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沧龙捅了信托的“窟窿”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2021/03/04

眼下的刘沧龙,需要另外寻求破局的路径。

“日月其迈,岁律更新;历史翻开新的一页,我们迎来新的一年。”不久前,四川宏达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沧龙,在新春贺词中,写下了意味深长的开篇。

落笔之时,他心中或许五味杂陈。去年,是他复出主持企业大局,提出“二次创业”的第二年。但在年内,他的企业发展得并不顺畅,旗下的四川信托进入爆雷状态,进退维谷。

流年不利,就连他停放在四川成都双流机场的一架顶级湾流私人飞机,也在去年4月26日突然遭受异物袭击,右机翼被砸出巨大窟窿,修复价格高达1.86亿元。

直到今年2月20日,民航四川安全监管局航安会披露调查报告,对此下了定论:这起私人飞机受损案件,是由于场外地铁施工工地的门式起重机爆炸,导致碎裂件飞入场内,砸中湾流飞机。

这样的“飞来横祸”,简直让人大跌眼镜,但刘沧龙或许无暇自哀。因为宏达集团的前行之路,离不开他的掌舵,他需要把更多精力放在企业上面。新的一年,他也将继续面临诸多挑战。

家族“起伏”

宏达集团的主体公司为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在它的股权脉络中,交织着企业的发展历程,以及令人感慨的家族故事。

该公司目前由刘沧龙、四川宏达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宏达实业”)、四川泰合置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泰合集团”)、刘军,分别持有50.38%、36.6%、8.68%、4.34%股权。

穿透可知,二股东宏达实业由宏达集团、刘沧龙、泰合置业集团、刘军,分别持股40%、42%、12%、6%。依据股权链条,刘沧龙在宏达集团的最终受益股份为65.75%、泰合集团为13.07%、刘军为6.54%。

泰合集团的实控人为四川广安富豪王仁果,他旗下掌控着大健康、文旅、房地产、金融投资等板块,也是新一代的川商代表。

翻阅变更记录可以发现,泰合集团于2017年9月,才进入宏达集团的股东行列。这个驰援的时间节点,正是刘沧龙深陷“失联”风波的当口。

刘沧龙的堂弟,是昔日四川“黑老大”、四川汉龙董事长刘汉,自他2013年被捕(后于2015年执行死刑)之后,由于部分资产的关联,宏达系也遇到了诸多梗阻。

2014年,刘沧龙卷入官员贪腐案,曾失联长达20个月,2016年9月一度露面后又处于隐身状态。直到2019年4月,他才在公司内部会议上再次现身。

刘沧龙对王仁果极为信任,据说他当年处境不佳,甚至想将旗下宏达集团、宏达实业等公司的控制权,转给王仁果的泰合系。但因为种种原因,最终不能成行,只让泰合系成为了第三股东。

宏达集团的另一名股东刘军,身份也不同寻常。他出生于1982年,是刘沧龙的长子。创始人消失期间,刘军代父主持大局;2020年初,他开始在宏达集团中持有股份。

而乐居财经查阅获悉,除了刘军之外,原本宏达集团的家族成员,还包括了刘沧龙之弟刘海龙。刘海龙此前担任董事局副主席,持有宏达集团13%股权。

2017年2月,刘海龙原来持有的宏达集团股份,转给了刘芳、刘凤川、刘凤山、马宏、秦玲5位自然人,其中刘芳为刘海龙之女,她随后在集团中担任董事。但仅过7个月之后,刘芳等5人所拥有的股份,就再次转手到“金主”泰合集团的手中。

两年后,刘沧龙从风波中摆脱,表示要“二次创业”,做出改变。该年度的8月份,宏达集团高管层发生变动,刘芳与原董事长赵道全等退出,李卓、刘军、刘德山、张华春、田炯等5人,组成新一届董事会。

彼时,刘沧龙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掌控大局;而李卓任集团公司董事长、总裁,刘军任副董事长,刘德山、张华春为副总裁。据此,儿子与一帮老臣,围绕着刘沧龙,搭建出了新班子。

为了彰显 “重生”的心志,在人事调整之余,刘沧龙还抛出了 “358战略发展规划”:力争3年内实现销售收入超过500亿/年,5年内实现700亿/年,8年内突破1000亿。

而四川省企业联合会、企业家协会提供的企业百强数据显示,宏达集团2020年营业收入仅为108亿元。去年已是刘沧龙“358战略发展规划”的第二年,其取得的业绩离500亿还相去甚远。

地产“流年”

眼下的宏达集团,旗下已拥有工业、矿业、金融、地产、矿业等多个业务板块。

刘沧龙手中,既有磷化工生产、金属矿物开发冶炼业务,对应A股上市平台宏达股份(SH:600331);又控制着四川信托、宏信证券等金融资产。除此之外,其地产开发的布局,也在持续进行。

根据官网的表述,宏达集团房地产以“土地储备制”规模化滚动开发为主,年开发量达100万平方米,项目遍及北海、北京、上海、深圳、青岛、开封、成都、德阳和绵阳等地。

目前,宏达集团直接对外投资了6家地产公司,其中持有四川世纪众成房地产有限公司(简称“世纪众成”)100%股权、持有成都江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成都江南房地产”)93%股权、喀什月星上海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喀什月星”)10%股权。

另外,其投资的成都龙翔房地产、四川嘉佑置业、青岛龙翔置业等公司,则处于注销状态。

世纪众成、成都江南房地产,是刘沧龙地产业务的主体公司,开发项目包括成都的“宏达世纪锦城”“宏达世纪丽景”,四川什邡的“宏达世纪新城”、青岛的“千禧国际村”,以及开封的“宏达紫云台”等。

喀什月星对应的项目,则是位于喀什的月星上海城,这是宏达集团和月星集团的合作项目。

然而,对于房地产行业的涉足,刘沧龙并不满足于开发者的角色,他还通过其拥有54%股权的四川信托,构建了庞大的地产投资圈,推进投融管退的生意模式。

乐居财经查阅获悉,在四川信托对外投资公司、发售的信托产品中,其合作的地产商阵容较为强大,万科、佳兆业、恒大、中梁地产、葛洲坝集团、协信地产等多家大型地产开发商,悉数在列。

不过目前,四川信托也陷入泥淖之中。

去年中期,四川信托理财产品就出现兑付危机;7月,四川银保监局发函指出,四川信托在关联交易、风险管理、内部控制等方面存在严重违反审慎经营原则情况,已对其采取监管强制措施。

同年12月26日,四川信托官宣聘任建信信托托管公司业务;同日,它的二股东中海信托,也派出黄晓峰担任四川信托董事长。刘沧龙在四川信托中的掌控地位,变得岌岌可危。

他也在逐渐承受着流动性的危机。宏达股份今年2月1日晚间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宏达实业持有公司约5.46亿股股份,被轮候冻结,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轮候冻结期限为冻结期限为3年。

为了防止真金白银护城河的崩塌,近年来,刘沧龙将宏达集团、宏达实业之下的多项资产,进行了股权出质。而其找来的输血者,基本都是同一个主体,即他的四川老乡高天国旗下的安信信托。

高天国出身于四川阆中,也起家于房地产,他曾在海南炒房的过程中,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后将安信信托揽至麾下,将其作为对外投资房地产的重要渠道。

但屋漏偏逢连夜雨,安信信托如今也折戟于地产投资,爆雷的声响陆续传来,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它想帮助宏达集团解决资金难题,将被打上问号。

显然,眼下的刘沧龙,需要另外寻求破局的路径。

编辑:王晗玉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