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大门口突踩“刹车”,三问家居过会后主动终止IPO究竟为何?

本文来源于:华夏时报 李贝贝 2022/01/25

从之前的情况来看,三问家居态度坚定,先后两度遭遇“中止”仍积极谋求上市。如今站在资本市场的大门口,三问家居却主动折返,着实令人费解。

1月6日晚间,深圳证券交易所官网显示,三问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问家居”)IPO已终止,成为今年以来首家过会后未进入注册即终止的企业。值得注意的是,此次IPO终止为三问家居主动为之。公司目前未对外公布动机,有市场人士认为,三问家居临时撤回IPO的举动,说明企业经营状况和发展预期可能出现较大变故,“与其流血上市不如暂缓实施”。

主业盈利能力有待加强

1月4日,已经过会的三问家居向深交所提交了《关于撤回三问家居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保荐人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亦向深交所提交了撤回申请。之后,深交所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的相关规定,决定终止对三问家居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

从之前的情况来看,三问家居态度坚定,先后两度遭遇“中止”仍积极谋求上市。如今站在资本市场的大门口,三问家居却主动折返,着实令人费解。

对于三问家居突发回撤IPO申请的原因,《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公司董秘办公室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三问家居授权的公关公司则称“目前尚未得到(公司方面的)消息”,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三问家居相关负责人则向部分媒体表示:“一切以官方消息为准。”

有市场人士分析称,三问家居临时撤回IPO的举动,说明企业经营状况和发展预期可能出现较大变故,与其流血上市不如暂缓实施。

而从深交所向三问家居发送的问询函以及三问家居的回复内容中,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答案。在今年1月6日公布的《关于三问家居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中,三问家居就行业定位、2021年1-9月的业绩、外销收入及客户、非经常性损益、资金拆借等问题向深交所进行了说明。

招股书显示,2020年,三问家居的主营业务(家纺、服饰和面料等业务)收入为10.51亿元,同比下降4.72%;同期医护用品的收入为7.40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1.33%。

在回复函中,三问家居称,预计2021年1-9月营业收入为12.20亿元至13.80亿元,其中非医护11.00亿元至12.40亿元;预计营业利润6850万元至9250万元,其中非医护6800万元至9200万元;预计净利润5020万元至6820万元,其中非医护5000万元至6800万元。

在招股书中,三问家居强调,“公司的主营业务不会因新增医护类产品而改变,家纺、服饰和面料业务仍将是公司营业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且预计未来将保持平稳增长”。而从业绩预期中可以看出,在新冠疫情常态化的背景下,三问家居也在回归家纺、服饰等非医护主业。

但目前主业的盈利能力仍有待加强。例如,公司预计,2021年上半年非医护业务收入4.53亿元,净利润为-798.70万元。对比2020年同期,非医护业务收入为2.40亿元,净利润为13.84万元。

在收入规模较2020年同期显著增长的情况下,非医护业务净利润却出现亏损的原因是什么?对此,三问家居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这主要因为2021年上半年与非医护业务相关的期间费用大幅增长和政府补助减少所致。

同时,2021年1-9月,三问家居的营业收入为12.29亿元,同比下降7.0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329.61万元,同比下降65.13%。三问家居解释说,公司整体收入下降幅度较低但净利润下降幅度较大,“主要系医护业务销售和利润规模下降、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大幅下降导致的毛利率下降和期间费用增长的影响”。

第一大供应商“不存在利益输送”

除了业绩方面的问题,三问家居与第一大供应商或存在利益安排、实控人与控股股东多次拆借资金等情况亦引人关注。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江苏昌新织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昌新”)均位列三问家居第一大供应商,2018年-2020年,公司向江苏昌新的采购额分别为1.27亿元、1.12亿元、2.49亿元。

不仅如此,江苏昌新在不生产医护产品的情况下,仍是三问家居的医护类第一大供应商。其中,2020年,公司向江苏昌新所采购的医护用品金额为1.33亿元,占比达53.45%。

关于向江苏昌新采购医护产品的原因及合理性,三问家居解释说,向江苏昌新采购医护产品系在新冠疫情特定背景下暂时增加的业务,疫情期间,“江苏昌新通过朋友关系获取了江西百宏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东隆羽绒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隆羽绒”)的部分口罩产能,本着尊重渠道价值的商业原则,发行人通过江苏昌新向上述两家公司采购口罩”。同时,公司向江苏昌新采购口罩的价格与向其他口罩贸易商采购的价格接近,不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形。

但问询函指出,两家公司实控人曾互相代持对方股权,或存在其他利益安排或收购计划的情况。

《华夏时报》记者查询“天眼查”平台看到,三问家居控股股东三问控股(上海三问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历史股东中曾出现“陈葆华”的名字,与江苏新昌实控人同名;不仅如此,江苏新昌的历史股东中也有三问家居实控人“王耀民”的名字。而股权穿透显示,成立于2020年5月27日的上海三隆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其股东分别为东隆羽绒和三问家居,持股比例分别为51%和49%。

值得注意的是,三问家居与实控人王耀民、控股股东三问投资之间的关系也十分微妙。其中,三问家居与控股股东三问投资之间有资金拆借往来,被深交所要求补充说明与资金拆借相关的内部控制情况,是否存在挪用发行人资金的情形,相关内部控制是否规范。

招股书显示,三问家居在2018年向三问投资拆出1263.17万元,向三问投资及王耀民分别拆入90万元、30万元。

2019年12月13日,三问家居与三问投资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三问投资以3700万元将建筑面积为1464.43平方米的房屋出售给三问家居;2017年12月,三问家居还曾三次向三问投资购买其他房产,交易价格分别为3665.00万元、2718.00万元和2727.00万元。

在回复函中,三问家居表示,2017年度和2018年度,三问投资转让持有的部分三问家居股权取得税后股权转让收益1.39亿元,并以两幢办公房产作价9110万元,偿还了对三问家居的资金拆借款,没有对外增加借款。

同时,三问家居还强调,截至2018年3月,三问投资已归还对三问家居的全部资金拆借款。2018年4月开始,三问家居对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关联方均未再发生拆出资金的情形,坚称“不存在挪用发行人资金的情形,相关内部控制规范”。

重重疑云之下,三问家居未来是否重启IPO计划仍是未知数。对于公司接下来如何提升加强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优化财务指标、减少偿债压力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三问家居董事会秘书办公室,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编辑:赵海名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