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物业是只“铁公鸡”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邓鑫妮 2021/06/24

不来则已,一来便是三个。

囤了一年的钱,金融街物业(01502.HK)终于出手了。

金融街物业在2020年末手中现金已增至13.79亿元,去年一年涨幅超过100%。现金多,开销却极少,不少人戏称金融街物业“囤现金,不花钱”。

6月23日收盘后,金融街物业宣布,将以约1.3亿元的价格收购株洲宏达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宏达物业”)65%股权。

相隔9分钟,金融街物业再次分享了另一则并购消息,透露眼下还有一笔收购正在磋商,标的公司来自香港。

除了自己增厚资产,股东也在输送。原本由北京市西城区卫生服务事业管理处管辖的北京永泰恒卫生服务中心(简称“永泰恒”),拟整体移交至金融街集团,而金融街集团嘱意将这部分资产挪至金融街物业旗下。

不来则已,一来便是三个。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金融街物业已经圈定三家公司,真是“囤钱一年,用钱一日”。

无论是宏达物业、还是香港不知名的标的,或者是永泰恒,金融街物业手中的算盘打得飞快,切入市政服务领域、将版图扩至香港,卫生服务也囊入其下,基础物管外的细分领域一宗宗已逐渐列入其必修项。

首笔并购

金融街物业捂紧“钱袋子”,对收并购表现得谨慎。上市之后的首笔并购,便看上了宏达物业。除搭上市政项目的便车外,宏达物业背后简单的股权关系或许也是原因之一。

何巍是宏达物业唯一的股东,金融街物业入局之前,他已揽下所有股份。接下金融街物业抛出的橄榄枝,出让65%股权,自己留有35%股权。

而何巍能够独揽100%股权,是在11年的时间,四次加码得来的。

创立之初,宏达物业共有5位投资人,分别是何巍、汤永乔、黄培芳、曲玲玉、李四军,他们分别投资15.5万元、4.5万元、4.5万元、24.5万元、1万元。

股东来来去去,最终只剩下何巍一人。2017年12月,何巍从其他三位股东手中接过所有股权,彼时他的投资额已经来到2001万元,较原始出资增长了128倍。

股权结构清晰,也没有房地产公司的羁绊。不同于一般有关联房企的物业公司,宏达物业虽有对应的房产,但这家房企或许还要依附于宏达物业。

宏达物业成立于2002年,而株洲宏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宏达地产”)在2013年才姗姗来迟。不同于一般房地产公司旗下囊括物业的板块构造,宏达地产的官网是挂靠在宏达物业之下。

不仅如此,宏达地产还共享了宏达物业的股东和高管。宏达地产的持股股东中有何巍、何曦和邓亚利,其中同姓的何巍、何曦均在宏达物业任职。

毛利率低位

并购宏达物业,接下永泰恒之前,不仅是首发收并购,还一次性招揽了两员“大将”。

在金融街物业的业务划归中,没有市政服务的细分项,而是以“公共物业、医院、教育及其他”进行囊括。

截至去年底,金融街物业的在管规模达到2471.9万方。其中办公楼、综合楼、零售商业大楼及酒店、住宅物业、公共物业及其他的管理面积分别占比26.8%、4.1%、2.5%、48.6%和18%。

五大业态,占比近半的是住宅物业,公共物业及其他所占比重不足20%。而在毛利的划分上,金融街物业则以商务物业和非商务物业来划分,公共物业及其他则被划分到非商务物业。

去年,金融街物业的非商务物业的毛利为5786.9万元,毛利率仅为14.4%,远低于商务物业的26.6%。如今有意拿下两家主营市政服务的公司,或许也是为了提振本就不高的非商务物业的毛利率。

目前,永泰恒主要为北京市西城区卫生管理机构和医疗机构提供物业管理和后勤服务工作。截至2020年底,共承接物业服务项目11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5个、职工食堂项目12个,合计38个项目。

宏达物业的项目比永泰恒更为多变。目前已拥有50个物业管理服务项目,涵盖了政府机关单位、高尚别墅、商务办公楼、公共休闲场所以及高校、住宅等项目,管理服务总面积达1000多万平方米。

在公告中,没有披露宏达物业的具体盈利数据,也难判断花费1.3亿元拿下的项目,未来能给金融街物业带来多少创收。2020年,金融街物业的营收、净利润和净利率分别为11.3亿元、1.16亿元、10.23%,在所有上市物企中本身存在感较低。

“尤其在城市环卫和城市市政服务领域,拥有丰富的运营管理经验和市场竞争力。”并购宏达物业,金融街物业似乎更看重其“行业经验”,其在公告中表示,深耕地方多年,宏达物业已经积累了市委党校、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市科技局、市烟草局等多个项目。

开闸放“钱”

上市近一年,金融街物业第一次宣布并购消息,而且一次官宣了两个。已亮明宏达物业的身份,而对另一家公司却语焉不详,只知道是一家香港的公司。

过去一年,金融街物业的规模增速缓慢。2020年其在管面积较上一年增加486.2万平方米,达到2471.9万方,涨幅不足25%,在上市物企中排名靠后。

而在地域分布上,也稍显不平衡。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其业务覆盖中国华北、西南、华东、华南、东北及华中等六个地区的13个省市,规模占比分别约为44%、19.7%、16%、13.5%1.1%、5.4%。

业务分布到全国13个省市,而借着另一笔未公布企业名的并购,金融街物业将触角延伸至香港。

“上市以来融资囤的钱,正好可以派上用场”2020年,金融街物业手握13.79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6.66亿增长了106.98%,近半的资金来自股票融资的募资金额。

上市时,金融街物业募资净额达到6.48亿元,而截至2020年底,只花去556万元,还剩下约6.43亿元。

去年,金融街物业一共发行了两次股票,总共募资净额为6.48亿元,扣除的各项费用约为4530万元。而去年总融资成本达到了5361万元,同比增长约30倍。

除了融资所得款项,流动资产中的贸易应收款项也贡献了仅次于前者的额度。2020年金融街物业的应收账款为1.54亿元,2019年为1.24亿元,同比增加24.19%。其中,关联方的应收账款为7040万元,同比增长68.78%。

编辑:刘云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