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置业:违约边缘徘徊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10/13

当代置业走上了自己“厌恶”的道路。

自楼市进入“冰冻期”后,不少房企的债券纷纷出现实质性违约,导致美元债暴跌。

据华夏时报统计,截至目前,房企债务违约已经超过100家,包括恒大、阳光100中国、蓝光发展、协信远创、花样年、华夏幸福等多家房企。

如今,滑向流动性危机的房企名单又增加了一家。10月11日,当代置业发布公告提到,希望一笔即将到期的2.5亿美元债展期。

紧随其后,10月12日,穆迪将当代置业的企业家族评级由“B2”下调至“Caa2”,将该公司发行债券的高级无抵押评级由“B3”下调至“Caa3”,并将上述评级列入下调观察名单。

这无疑让当代置业的现金流困局雪上加霜。

展期与自救

当代置业提出希望展期的是一笔即将在2021年10月25日到期的优先票据。

据了解,此笔债券是当代置业于2019年所发行,发行规模为3亿美元,目前剩余本金金额2.5亿美元,利率为12.85%。

当代置业计划将债务到期日从2021年10月25日延展至2022年1月25日,将在今年10月25日偿还8750万美元的本金。为此,当代置业将会对每1000美元支付1美元的补偿费用。

对于债券展期这一问题,当代置业方面回复财经网称,公司希望整个行业能够健康平稳,但确实整个行业都在面临巨大挑战。

“当代置业在这个过程中一直积极应对,并以最大诚意和努力去应对挑战。公司目前内部运营正常进行,各项目按照节点推进正常竣备及交付工作,各销售案场都正常销售。”

除去正面回应之外,为避免债务违约,当代置业还在想办法“自救”,以提振市场信心。

10月11日,当代置业同步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兼控股股东张雷和总裁兼执行董事张鹏,有意向集团提供合共约8亿元的股东贷款,并预期于未来两至三个月内完成。张雷还表示将视乎集团财务状况适时考虑予以持续支持。

此外,10月8日,当代置业旗下的物业上市公司第一服务宣布短暂停牌,以待根据香港公司收购及合并守则刊发构成公司内幕消息的公告。

对此,资深地产专家朱酒表示,现在融资、销售都承压的情况下,企业“自救”的方式只能是变卖资产,“物业、商业、项目,能卖多少卖多少。”

虽然当代置业并未“躺平”,只是,现实恐怕并不乐观。

违约边缘徘徊

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告诉财经网,仅从债券角度来说,任何企业对于到期债券都有权利要求是否展期,投资者也有权利决定是否同意展期。

黄立冲表示,如果投资者最终没有同意延期,而当代置业也未能筹集资金在还款期内进行还款,那么这笔债就会从法律上宣布债务违约,造成的后果是比较严重的,或将导致交叉违约情况发生。

经济学家、评论员郭施亮则指出,当代置业申请债务展期,意在改善流动性,但从市场角度来看,似乎有滑向违约漩涡的嫌疑。

在当前房企违约频发、行业洗牌加剧的市场环境下,更多考验的是房企自身的现金流水平以及偿债兑付能力。对于当代置业来说,如何应对偿债压力需要尽快找到办法。但房企违约风险频发,对房企,尤其是中小房企的现金流考验将愈发明显,行业洗牌也将迅速加剧。

正如郭施亮所言,外部环境并不友好。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告诉财经网,评级下调不仅意味着企业流动性的恶化与偿债能力的下降,还意味着其在公开市场融资风险与难度的加大。“尤其是现在这样紧张的时刻,市场对此会更加敏感。”

而市场对当代置业的担忧也已经开始在资本市场展现。受地产美元债整体下行等因素影响,10月9日,当代置业发行的5笔美元债均出现大幅下跌,且多只债券跌幅排在行业前列。

其中,2021年10月25日到期的债券跌幅达到35%;2022年2月26日和11月13日到期的债券跌幅分别为42.2%和34.4%;另外两笔2023年和2024年到期的债券跌幅也超过10%。

对此,黄立冲表示,对于企业,机构会比投资者了解得更多、更早。企业的美元债大幅下跌,说明可能是有一些机构预先知道了企业可能面临的风险,可能会出现恐慌,然后抛出手中的债券。

这种恐慌情绪还蔓延到了当代置业的股价上。拒wind数据显示,截至10月12日收盘,当代置业5日内股价下滑幅度达到17.92%,20日内股价下滑幅度高达36.03%。

早有端倪

回溯当代置业的历史可以发现,其发展的两个核心关键词是高周转以及绿色。而这或也是导致企业陷入流动性危机的根源所在。

在2018年,当代置业高层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曾表示,我们是一个高周转的企业。我们的情况还是周转得很快,一时的相对高的负债其实也并不可怕,我们还得继续提升周转速度。

随着政策的不断叠加,今年下半年房地产市场大幅降温,市场预期下降,高周转模式失灵。克而瑞数据显示,下半年以来百强房企销售承压、业绩表现不及上半年和去年同期,7-9月连续三个月单月业绩同比下跌,且9月同比跌幅进一步扩大。

细观当代置业,下半年以来,企业的销售额显然没能逆势向前,回笼现金流的动力并不充足。据公开数据显示,6月-9月,企业的物业销售额分别为43.95亿元、41.72亿元、41.08亿元、34.65亿元,已经连续4个月环比下滑。

而上述高层还曾表示,高负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资产质量不好,产品不好没有人要,流动性没有就会陷入困境。

不过,对于现如今的购房者而言,除去好产品之外,关注的重点恐怕还要加上一条:房子能否如期交付。

对此,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对于出现债务展期、违约等问题的企业来说,就不单是产品好不好的问题了,像是之前以高端品质著称的泰禾,当面对流动性问题的时候,项目“烂尾”将浇灭购房者对于企业的信任,进而反应在市场上,企业的项目销售与回款将受到影响,形成恶性循环。

此外,张鹏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反复强调的绿色基因,恐怕也在某种程度上拉高了企业的成本。中原上海地产分析师卢文曦表示,绿色建筑的成本很高,比如说取暖的地源热泵,要打到地下几十米才可以。“整体的硬件上投入是很大的。”

而当代置业还一直是发行高息债的代表。截至10月11日,当代置业共有5笔存量美元债,其中4笔利率超过11%,另外1笔利率也达到9.8%,共计余额为13.47亿美元。

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当代置业流动负债达到661.8亿元,同比增加37.05%。其中,短期借款93.47亿元,同比大增74.75%;一年内到期的应付账款及票据69.94亿元,同比暴增124.98%。

高额的融资成本也在吞噬着企业的利润。据企业半年报显示,当代置业2021年上半年融资成本高达2.057亿元,同比增长23.5%,占到净利润的30%。

而企业的净利润已经相当单薄。据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当代置业实现营业收入95.43亿元,同比增长9.56%;净利润6.765亿元,同比增加21.59%。净利润增速是营业收入增速的2倍之多。

但这并不是源于成本的下滑,而是汇兑收益的暴增与公允价值的变动。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当代置业实现汇兑收益1.385亿元,同比暴增170.69%,贡献了当期20%的利润;投资物业公允价值的变动合计1.279亿元,贡献了当期18.9%的利润。

1

来源:财报

2

来源:财报

值得注意的是,非控股股东还分走了2.29亿元利润,同比增长44.6%。换言之,剔除非控股股东分走的2.29亿元利润以及2.664亿元的账面利润,当代置业的实际利润仅剩1.721亿元。

利润单薄、负债挤压、销售不济背后,当代置业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2个多月前,张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代置业是风险厌恶型企业,不能把船搞沉没了。所以,无论是拿地还是资金,当代置业都会将风险考量放在首位。"但现在,当代置业走上了自己“厌恶”的道路。

文/王亚静(责编:高雅)

编辑:王亚静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