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100再违约,投资者用50港元砸盘至股价暴跌87%,股民:侮辱性极强

本文来源于:时代财经 刘新歌 2021/12/07

继8月份发生债券违约后,阳光100再次对到期票据举起白旗。

继8月份发生债券违约后,阳光100再次对到期票据举起白旗。

12月6日,阳光100公告称,一笔本息约1.79亿的美元票据于12月5日到期,但因“受宏观经济环境及房地产行业等多个因素的不利影响导致的流动性问题”,无法偿还、发生违约。

与8月债券到期前已筹措到所需资金并尝试与债券持有人商讨展期不同,这一次阳光100“躺平”了,公告里并无给出解决方案。更严峻的是,该违约还触发了其若干其他债务工具项下的交叉违约规定。这意味着,若债权人选择要求加速还款,该等债务可能触发立即到期应付。

消息一出,阳光100股价继续大跌,盘中跌幅一度超过87%,最终以0.335港元/股收盘,跌幅达14.10%。值得注意的是,盘间有投资者以0.05港元出售1000股,这笔总额50港元的交易,引发阳光100暴跌87.18%。

有投资者戏称:“就是挂5分钱卖1000股,50块,可以把一家市值近10亿的港股公司给砸掉将近90%的市值。”“丧失流动性有多可怕,市值7个亿,全天成交5000多港币,最大跌幅87%。伤害不大,但侮辱性极强。”“要是能买,我想用860块再给拉一个160%的涨幅。”

年内两度债券违约,销售同比下跌近7成

尽管早已不如龙头和百强房企风头强劲,但阳光100并非没有故事。

公司成立于1999年,2014年在港交所上市,创始人是“万通六君子”(即王功权、冯仑、刘军、王启富、易小迪、潘石屹)之一的易小迪。在地产界,无论是公司本身,还是其创始人,都算是一只“早鸟”。不过,起个大早却未赶上早集。成立22年来,阳光100并未有太大存在感。直到2020年,其全年合约销售额仅为105.3亿元。

在2020年度业绩会上,易小迪表示,2021年房地产市场面临很多挑战,主要是国家政策和融资的收缩。不过阳光100仍然坚持业务还是要转型升级,找到属于自己的市场蓝海。“2021年要使业务上一个台阶,打一个翻身仗。”

如今,2021年行将结束,阳光100似乎并未能如愿翻身。中期业绩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阳光100净亏损达3.6亿元,同比扩大5234.54%。进入下半年,其销售情况进一步下滑。7-11月的5个月内,阳光100单月销售额最高为2.08亿元,最低仅为9800万元。12月6日晚间发布的业绩公告显示,2021年11月该集团实现未经审核合同销售额约人民币1.15亿元,同比按年下跌92.37%,今年前11月,阳光100合同销售额约29.13亿元,同比下降66.72%。

行业下行通道中,中小房企更加弱不禁风,阳光100的这次违约并不突然。今年8月11日,阳光100一笔发行于2016年7月的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到期,未偿还本金及应计利息总额为5239.16万美元,彼时,阳光100表示因金融机构加强资金流动监管及收紧放款,公司尝试于到期日后的10个工作日内支付本息的预期落空、导致违约。

该笔债券违约后,标普全球评级将阳光100的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SD”(选择性违约)调整为“D”(违约)。标普认为,由于阳光100难以获得新融资,此事可能导致该公司全面违约。此外,这或许还会引发该公司其它债务(包括美元债券和国内贷款)的交叉违约和加速偿债要求。

在9月内部会议上,易小迪曾表示,“既然已经违约,我们一定要面对现实,靠借新还旧维持信用是不可能了,求人不如求己,现在要向内找出路、向市场找出路。” 他的“求己”路径是出质阳光壹佰物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11月4日,阳光100控股的阳光壹佰物业被质权给了金科服务。

但显然,这不足以支撑阳光100完成自救。

“不务正业”的易小迪,年销售额倒回17年前

相比于阳光100,公司的创始人易小迪在江湖更广为人知。

公开资料显示,易小迪是湖南永州人,1986年从北京师范大学地理系毕业后,考入中国人民大学计划系,并获经济学硕士学位。1988年底,受当时在海南省委体改委工作的冯仑之邀,易小迪赶赴海南,认识了潘石屹、冯仑、王功权等人,并共同创立了海南万通,人称“万通六君子”。

1999年,易小迪以阳光100自起炉灶。但或是因为经历了海南楼市泡沫的破裂,笃信佛教的易小迪日渐佛系,阳光100的发展也秉持稳健至上的理念,绝不“冒进”。

在城市选择上,阳光100专攻二三线城市;在土地获取上,它严守楼面地价标准,如一线城市拿地楼面价为周边在售楼盘均价的40%,二三线城市拿地价格为周边在售楼盘均价的30%。 

这让阳光100错过了地产行业快速发展周期,失去了高速扩张的机会。时代财经查询发现,成立15年后的2004年,阳光100销售额为30亿元,直到2014年上市当年,其销售额也仅约66.67亿元。而以今年前11月的销售表现看,阳光100今年销售额或将回到17年前的水平。

除了过于谨慎的发展战略,阳光100曲折的转型之路也使其不断掉队。2014年上市后,阳光100开始从传统住宅开发商向非住宅业务转型。其转型的初衷是侧重运营和服务,减少利润率较低的住宅开发比例,提高整体利润水平。

2015年,易小迪还加码文旅地产,以1.938亿元接手李亚鹏的雪山艺术小镇项目51%股权,并将小镇由住改商,调整为街区综合体。然而,打造文旅小镇的难度远高于传统的住宅开发,还没学会好好走路就想跑的易小迪并没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雪山艺术小镇的去化情况并不景气。

不过,易小迪并未回头。在2019年中期会议上,易小迪决定:离开住宅主流房地产市场,全力出击由商业综合体、喜马拉雅服务式公寓、文旅小镇组成的创新产品线。这三条产品线代表着阳光100的三条赛道,即以阿尔勒文旅小镇为代表产品的郊区大盘,以凤凰街为代表的商业街区综合体,以及喜马拉雅服务式公寓。

非住宅业务对运营服务能力的高要求及漫长的资金回报期,拖累了阳光100,新冠肺炎疫情更给其旗下的文旅项目、商业街的销售当头棒喝。据阳光100财报数据披露,其2020年转型成效并不明显,盈利仍然以住宅销售为主,住宅部分的合约销售金额占到总销售额的73%。

知名楼市专家张百忍对时代财经称,阳光100管理比较差,早期不敢凶猛扩张,这两年扩张又遇上了调控拐点,做喜马拉雅系列高端公寓其实更难。

“他是‘万通六君子’最后一个做地产的,其实还不如早点退出去。不过,谁愿意自己认输呢?”

编辑:赵海名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