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陈嫣妮掌舵卧龙地产五年:游戏投资现亏损,地产止步不前

本文来源于:时代财经 2021/01/27

伴随着存量土地逐步被开发殆尽,公司未来营收表现堪忧。

一家微型房企在游戏公司的投资中出现重大亏损。

1月25日,卧龙地产公告称,根据参股公司君海网络财务部门初步测算,君海网络2020年度预计将实现归母净亏损1.78亿元左右,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174.95%,预计影响公司净利润-8714.36万元。

截止2020年12月31日,卧龙地产持有君海网络49%股权,对应的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价值8.7亿元。卧龙地产提醒,这部分资产存在一定的减值风险,

这是一家成立于1994年的老牌房企,曾在2007年时成功借壳东北的水泥制造企业S*ST丹江上市。但上市13年以来,卧龙地产错过了行业突飞猛进的黄金年代,销售规模始终止步不前。

自2016年开始,“二代千金”陈嫣妮上任,卧龙地产开始涉足游戏业务。但伴随着君海网络产生重大亏损,卧龙地产又开始逐步减小游戏投资,聚集地产主业。

一进一出之间,4年时间飞逝,卧龙地产止步不前。

“二代千金”爱游戏

卧龙地产的游戏转型与卧龙集团的“二代千金”陈嫣妮紧密相关。

2015年初,陈嫣妮被推到台前,成为卧龙地产新任掌门人。她上任后,主营地产业务本就失速的卧龙地产开始迷上了游戏。2016年,公司两次筹划发行股份收购游戏公司墨麟股份及天津卡乐,却都最终落空。

执着于转型游戏行业的陈嫣妮改道现金收购,开始瞄准另一家“价格优惠”的手游企业--君海网络。在2017年初完成对君海网络13%的股权收购后,年中卧龙地产又计划以6.42亿元收购君海网络38%股权。

两次交易后,卧龙地产成为君海网络持股51%的股东。双方签订对赌协议,君海网络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税后净利润分别需要达到1.3亿元、1.69亿元和2.197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君海网络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专注于手机游戏发行、运营服务及游戏研发的游戏公司。目前已相继发行了《斗战仙魔》、《太古封魔录》、《纵剑仙界》、《朝歌封神录》等手机网游产品。卧龙地产披露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君海网络实际完成净利润分别为1.456亿元、1.924亿元、2.299亿元,均超额完成对应的业绩承诺。

但令市场不解的是,在2018年,君海网络业绩大涨,卧龙地产来自游戏板块的营收同比增长163.92%至8.19亿元,公司却选择将君海网络2%的股权出手至君海网络第二大股东陈金海关联方,并自此出表。在企业行为的悖论之间,潜藏着事实的真相。

地产企业要成功跨界游戏并不容易,两个行业逻辑差异巨大,当陈嫣妮带着马亚军、王希全两名地产老兵入主君海网络董事会时,从长远角度来讲未必利于企业发展。

冲刺三年之后,君海网络的业绩颓势开始显现。2020年,在整个游戏行业明显逆势上扬时,君海网络却因复工复产延期、新游戏上线延期、老游戏流水下降等原因,预计2020年度将实现归母净利润-1.78亿元,同比下降174.95%,预计影响卧龙地产净利润约-8714.36万元。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告诉时代财经,上市公司在子公司盈利能力优秀的情况下出表,一般都是由于子公司的业务不再符合公司发展的战略布局。

历时四年,卧龙地产已经开始逐步退出游戏转型。在发布亏损提示公告同日,卧龙地产又一次宣布,将以5351.87万元出售君海网络3%股权至君海网络第二大股东陈金海关联方。交易完成后,陈金海及其关联方的持股比例将进一步提升。

对于出售股权的原因,卧龙地产方面表示,是为了进一步集中精力与资源做好现有主营业务,提升公司长期发展能力。同时也为了使陈金海团队进一步做大君海网络的业务,提升君海网络的持续盈利能力。

地产业务龟速发展

与游戏业务在卧龙地产内部开始逐渐被边缘化的处境类似,地产业务在整个卧龙控股集团中的比重也变得越来越小。

由陈建成创建于1984年的卧龙控股集团,始终以“全球电机NO.1”为奋斗目标,致力于成为全球电机行业和市场具有卓越竞争实力和服务能力的领导企业。相比之下,在陈建成眼中,地产业务更像是一个“配菜”。

1994年12月,陈建成注册成立浙江上虞市卧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正式进军房地产业。2007年时,卧龙置业完成对原黑龙江牡丹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实施股权收购、资产置换、股权分置改革,成功借壳上市,并随后更名为卧龙地产。

能在房地产融资最好的那几年就成功进入资本市场,换做他人,可能早就借助资本的力量一路攻城略地,规模成功跨越千亿。但陈建成显然不这么想,相比规模扩张,他更自豪于企业的稳健,“我一直在控制规模和风险。卧龙房地产板块是没有贷款的,还有几十亿元的银行存款。”

在房地产金融化的行业现状下,这样的想法明显不同主流。在房地产市场规模高速发展的十多年中,“稳健”的卧龙地产始终聚焦于自己手中的存量土地开发,龟速前行。2007年,卧龙地产实现营业收入7.65亿元,在12年后的2019年,其营收也仅有19.21亿元。

受制于创始人陈建成的战略打法,哪怕卧龙地产被交至二代陈嫣妮手中,公司的发展也无丝毫改版。卧龙地产三季报显示,截止2020年9月30日,公司持有货币资金28.24亿元,并无任何短期负债。

在手握数十亿现金无短期负债的情况下,卧龙地产却也几乎未用来拿地,整个2020年前三季度,卧龙地产仅在武汉以9.3亿元,溢价率72.59%竟得一宗住宅地块,新增土地面积仅3.66万平方米。

相反,它更愿意把钱用来买投资理财产品。2020年12月22日,卧龙地产公告将使用闲置资金5亿元购买交通银行交银理财稳选固收精选6个月封闭式理财产品,盘活闲置资金,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及资金收益率,进一步提升公司业绩水平。 

正是因此,在陈嫣妮入主卧龙地产5年之后,除去失利的游戏业务转型,公司仍旧守着清远、绍兴、武汉三个区域,在售楼盘仅武汉东方郡、武汉墨水湖、清远博文苑、上虞万诚府数个项目。

而在2020年,三四线城市楼市遇冷。前三季度卧龙地产签约销售面积仅11.88万平方米,同比减少49.6%;签约销售金额仅16.26亿元,同比减少45.035%;实现营业收入9.47亿元,同比减少24.56%。

伴随着存量土地逐步被开发殆尽,公司未来营收表现堪忧。针对在逐步减小游戏业务投资后,公司要如何集中精力与资源做好现有主营业务等问题,时代财经在1月26日尝试致电卧龙地产董秘马亚军,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编辑:王亚冉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