亦不再对外出售资产,将以潜心笃行之态,持续输出高质量的服务。

资金紧张早已有之

其实,花样年控股财务状况紧张早有苗头。今年5月以来,花样年控股境外债波动较大,花样年控股及其大股东多次回购其发行的优先票据。陈新禹表示,5、6月份花样年和大股东在二级市场回购将近7000万美元,这不是一个很小的数字,当时这么迅速,主要是想维护二级市场,保护投资人的利益。

陈新禹表示,花样年控股境外债波动较大,外部原因是美元债市场变化比较大,内部因素是花样年的美元债比例较高,四季度到期比较集中。截至6月末,花样年的美元债占比53%,较去年底的62%下降近10个百分点。

半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花样年控股的美元优先票据17支,共266.89亿元;人民币企业债券5支,共68.0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美元票据和人民币企业债券共109.86亿元。《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2021年上半年,花样年控股发行的5支美元票据年利率均高于10%,其中有两支债券的年利率达14.5%。

严跃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融资利率达到两位数,表示融资成本较高,这与企业的资金压力有关系。若企业只是进行一次高利率的融资,这可能与资金应急有关,但是频繁依赖高利率的优先票据,投资者就会比较警惕。

编辑:王亚冉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