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毕业生租房有点难:近四成不能“整租自由”,三成要“啃老”

本文来源于:时代财经 2021/06/25

临近毕业季,部分城市的房租也在涨。

今年3月,大学生童彦(化名)在上海找到了实习机会。初来乍到的新鲜感,很快被租房难、租房贵打败。找了几天房后,她决定在黄浦区一家空集青年旅舍安顿下来,月租金2000元。“我不能接受通勤时间超过半小时,太耗费精力了。但在半小时区域内租房的话,2000元只能合租,且房子很小,远不如青旅宽敞。”

童彦是毕业大军中的一员。据统计,2021年全国高校毕业生人数将再次创下新高,总规模将首次突破900万、达到909万,同比增加35万。除了就业压力,租房难、租房贵也是这批“新社会人”要面临的一道难题。

“因为是合租,大家的需求和意见都要考虑,虽然都是很简单的要求,比如离地铁站近一点、环境整洁一点、卫生间大一点等等,但碰上租房热季,能够选择的房子很少很少。”准备留在北京工作的毕业生刘焱(化名)对时代财经说。

房租让“我”越看越迷茫

“虽然只有一个床位,但青旅有公共区域,与同等地段和租金水平的公寓、小区房相比,住青旅宽敞很多,而且一般青旅都在景区或地铁站附近,交通非常便捷。最主要的是,住青旅水电全包、有专人打扫卫生,还没有合租中可能存在的棘手的人际关系。”童彦说。

童彦是个热爱生活的姑娘,虽屈身方寸空间,但她的几平方米“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收拾得干脆利落、小有情调。在童彦看来,蜗居在青旅好处多多,诸如免(大额)押金、租期灵活等等。虽然室友流动性大、不够安全,但也提供了认识新朋友的机会。

不过,童彦的青旅生活并未持续太长。一个多月后,她在上海地铁蓝村路站附近租到一套50平方米的老旧民房,每月租金4400元。离开青旅的原因是“不能做饭,天天外卖吃到恶心”,但能离开青旅却是源于父母的支持。

靠父母支持租房的“新社会人”不在少数。贝壳研究院近日发布的《2021年毕业季居住洞察报告》(以下简称“《居住洞察报告》”)显示,25.02%受访者表示租金收入来自“父母支持”,44.9%的受访者表示来自“个人工资收入”。

临近毕业季,部分城市的房租也在涨。刘焱计划和几个朋友在北京三环合租,由于众口难调,在网上连续看了多套房源后还未能定下来,中介劝他快点做决定,“最近租金整体上浮,而且房源出手非常快、根本留不住。”

在上海五角场附近工作的李镶(化名)发现,公司附近11平方米的单间租金超2700元/月,15平方米、带阳台的单间租金超3100元,15平方米、带独立卫生间的单间租金超3700元。房租让她越看越迷茫,不断感慨生活不易。

上海一房产中介对时代财经称,房租上涨并非因毕业季来临、租赁市场迎来旺季。“由于房价上涨,今年房租普遍大涨,我一个中介都觉得高,但房子还是秒没。不过,想想房价的涨幅,房租上涨的幅度还是能理解的。”

搜狐焦点与中国房价行情共同制作的《5月热门城市房价地图》显示,上海5月均价为69426元/平方米,同比上涨26.12%,环比上涨0.47%。

而房租无疑是“新社会人”的负担之一。《居住洞察报告》显示,一线城市毕业季期间房租收入比约为39.23%,新一线城市约为24.09%,二线城市约为22.58%。以房租收入比30%为阈值考量,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珠海及广州均处于大于30%的压力区间。其中,北京、上海及深圳租赁负担较高,房租收入比均在40%以上。

北上广深租房不“自由”

高租金下,“新社会人”的整租自由短期内难以实现。《居住洞察报告》显示,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广州等一线城市整租自由线相对较高。要在北京实现整租自由,毕业青年的月收入要达到2.1万,上海、深圳的整租自由月收入均为1.93万,广州为1.23万,杭州则高于广州、为1.5万。因此,35.8%的受访大学毕业生表示第一次租房会选择合租。

合租模式给了“新社会人”更多选择和自由。广州某大学应届硕士研究生杨亭(化名)最近在广州天河五山找到工作,她选择与同学合租,租金预算在人均1500-2500元之间。“两个人合租,这个价位可选择的房源很广,而且可以在单位附近找房。我们对小区环境、配套等不是很在乎,主要想上下班近、不要太奔波。但如果有环境、户型更好的房子,预算也可以再提高200元左右。”

在广州琶洲工作的房产中介李仪告诉时代财经,现在大学毕业生租房更追求居住质量。她曾接待过三位合租的女房客,最初房租预算为5800元,但看了几套房后心理预期不断提高,最终定了月租金7500元的一套小复式公寓。

琶洲是广州的电商总部集聚区与互联网创新集聚区,有腾讯、阿里巴巴、复星、国美、小米、唯品会等多家企业入驻。近年来,琶洲区域房租也一路走高。李仪说,月租金同比基本涨了500-1000元。

李仪也要不断“与时俱进”。作为一家小型中介,她所在门店的客户基本85%以上来自网络客户,安居客、小红书、豆瓣租房小组,甚至闲鱼已经是“新社会人”了解租房信息的首要渠道。对网络软件使用并不太熟悉的她,也不得不向年轻同事学习,全方面发布房源信息。

《居住洞察报告》的调研结果显示,随着各行业数字化逐渐推进,毕业生租房时也不再局限于传统渠道,45.5%的受访者通过“线上房源网站及APP”获取房源,该占比远高于其他因素。借助视频、VR带看等方式,毕业青年找房难度日趋降低。

不过,租房依然考验“新社会人”的辨别力。上海一应届毕业生刘桥(化名)称,“某平台上全是图片特别好看的房子,但基本不是真实房源,价格也不对。信息发布者都是中介或者二房东。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明明很多房东也想直接找租客。”

编辑:王亚冉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