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尼曼的修罗场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2022/06/29

“家居行业卷起来了”近两年这样的说法不绝于耳。抛开其他不论,单从递表上市便能感受一二。

文/乐居财经 程孟瑶

“家居行业卷起来了”近两年这样的说法不绝于耳。抛开其他不论,单从递表上市便能感受一二。

在过去十年里,A股中泛家居行业上市成功的企业不过才60多家,而在2021年,大家居行业就有57家企业冲击上市。

浩浩荡荡的上市大军中,定制家居企业的表现可谓“一枝独秀”。在已上市的家居企业中,定制家居企业数量算是比较多的,而后备军还在持续增加。在目前排队IPO的40多家家居企业中,有屋智能、格玛家居、威法定制、科凡家居、卡诺亚等定制家具企业均在列。

近日,“老牌”定制家居企业广州诗尼曼家居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诗尼曼”)披露招股书,拟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加入定制家居上市后备军队伍。

对于家居生产商来说,通过上市之路来满足建设工厂融资扩产的需求,几乎是共同的选择,诗尼曼也不例外。

据悉,诗尼曼本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2420万股,拟募资4.81亿元,其中5000万元为补充流动资金,4亿元拟投向湖北荆门产能建设项目二期,3147.08万元投向信息化升级建设技术改造项目。

值得关注的是,居然之家和红星美凯龙又双双出现在股东之列。在加速上市的进程中,相比此前跨行业资本的进入搅局,家居行业自己圈子里的资本相互渗透也在加速。图片

居然之家和美凯龙入股

诗尼曼身为定制家居行业的老牌企业,与索菲亚、好莱客等均为定制行业最早的一批企业。此次递交招股书之前,诗尼曼已经有过三次融资经历。

2016年12月30日,获得拥有国资背景的红塔创新股权融资;2017年7月14日,获得居然控股和红星美凯龙的战略融资;2017年11月2日,获得居然之家的股权融资。

这三家公司也同时出现在诗尼曼此次冲刺IPO的股东名单中。

本次公开发行前,红塔创新持有1012.5万股,占总股本13.97%;红星美凯龙持有354.5153万股,占总股本的4.89%;居然之家持有144.9901万股,占总股本的2%。吸引到资本巨鳄和行业龙头作为股东,诗尼曼给IPO之路上了一道“双保险”。

而刚刚敲钟上市的慕思股份(001323.SZ)股东名单中也出现了居然之家和红星美凯龙。

乐居财经《家居K线》不完全统计,近年来,不少冲刺IPO的家居品牌都被居然之家和红星美凯龙同时看中。图片

除了已上市的慕思股份,以及刚刚递交招股书的诗尼曼,排队中的箭牌家居、书香门地、森鹰窗业都吸引了这两家卖场流通“巨头”的入股;排队中的威法定制股东名单中也有美凯龙直接子公司。有业内人士表示,看似“背靠大树好乘凉”的背后,也暗含着目前家居行业细分领域总体仍呈现是“大行业、小公司”的现状。

这些行业“巨头”也热衷于行业资本间的相互渗透。比如,森鹰窗业、慕思股份的股东中还有欧派家居,CBD家居的股东里也曾出现过天津红星、天津居然等眼熟的名字。

上市之前的居然之家也是“被投资”对象。公开资料显示,惠达卫浴在居然之家上市之前进行了战略入股,尽管惠达卫浴在2020年将持有的居然之家的股份卖出,当前双方依然合作紧密;顾家家居此前也出资1.98亿元成立投资基金,并宣布投资的唯一对象是居然之家,未来将获得居然之家IPO上市投资收益外,并与居然之家在业务方面保持战略合作。

“拖家带口”齐上阵

和很多家居企业相似,诗尼曼也是一家“夫妻店”。招股书披露,诗尼曼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辛福民、丁淑娟夫妻,两人合计持有公司4694.26万股,占总股本的 64.75%,占绝对控股地位,其他股东持有公司股份数量比较分散。本次发行后辛福民、丁淑娟夫妇持股比例仍远超其他股东持股比例。图片

另外持有发行人 5%以上股份的股东还有深圳诗意和深圳典堂,这两家公司均为管理层及核心骨干持股平台,合计持股数量占总股本的11.55%左右,合伙人中包括一线员工以及高管87位。

诗尼曼另外两位自然人股东中,辛福强为辛福民胞弟,丁朝晖为丁淑娟胞兄。而且两人还通过深圳诗意间接持有诗尼曼。员工持股平台中,共有6人与辛、丁二人存在亲戚关系。图片

招股书中诗尼曼坦诚表示,存在实际控制人不当控制的风险。但仍然不能完全杜绝辛、丁二人利用其控股股东地位,通过行使表决权或其他方式,对公司业务经营、投资决策、人事安排、利润分配等方面实施影响和不当控制,进而损害到公司及公司其他股东利益。

收入增速远低行业均值

据招股书,诗尼曼的主营业务收入为定制家具及配套产品的销售收入,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收入占比超过98%,主营业务突出。公司其他业务收入主要为信息系统服务收入、废品销售收入、经销商培训收入以及少量其他收入。图片

其主营业务又细分为定制衣柜及配套家具、定制橱柜、铝合金门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产品定位于中高端消费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一站式、一体化、个性化的绿色高端定制家居服务。

2021年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1.41%、16.18%和2.41%。从主营业务收入构成结构看,诗尼曼与索菲亚相似,公司产品则与好莱客、皮阿诺、顶固集创相似。

截至2021年12月31日,诗尼曼拥有“诗尼曼”和“AI家居”品牌经销商有1893家,经销商门店1918家,经销网络覆盖国内大部分三、四线及以上主要城市,其门店数量仅次于欧派家居和索菲亚。

“AI 家居”是诗尼曼 2019 年底新推的定制家具品牌,2020年末、2021年末“AI家居”品牌经销商数量分别为224家、768家,对应销售收入分别为1544.35万元、9584.04万元,发展较为快速。

2019年-2021年,诗尼曼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35亿元、9.21亿元和11.56亿元。从占比来看,目前“AI 家居”品牌对业绩的贡献有限。诗尼曼也坦言,“AI 家居”品牌部分经销商尚未形成稳定的销售订单,单店销售额不高。

另外,招股书披露,2021年诗尼曼家居营收同比增长25.4%,而行业公司增长平均值为37.70%,换言之,其营业收入增速低于行业公司平均值12.3个百分点。同行业可比公司包括了索菲亚、欧派家居、顶固集创、皮阿诺、有屋智能、玛格家居、科凡家居等。图片

作为一家主打中高端市场的品牌,诗尼曼在研发上的投入占比连续3年下降。2019年-2021 年,其研发投入占比分别为 3.45%、3.16%、3.11%。2021年其研发投入占比在8家同类公司中排名第6,处于中游偏下水平。

同时对比定制家居9大上市企业,志邦家居研发费用为 2.82 亿元,同比增长24.69%,占营业收入5.46%,金牌厨柜研发费用1.77亿,同比增长率31.89%,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5.13%。

经营现金流净额“腰斩”

诗尼曼的主营业务收入贡献占比常年在99%左右,2019 年- 2021 年,诗尼曼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8.23亿元、9.12亿元以及 11.42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 98.61%、99.05%和 98.82%,销售模式分为经销商模式、大宗客户模式、直营模式。

2019年-2021年,诗尼曼大宗业务收入分别为7801.16万元、19985.25万元和19933.6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8%、21.90%和17.45%。虽然占比不算高,但大宗业务快速发展带来的应收账款大幅增加依然给诗尼曼带来了一定的财务风险。

2019年-2021年,诗尼曼应收账款面值分别为6203.55万元、1.02亿元以及1.31亿元,占同期资产总额分别为 8.75%、12.23%和 14.03%,占营业收入的7.43%、11.10%和11.30%。同期其净利润分别为6313.85万元、5188.07万元和6625.58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 6948.15 万元、1.14亿元以及1.59亿元。

诗尼曼大宗业务客户主要为房地产商、装修装饰公司等,其中地产主要客户包括了万科集团、卓越置业以及美的置业。

另外,2019年-2021年,诗尼曼家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3亿元、1.16亿元以及0.63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出现大幅下滑。

负资产债率上,2019年-2021年诗尼曼分别为62.08%、62.82%以及61.80%,基本保持稳定,但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42.60%、45.57%以及49.18%相比处于高位。

诗尼曼称是因为公司主要通过内部经营积累、银行借款方式获取资金建设湖北生产基地、扩大产能,融资股权融资能力相对较弱;另一方面,公司收到与湖北生产基地建设相关的政府补助所形成的递延收益余额较大,导致公司非流动负债金额相对较大。图片

招股书之外,诗尼曼在网络上的消费投诉较多,还曾身处侵权等官司纠纷。企查查信息显示,与诗尼曼相关的法律诉讼有176条,司法案件88个,最新的一则案件排期到2022年7月27日。

此外,在黑猫平台上,关于诗尼曼交货延迟、不按时退定金、设计拖沓、拒绝退款、品质不达标、非自主品牌等问题上的投诉有34条。

编辑:王亚静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