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发少东家“让位”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2022/01/26

离开5年后,俊发集团前元老、前CEO赵彬正式回归。

文/乐居财经 魏薇

离开5年后,俊发集团前元老、前CEO赵彬正式回归。

1月23日,俊发集团发布公告称,法定代表人从李镇廷变更为赵彬,李镇廷从董事长兼总经理调整为董事长,新增赵彬为总经理。空缺多年的职位终于被补齐,俊发的核心管理层得以更加完备。

赵彬是俊发的老人,一路以来见证了俊发的发展历程。早在1999年俊发创立之初,他便担任公司销售部经理、营销总监,2000年获任总经理助理、营销总监。2004年,赵彬升任俊发地产办公室主任;一年后,担任常务副总经理;2006年,正式成为总经理;后来还曾担任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

外界认为,赵彬的回归对俊发来说大有裨益。作为公司的元老级人物,赵彬相比于一般职业经理人更了解俊发,在业务上能够较快上手,外加多年的地产高管从业经验,赵彬的实力不容置疑,面对多变的市场环境,他更能从容应对。

在俊发之后,赵彬仅有一段任职经历,即在红星地产担任总裁5年,他的离开也是企业战略的重要调整。2021年3月,红星地产引入远洋集团旗下的远洋资本作为战略投资者,同年7月,远洋集团宣布以40亿元获取红星地产70%的股权,取代红星集团全面掌控红星地产。

老将“回巢”

从2014年开始,有关赵彬离职的消息多次传出。2015年5月,赵彬卸任俊发地产集团首席执行官职务。2016年3月,赵彬不再担任董事长,履新俊发集团上海公司总经理,同时,俊发集团创始人李俊出任集团董事长、总裁。同年8月,赵彬辞去上海公司总经理职务,正式离开俊发集团。

当时,云南地产界惋惜声不断,作为当地房地产市场10余年兴衰的见证人和亲历者,他可以说是云南地产界职业经理人的典范。

赵彬的变动和离开,与俊发的业绩波动不无关系。离开的这一年,俊发被指省外市场扩张受阻。

2013年俊发全年销售181亿元,2014年全年销售额仅为142亿元,未能达到200亿元销售目标,2015年进一步下滑至107亿元,2016年,俊发还提出将达到500亿销售规模的目标。但这个目标在2018年才成功实现,当年,俊发实现销售额630亿,是2017年的1.65倍。

至此,赵彬与俊发携手的17年宣告结束。此后,赵彬加入红星地产担任总裁一职。在总裁职位空缺的这几年间,俊发曾先后委任原龙湖副总裁周德康、万科和阳光城(000671)前高管张海民,但在位时间均不长,2018年1月入职的张海民在任时间仅有10个月,二人先后以“身体原因”和“因长期在异地工作,不能兼顾家庭原因”离职。

时隔五年,赵彬回归俊发,这一次,他的KPI里,“冲规模”的权重或许没那么高了。毕竟,在当下的房地产行业里,老将的稳健,对于房企来说更加重要。

地产圈里,高管出走后大多与房企“一拍两散”,像赵彬一样,老将“回巢”只是小概率事件。少数的“二进宫”案例中,有人埋头深耕,有人短暂停留。

2017年8月,四川地产圈传出一则重要人事变动消息,杨鸥辞任碧桂园四川区域总裁,回归中海地产。

杨鸥拥有近20年房地产开发及物业管理行业经验,是中海物业的老人。2013年3月至2014年2月期间,杨鸥曾出任中海物业三间从事增值服务的附属公司的董事长,2015年6月25日至2016年5月5日期间,曾出任中海物业执行董事及副总裁。

回归中海的9个月后,2018年3月,杨鸥获任为中海物业集团执行董事、行政总裁,任期为3年。

在二次选择后,高管们能否与老东家深度捆绑并走到最后,仍存在变数。

去年3月,冯辉明辞任上坤集团执行总裁,重回老东家三盛控股。这位CFO出身,历任花样年、佳兆业、恒基、宝能、协信、三盛、上坤等房企高管,拥有地产行业20余年丰富经验的老将,在回归三盛时收获了很多祝福,也燃起了很多人的期待。

然而,“二进宫”仅5个月,冯辉明却再次出走,选择了一个新的战场。2021年8月,冯辉明加盟多弗国际控股集团,担任副总裁兼多弗地产集团总裁,全面负责多弗地产集团经营管理工作。

逆周期拿地

据克而瑞发布的2021年昆明房地产企业销售业绩TOP20榜单,俊发、融创、万科依旧和2020年一样,占据前三位置。作为发家于云南的本土房企,俊发已多年蝉联冠军。

2021年昆明十强房企的总销售金额为703.53亿,比2020年大降40%,按权益金额计算,10强房企的总销售金额为504.35亿,降幅甚至达到42%。

但排名第一的俊发却相对优势较大,按流量金额计算,俊发的销售额为171.7亿元,是第二名的1.9倍,几乎等同于去年。按权益金额计算,俊发是第二名的2.4倍,领先优势更大,而在2020年,俊发的权益销售金额是第二名恒大的2.05倍。

在过去的一年间,土地供给政策生变,房企资金链吃紧,不少房企纷纷减少拿地甚至是“躺平”,在云南,俊发拿地最多,龙湖、招商、中铁建等少量拿地,但数量远不及俊发,万科、融创、碧桂园等头部房企均未在云南拿地。

2021年,俊发在昆明的新增预售面积最多,俊发·观云海、俊发城·逸璟峰、俊发城、俊发·俊云峰、俊发·龙泉俊园等12个项目共获得29张预售证,新增预售面积合计约112.9万方。

“战场”不止云南,从一家区域型房企进化至全国性房企,俊发在近年来坚持“城市更新+全产业链”模式,快速推进全国布局,并在地产红利消失之际加速规模扩张。目前,俊发已进入大湾区、长三角、华中、西南四个高成长区域,上海、佛山、广州、西安等14个城市。

2021年3月,俊发与平安不动产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未来双方将重点围绕“城市更新”这一新型城市发展命题发挥优势、资源互补,共建“1+1>2”的共赢局面。

同年6月18日,上海集中土拍中,俊发集团携手上海灿辉国际集团、上海徐泾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合力以15.37亿元在上海青浦区拿地。

6月24日,俊发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对外投资公告,与中航信托分别认缴6.8亿元,合资设立深圳俊航投资合伙企业。从与本土企业合作到成立新公司,不难看出俊发对深圳的看重。

编辑:王亚静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