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阳的“总裁们”

本文来源于:观点地产网 陆欣 2020/11/24

因为总裁级别的高管不少,弘阳也曾一度被戏称是在“量产总裁”。

观点地产网 曾协助弘阳搭建公司人才架构的张良,在三年合约期满后选择了离开。

11月22日,弘阳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宣布,张良因欲分配更多时间于个人事务上,已提出辞任非执行董事及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成员职务,自2020年11月22日起生效。

同时,张良也辞去了弘阳集团执行总裁的职务。不过公告中指出,张良未来依然会以首席顾问的名义继续不定期参与弘阳管理工作。

总裁级别的高层离职,不管对于哪家企业而言都是一件大事。在弘阳看来,张良所代表的意义或许更甚。

在三年前那场“十大高管”集体空降弘阳的大事件中,张良与蒋达强是其中职位最高的两个人,职位均为弘阳地产执行总裁。张良离职之后,弘阳地产的董事会中非执行董事也仅剩下蒋达强一人。

不过,其实蒋达强如今也并不“孤独”。事实上,在弘阳的高层架构中达到总裁级别的人并不少。除了“老将”何捷之外,先后在去年10月、今年2月入职的袁春和沈嘉颖,也分别被任命为弘阳地产联席总裁和弘阳商业集团总裁。

行政总裁、联席总裁、执行总裁,在弘阳的高层组成中可谓是一应俱全。这样的架构是否确实有必要,各个总裁之间的权力与职务如何划分和平衡;张良的离职对于弘阳而言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对于弘阳的管理模式,坊间好奇的问题还有不少。

三年过客

说起张良,熟悉弘阳发展历程的人或许都不会陌生。从某种程度上说,张良正是掀开了弘阳加速发展序幕的那个人。

2017年11月底,业内传出消息称,旭辉原副总裁兼首席人力资源官张良加盟了一家名为“弘阳”的企业。该消息一出,便迅速引起了众人关注。原因之一是,2017年的弘阳仍是一家名不见经传,合约销售刚破百亿的企业,而旭辉当时的规模已经跨过了千亿。

显然,曾焕沙十分明白人才资源对于企业发展的重要性。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颇为成功的“挖角”。在张良之后,一场属于弘阳的“挖人大战”随即拉开序幕。

4个月之后,弘阳颇为高调地举行了一场新员工入职仪式。在这场仪式上,共有包括蒋达强、罗艳兵、陈彬、邹高武、鄂宇、何爱华、邹俊、徐佳彦、林晨在内的九名高层宣布入职。其中,蒋达强的职位最高,与此前的张良一样被任命为弘阳的执行总裁。

曾有人猜测,之后的九名高管入职或许和张良的到来有着莫大联系。

这一猜测来自于张良曾在旭辉任职的出身,而这九人中除了蒋达强之外,陈彬、邹高武二人曾分别在旭辉担任青岛事业部总经理和旭辉天津人事行政部经理。来到弘阳之后,该二人分别被任命为弘阳地产集团总裁助理兼地产运营部总经理、集团人力行政中心总经理。

或许是为了向曾老板表明态度,又或许是为了进一步稳定军心,在这场新人入职大会上,张良曾发言说:“加入弘阳,没有张总的人、也没有李总的人,大家都是弘阳的子弟兵。”

这一番话最终在各人心中效果如何并不可知,但仅从发展历程上看,弘阳的发展节奏确实是在2017年这一年开始出现大幅提升。公告显示,弘阳在2017年至2019年的合约销售额分别为256.9亿元、473.4亿元、651.5亿元。2018年7月,弘阳顺利在香港完成上市。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其实在弘阳眼中,张良帮助公司完成人才管理体系的搭建或许便是其最大功绩之一。

能够看到的是,弘阳将张良加入的第二年定义为公司的“机制创新年”,旨在通过机制先行,逐步构建完善的组织与人才架构。

值得一提的是,身为老板的曾焕沙也在当时给予了张良足够的支持。公司推行新激励机制时,曾焕沙还曾出来承诺:“变革期间,公司愿意拿出更多的利润来与员工分享。”其表示,在如期实现2018年、2019年战略目标的前提下,弘阳一定会出现一批“千万年薪”的领导者。

内部的架构逐渐搭成,令人意外的是,2020年合同约满的张良却没有选择与弘阳“再续前缘”。不过,有消息指出,张良此次离职似乎和弘阳方面的关系不大,而是张良本人有计划要离开地产领域,转道医疗行业。

弘阳“总裁团”

加上张良,原本弘阳地产集团共有包括何捷、蒋达强、袁春在内的四位总裁。除了何捷之外,其余三人均为弘阳近几年邀请来的“明星职业经理人”。

其中,张良和蒋达强曾任旭辉副总裁,而袁春则历任龙湖副总裁、鸿坤总裁等职位。不得不说,在同规模的房企中,弘阳这一“总裁团”的规格并不多见。

也正因为此,外界对于弘阳几位总裁之间的职务划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前发展阶段是否有必要设置这么多个总裁职位”,“几个总裁的职能是否会出现重叠”等问题也在坊间被多次讨论。

按照时间线来看,何捷无疑是最早加入到弘阳的人。其从2012年便开始担任弘阳集团的副总裁一职。在当时,弘阳集团的总裁职位由曾焕沙兼任。2017年5月起,何捷开始兼任弘阳集团地产部门总裁,主管弘阳地产业务营运工作。

紧随何捷之后拿到“总裁腰牌”的便是张良,获任执行总裁时,张良的分管工作包括人事、行政、运营和IT。四个月后,蒋达强加入。根据任命来看,蒋达强主要负责弘阳集团的策略投资、整体经营以及客户服务等。

从泾渭分明的工作内容其实不难看出,弘阳对于张良和蒋达强二人的期望非常明确。相比之下,蒋达强才是那个参与集团全盘经营的舵手。据相关人士透露,弘阳对于蒋的投资能力、市场拓展能力颇为看重。当然,在此二人之上还有一个“总管”何捷。

类似的任命没有结束,去年10月31日,弘阳公告宣布委任袁春为集团的联席总裁,主要负责协助行政总裁有关集团营运及营销管理的工作。

联席总裁协助行政总裁,这似乎有些拗口。而也因为总裁级别的高管不少,弘阳也曾一度被戏称是在“量产总裁”。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一些房企中往往是一个总裁掌舵,再由多个副总裁具体分管各个条线,而弘阳之所以设置了如此多个总裁级职位,或许也是出于照顾知名职业经理人们的情绪,以及表现公司对于人才的大方态度。

从能力上看,弘阳对于袁春的看重源自后者营销方面的能力。在今年业绩会上,何捷也曾为袁春站台解释道:“从战略上来讲,我们需要不断去强化提质增效,袁春总来了以后,会在这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

所谓“提质增效”,其背后是弘阳对于进一步加快周转速度的渴求。由于疫情的影响,弘阳年初时不得不将今年的规模目标下调至750亿元,距离几年前提出的2020年千亿目标依然有着不小的距离。

于张良而言,合约到期的他自然可以“事了拂衣去”,而对于增速放缓的弘阳来说,或许这个“总裁团”的成员未来还会迎来新成员也未可知。

编辑:王亚静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