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义良:九如城的“养老”外衣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林振兴 2021/01/19

理想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从48岁开始做养老,谈义良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不长不短的目标,“用自己27年的时间,用100亿投入到养老,成为这个时代行业的样板。”

然而,理想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1月14日,九如城旗下北京安信颐和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安信颐和”)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2302万元,案号(2021)苏0402执390号。

事件起因于2018年,常州天隆建设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天隆建设”)以股权转让纠纷为由,向法院状告安信颐和。彼时,这宗诉讼信息并无对外公开,双方以调解方式结案。 

据乐居财经获悉,天隆建设由常州市人民政府100%控股,它曾是安信颐和(常州)置业有限公司的初始股东。安信颐和常州置业成立于2012年3月,最初由天隆建设与安信颐和持股51%和49%,双方各自出资1020万元和980万元。

直至2020年12月29日,天隆建设正式退出安信颐和常州置业,变更后由安信颐100%持股。虽然股东结构已尘埃落定,但是双方却并未真正和解,才导致如今安信颐和被法院强制执行。 

这八年来,安信颐和经历了联想、融创,再到谈义良手中,成为九如城板块中的重要一子。而谈义良自己的长者生意,又成色几何? 

从柳传志到孙宏斌 

安信颐和最初并不姓“孙”或“谈”,而是联想集团进军养老产业的平台公司。十年前(2011年8月),安信颐和在北京市海淀区工商局注册成立,注册资本2亿元,由联想控股100%持股。 

作为联想控股成员企业,安信颐和自带光环,成为早期养老行业的明星企业。柳传志也曾有过大规划,计划投入百亿、10年时间发展20-30个项目。 

其中,最重要的旗舰养老项目为安信颐和国际颐养中心,选址于距柳传志家乡——江苏镇江仅1小时车程的常州,由安信颐和常州置业负责开发。 

据悉,安信颐和(常州)国际颐养中心总建筑面积为6.6万平方米,投资5亿。同时,该项目争取了37%的带产权可售面积,项目地块性质为医卫慈善类养老用地。 

仅37%的住宅,在资金回笼上,几乎不可能达到商品房快钱的模式。

加上,投资大、回报率低、回收期长、市场培育不成熟……除了首期投入外,机构的日常运营费用也是一笔不菲的支出,入住率如果上不去,机构分分钟就会被耗跨。 所以说,养老业务不仅不能快速为安信颐和带来现金流,甚至还要投入不可测量的更多资金,以至于联想不得不选择“壮士断臂”。

柳传志找到26年前差点成为“联想接班人”的孙宏斌。 

彼时,融创收购安信颐和总代价约1.37亿元,包括股权代价8700万元,安信颐和欠付卖方的未偿还股东借款5000万元,及应计但未付利息61.73万元。 

2016年11月,安信颐和的全资股东由联想控股变更为北京融创融科地产有限公司。穿透可知,北京融创融科由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100%持股。

就这样,被联想教父柳传志亲手送进了监狱,出狱后又带着柳给的启动资金创业的孙宏斌,22年后与柳传志再次产生交集,这一次他将联想旗下的养老业务收入囊中。真可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当然,安信颐和的变更仍未终止。 

2017年9月21日,安信颐和再次发生工商股东变更,融创引入新合作伙伴——九如城养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九如城”)。变更后,九如城和上海融创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股55%和45%,九如城负责项目实际操盘。 

同年12月,常州项目也正式更名为“九如城·安信颐和国际颐养中心”。  

穿透可知,九如城由江苏中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大地产”)100%持股。中大地产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1.359亿元,背后由谈义良、储永余、谈爱芳和薛琴分别持股70.6402%、22.0751%、4.4150%和2.8698%。 

值得注意的是,眼下融创也有自己的康养品牌——融爱家。2019年12月,孙宏斌在青岛东方影都宣布,融创全面布局医疗康养产业。 

老孙自己也坦言,“医疗康养产业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但也是一个很难做的市场……融创希望用三到五年时间,在文化、医疗康养两个板块也能做到头部。” 

披着“养老”外衣做地产 

谈义良进入养老领域,早于柳传志和孙宏斌。 

2009年,正值房地产火热,时任中大地产董事长的谈义良宣布进军养老地产。三年后(2012-02-07),九如城正式成立,注册资本16亿元,法人代表为谈义良之子谈俊儒。虽为法人,但谈俊儒并未持有九如城的任何股权。 

紧接着同年秋天,谈义良在自己的故乡宜兴,斥资38亿开发的全国首个养老综合体项目破土动工,项目占地800亩,总建筑面积48万平米。 

2014年,该项目初具雏形。同年年底,九如城的注册资本从5000万元猛增至3.46亿元,增幅592%。 

进入康养行业11多年,官网显示,目前九龙城在2个直辖市、12个省份、63个城市开设7家康复医院、连锁运营养老机构208家,社区中心860家,总床位数超50000张。 

谈义良希望,“在3-6年内进入到一百个城市,一万个社区,服务一千万个家庭。” 

在投资企业方面,九龙城对外投资了19家子公司,其中2家已注销,分别是苏州九如城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西安九如城荣华医养发展有限公司,以及撤出9家养老性质的子公司。 

与此同时,在九龙城旗下“存续”的子公司里,不乏地产开发企业的身影,例如,它全资持有徐州九如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这家地产公司于2018年5月斥资1.67亿元获得徐州鼓楼区约7.81公顷的医卫慈善用地。 

再如,九龙城旗下的徐州市泉山区九如城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它于2016年7月获得政府受让的一宗约4.738公顷医卫慈善用地,并无标注价格。

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2019年至2020年,九龙城又以“养老名义”获得了三宗地块。

分别是,2019年5月,九龙城以7238万元获得上海青浦区约3.32公顷的社会福利用地;2019年7月,以11529万元获得成都武侯区约1.40公顷的社会福利用地;2020年11月,以1940万元获得淮安市淮阴区约1.62公顷的医疗卫生用地。 

一方面,大做养老;另一方面,谈义良却并没有放弃地产。  

截至目前,他旗下的地产旗舰“中大地产”对外投资了6家子公司。除了九如城以外,包括江苏宝来置地有限公司、江苏中寰置业有限公司和嘉兴市宝瑞置业有限公司三家地产公司,以及持股昆山中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30%股份、持股中城联盟1.83%股份。 

谈义良每次去养老院,内心都会告诫自己,“未来老了,不进养老院。”外人或许会问,你就是开养老院的,为什么自己不希望进养老院,也告诫别人不要进入养老院? 

曾有一名网友在微博留言,“我是您旗下公司的业主,我母亲在医院居住期间不幸生亡,自事情发生以来院方至今没有给出合理答复,在事情前后院方拒不承认自己的管理过错,态度恶劣。” 

从这个例子,或许可以看出“谈义良不进养老院”的理由,九如城自家的养老机构也并非安全。 

截至目前,九如城有关联风险66项。其中立案信息显示,旗下无锡九如城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5起被起诉立案,旗下公司无锡至尊养老服务有限公司2起被起诉立案,旗下公司江苏中科西北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起被起诉立案。

编辑:王亚静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