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之下 房企二代匆匆撤退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12/08

匆匆上任,匆匆退场

佳兆业再一次陷入债务危机的震荡之中。

10月8日早间,佳兆业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份于上午9时起短暂停止买卖,以待刊发有关公司的内幕消息公告。

据此前公告,其2021年到期的6.5%优先票据展期征求失效。而这笔票据于12月7日到期,仍未偿还的本金总额为4亿美元。

受此影响,佳兆业集团的另外三个上市平台佳兆业资本、佳兆业美好、佳兆业健康纷纷下跌。其中,佳兆业资本盘中一度跌超17%。

巧合的是,就在事前的一周时间内,佳兆业集团主席兼执行董事郭英成的女儿们刚刚从上述三个平台匆匆离职而去,任期短暂。

对于一个处于危险边缘的企业来说,这大概率将进一步降低投资者对企业的信心。那郭英成之女又为何选择此时此刻“批发式”离职呢?

二代匆匆离职

12月6日晚间,佳兆业美好发布公告称,郭晓亭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兼副主席一职,以投放更多时间于其他公务,以上人事变动自12月6日起生效。

值得注意的是,这距离郭晓亭上任尚不足两年。据了解,现年27岁的郭晓亭为郭英成之女。2020年4月8日,其被委任为佳兆业美好执行董事;2020年11月19日,其获任为佳兆业美好董事会副主席。

除郭晓亭之外,郭英成的另外两个女儿亦于近日宣布退出佳兆业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董事会。

3天前,23岁的郭晓欣分别辞任佳兆业资本执行董事、佳兆业健康执行董事及联席总裁,这距离其于佳兆业资本上任仅过了不足5个月,于佳兆业健康上任甚至不足3个月。

同一天,上任不足5个月、时年22岁的郭灏丽辞任佳兆业健康执行董事。公告显示,郭晓欣及郭灏丽均为郭英成之女,郭晓欣是郭灏丽的姐姐。

据wind数据显示,目前,郭英成子女中,仅剩郭英成之子、92年出生的郭晓群担任佳兆业集团执行董事、联席总裁一职。

撤退背后的思量

如今的佳兆业处于多事之秋。

继理财产品违约之后,债券相继到期,但现金流流入的源头几乎枯竭。从销售端回流来看,今年11月,佳兆业集团实现合约销售额10.06亿元,同比暴跌超9成。

从外部环境而言,尽管近期监管层齐发声保证企业的合理融资,但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融资大门在佳兆业未能对逾期的理财产品以及马上到期的美元债、票据等提出各方接受的方案之前是不会敞开的。

在信心比黄金还重要的关键时刻,郭氏二代此时匆匆离职,恐怕不只是一种巧合。在多位业内专家看来,郭英成三个女儿的离职背后或许有多重原因。

一位业内专家分析,基于佳兆业集团的债务危机,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性是现在处于企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在目前没有特别明确出路的情况下,让专业的职业经理人来管理会更合适,毕竟三个女儿年纪比较轻,经验、阅历都要欠缺。另一种可能性是集团层面考虑出售这些资产,二代需要让位。

以佳兆业美好为例,早在10月中旬,佳兆业集团便与中国山东高速金融集团有限公司订立一份抵押协议,抵押佳兆业美好67.18%股权。若无法赎回,则意味着佳兆业美好将易主,二代让位也是必然。

在柏文喜看来,接连到期的票据势必会加大佳兆业的流动性压力,压力之下可能加快佳兆业处置资产的速度。“他们的辞职行为应该与此有直接关系,二代辞职和职业经理人的继任更有利于这些资产出售和交易的进行。”

而早在11月24日,佳兆业集团便已宣布,为增加流动性,公司正考虑加快出售房地产项目和优质资产。

若从家族的角度来考虑,资深地产专家薛建雄则给出了另一种可能性:“这是一种自保的方式,怕企业破产连累二代,保证子女不要被企业的负债牵连到”。

对于郭英成之女的集中离职,财经网试图向佳兆业方面求证。不过佳兆业方面仅回复财经网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而在公告中,郭氏三女离职的原因颇为统一,均为投放更多时间至其他个人事务或公务。

上述业内专家向财经网分析,离职是在情理之中。因为本身二代接班就是很难,这三个女儿又都很年轻,阅历、经验都不足以应对当前的危机。“不如让出位置,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业。”

如何破解接班难?

实际上,并不是只有佳兆业面临二代接班难,而这还是行业的通病。正所谓:打江山易,守江山难。

但无论如何掩饰,房地产的“创一代”们已经逐渐老去,二代们已经集体进入接班时代。不过,另一现实问题是,二代接班成功率过低。尤其自今年下半年以来,房地产企业销售下滑、债券违约、理财产品逾期、土地流拍、公司破产等现象层出不穷。如今,行业形式之复杂,压力之沉重,前所未有。

例如,接班蓝光发展的杨武正、接班福晟国际的潘浩然均以企业爆雷收场。经历、阅历是摆在这些二代面前的终极难题。

财经网从一位已经进行了一二代交接班的企业内部人士处了解到,“二代刚刚接手时,只能接受有限的模块,不能介入全局。”但由于二代上位,高管层动荡之后,“二代上位后多数只能靠自己去摸索。”

“地产一代大多太激进,给企业埋下很多问题,谁来接班能接得住?”薛建雄建议,只有企业把负债率做到30%以下,二代接班才好接。可以对标的标的是目前的香港地产商:拥有大量的商业地产、负债率低、有稳定的租金收入。他预计,“未来500强企业里的民企能有十分之一接班成功就不错了。”

但在上述业内专家看来,二代接班会受阅历不够的限制导致接班难以成功,而且二代接受的文化不一样,发展兴趣也不一样,也不一定非要接班。

事实上,在互联网的大潮中,部分地产二代纷纷跳进创新、科技、智能的领域,试图开辟更多新思路,也面临着给一手创办的公司带来的各种可能。其中,最知名的当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

与王思聪一样热爱电竞的还有近期因EDG夺冠而大热的合生创展创始人朱孟依长子朱一航。其并未接班,而是于2013年创办EDG电子竞技俱乐部后,在电竞全产业进行布局,其中包括电竞教育、主题产业园、泛娱乐等诸多板块。

公开资料显示,朱一航的超竞集团与腾讯电竞曾达成协议,在全国打造不少于10个泛娱乐电竞产业园。2021年,超竞集团的“上海国际新文创电竞中心”项目正式开工,一期投资额为50亿元。该项目包括国际顶级专业电竞场馆、潜水场馆、风洞国际赛馆、霹雳舞专业场地、电竞主题酒店等。

或许,这并不能帮助所有创业者解决“接班人困境”,但这也或是一条可解决企业领导新老迭代的尝试之路。

文/王亚静(责编:高雅)

编辑:王亚静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