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军“被偿债”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严明会 2021/07/22

在早些年,公司的债务问题就已露出端倪。

“我不主张大型民营企业只搞一个产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是傅军的经营理念。

作为千亿资产规模新华联控股的掌舵者,他坐拥百亿身家,从商三十年,其一手打造的新华联集团已涉足文旅与地产、石油、投资、金融、陶瓷、酒业等多个产业。

但在巨额债务面前,多元化的投资战略也显得颇为无力,傅军拆东墙补西墙,放在多个篮子里的“鸡蛋”,碎了一地。

近日,乐居财经获悉,新华联石油持有长沙银行的两笔股权将于8月23日被司法拍卖,涉及股份约5253万股,起拍价达4.65亿元。

新华联控股持有的长沙银行股份被拍卖,今年以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根据此前消息,新华联建设持有的长沙银行1.26亿股股份也将于7月23日被司法拍卖,起拍价约10.7亿元。

根据长沙银行公告,新华联建设因未按约定偿还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中铁信托的融资本金,被两家金融机构依据公证债权文书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据了解,新华联控股通过新华联建设、新华联石油合计持有长沙银行约3.42亿股,占该行总股本的8.5%,为该行第三大股东。其中,新华联建设持有2.89亿股,该笔股权中的绝大部分均用以质押,140万股已被冻结。

然而,长沙银行仅是新华联控股遭被动变现的金融资产之一,曾经的湖南第一民企,现如今连主动变现偿债的能力都已经丧失了。

屡遭“被变现”

质押股份遭到司法拍卖的根本原因,还是新华联控股资金的短缺。2020年前三季度,新华联控股净亏损达93.32亿元,同期总负债规模为378.21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为83.82亿元,而手头货币资金仅有1.88亿元,偿债压力非同一般。

按照常理,通过变现金融资产是解决逾期债务最快速的方法之一,但对于傅军来说,这一方法似乎已经行不通了。为获得喘息的机会,其已经将能质押的股权都质押了出去,目前傅军只能看着旗下资产逐一被“变现”。

据了解,新华联控股持有多家上市公司股权,包括了新华联、长沙银行、道氏技术、柯达制造、赛轮轮胎、宏达股份和北京银行等多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超百亿。但遗憾的是,这些公司的股权已均处于被质押和冻结的状态。

除长沙银行外,新华联持有北京银行的5.22亿股股份已于今年初遭到司法拍卖,起拍价25.13亿元,这是其在北京银行持有的全部股权,而拍卖最终结果为流拍。

赛轮轮胎也曾称,新华联控股在公司的股权多次遭到被动减持,于今年6月23日已累计减持1500万股。

新华联控股“被变现”的资产不仅限于上市平台。据悉,其持有的亚洲公务航空14%的股权将于8月12日在北交互联网络司法拍卖平台上被拍卖,起拍价1400万元,在此前其持有的亚太财险同样被司法拍卖,因最终结果为流拍,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相应股权抵偿给民生信托。

最关键的是,新华联控股在新华联全部的11.16亿股股份已于今年被冻结,其中11.34亿股被质押并存在质押违约。新华联承载了新华联控股近半的资产,若股权遭到司法处置,傅军在公司的实控人身份将生变。

曾经无比辉煌的新华联集团,时至今日已经无法散发出任何光彩。如此庞大的债务并不是一朝一夕促成的,在早些年,公司的债务问题就已露出端倪。

编辑:刘云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