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旅游胜地今成“烫手山芋” A级破产景区难觅接盘侠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2020/11/13

谁曾想,一度炙手可热的地方景区项目如今却变为了经营者眼中的“烫手山芋”。

谁曾想,一度炙手可热的地方景区项目如今却变为了经营者眼中的“烫手山芋”。11月12日,昔日“网红”重庆龙门阵景区旅游文化中心项目降价后再次被公开拍卖。据悉,该项目首次拍卖曾流标,经营方重庆瑞银旅游也进入了破产重整失败、被强制清算处置的结局。无独有偶,同日北京商报记者还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同样是4A级景区且曾被冠以“中国最佳休闲度假胜地”称号的河南养子沟景区,也走入了破产拍卖倒计时。据介绍,养子沟此前在破产重组阶段曾对外招募过投资人,然而最终该景区还是走向了被拍卖的结局。该业内人士透露,目前虽有2个客户对养子沟景区的拍卖项目表示出意向,但至今仍未缴纳保证金正式报名。在业内人士看来,近期景区项目集中被破产拍卖甚至遭遇流拍反映出,在疫情的影响下,传统景区的经营困局正不断发酵,一批竞争力不足、转型“掉队”的景区及其经营企业,或将在迎来复苏之前被行业“洗牌”大潮所吞噬。

淘宝网阿里拍卖破产强清平台截图

破产景区无人问津

走向破产的前“网红”景区,在跌落神坛后,可能还要面对无人“接盘”的窘境。

在阿里拍卖破产强清平台上,曾经声名鹊起的4A级重庆龙门阵景区项目“龙门阵旅游文化中心在建工程”被第二次公开拍卖,起拍价1.76亿元,较10月下旬首次挂牌价格下降了约4400万元。当时,该项目曾因无人缴纳保证金入场而流标。而这一次,截至11月12日19:00,有超过2200人“围观”的这场拍卖,仍然处于0人报名参与竞拍的状态。“龙门阵当年也曾经历过风光时刻,如今走向这个结局着实令人唏嘘。”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坦言。

根据平台提供的标的瑕疵说明,此次拍卖的项目标的现状为闲置,而且,标的物范围内修建的建筑物未办理产权证、未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建筑物修建验收合格证、消防验收证明、通水(电)等合法证照,有可能存在被拆除、不能办产权证等不可预计的因素。

据重庆龙门阵旅游度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门阵旅游公司”)破产重整管理人介绍,龙门阵共分两部分,一部分为游乐园等文旅设施,由已破产的龙门阵旅游公司运营,“这一区域的土地现已被收回;而游乐设备则或抵押或出售。”该负责人表示。另一部分主要包括酒店等设施,在重庆龙门阵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门阵投资公司”)旗下,由于一直没有找到投资人,因此这部分正准备进行拍卖。据悉,目前龙门阵景区中,除了龙门阵投资公司的酒店和在建项目,水魔方的水上游乐园也已经进入了破产程序。他还进一步透露,已收回的土地应该会改建成一个公园,但也不排除继续运营景区的可能性。

与此同时,据负责此次拍卖的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该项目已开发了一部分,其中酒店已建成80%,但由于资金链断裂,项目处于停工状态。“现在龙门阵就是一个破产项目,分成了多块进行处理。未来如果有足够的资金或投资人进入,就可以重新运营。”该工作人员称。

就在龙门阵景区项目二次拍卖同日,北京商报记者还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位于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的4A级景区养子沟也即将启动破产拍卖。该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养子沟景区背后的经营企业栾川养子沟旅游休闲度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子沟公司”)已委托当地的拍卖公司对其全部破产资产进行公开拍卖,竞买保证金为500万元。据透露,养子沟公司资产总计4585.6万元左右,景区客流已同比恢复了五成左右,此前每年门票收入约为4000万元。“此前养子沟曾公开招募过破产重整投资人欲‘自救’,然而,不曾想,该景区最终还是走到了破产拍卖的境地。”该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截至目前,似乎已有投资人表达出想要参与竞拍的意愿,但都尚未缴纳保证金,实际确定参与竞拍人数仍然为0。

实际上,就在2个多月前,养子沟景区破产清算管理人办公室工作人员曾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养子沟景区接到申报债务金额为2.9亿元,经过审核后成立的金额为1.95亿元,固定资产评估净值为1600万元,景区周边还有一座已投资但仅进行了框架建设的老年公寓。彼时,管理人办公室称会与有意向的投资人进行沟通并招募,如果有重整可能的话,景区将会进入重整程序。

传统景区的不同命运

从旅游爆款到无人问津,缘何部分传统景区会遭遇如此跌宕起伏的命运?

据中国旅游景区协会发布调研结果显示,受疫情影响,各地景区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损失。从全年来看,在降价营销、入境游大幅下降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全国景区企业的收入损失程度预计会达到去年同期收入水平的40%-50%以上,明显高于旅游行业整体平均水平。其中,接待规模越大、景区门票票价越高的景区,直接的收入损失越大。

不可否认,当前,有相当一批传统景区的日子已经变得越发难捱。公开消息显示,除了龙门阵景区和养子沟景区外,4月,郑州世纪欢乐园正式闭园,消失在游客的回忆之中;2个月后,由于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知名5A级景区野三坡运营方河北野三坡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野三坡旅游”)被申请破产重组,根据当时的重组信息,野三坡旅游负债率达69%;同一时期,4A级景区狼牙山也出现了因资金链断裂而濒临破产的情况。

但另一方面,北京商报记者也发现,近期也有部分手握稀缺旅游资源的传统景区通过一些改造及营销措施,出现了经营回暖的迹象。从三季度报来看,西安旅游、九华旅游、宋城演艺、天目湖等多家运营景区的旅游企业就实现了前三季度净利润的正增长。

在(上文已提)周鸣岐看来,长期以来,我国大量传统景区营收结构单一,主要收入来源就是景区门票及索道、车辆交通等基础性项目,这些项目占总收入比重高达70%-80%,毛利率多在80%-90%左右,是该类景区利润的核心。“此前,不少景区躺着赚钱的状态,让经营者们缺少转型的动力。”周鸣岐坦言,而在近两年国有重点景区整体降票价的大背景下,叠加疫情影响,“先天优势”不明显且转型较慢、较晚的景区就普遍在今年遭遇了一场措手不及的冲击,即使暑期和“十一”国内旅游市场回温明显,这些景区也很难扭转资金链断裂、破产的局面,而且,对于“抄底”的投资人们来说,这些相对规模不大、资源禀赋也不足的景区,并不算是有投资潜力的优质资源。招募不到投资人、遭遇流拍、降价挂牌等情况的出现虽令人唏嘘但也在意料之中。

转型中的阵痛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融资成本和资金链风险都相对较高且转型相对较慢的中小民营景区,如果不尽快改变粗放的业态、形成度假产品,走向亏损、倒闭的可能会越来越多,它们能否撑到明年都是未知数。”周鸣岐表示,提高二次消费、打造度假型产品,对于中小景区来说,已经是其生存下去的必经之路了,而像龙门阵等景区简单地在旅游区域周边配备一些餐饮、住宿业态,其实仍然还是比较传统的调整,只有摒弃原有的观念,跟着消费的最新需求去规划、投资、建设,才能对资本和游客产生真正的吸引力。

可以看出,景区转型已成为弦上之箭不得不发。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提出,当前传统景区若要在较快时间内“自救成功”,或许可以尝试一些投资少,用时短的项目,比如进行一些创意型改造。“景区可适当融入传统文化、当地特色,甚至打造一些沉浸式体验型的小型场景,在场景内开展一些收费游戏或互动项目,并增加游戏的娱乐性和互动性,通过新媒体等方式进行宣传和营销,来增加额外收益。”吴丽云进一步介绍,此前红遍全网的“不倒翁小姐姐”,运营成本比起新建设备设施要少很多,但在引流和提高景区知名度方面却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不过,吴丽云也直言,利用创新的渠道和形式进行改造,对景区项目设计环节要求较高,除了足够的创意及设计能力,经营方还需准确结合当前新媒体传播模式,找准消费者关注点,激活景区的活力,打造网红打卡地。

此外,还有多位专家均指出,随着全国范围内景区门票的降价,部分景区也意识到,单纯依靠卖门票已很难保证收入,开始注重多元化收入模式。不过,吴丽云也表示,即使受到疫情冲击,传统景区也不会完全消失,一些拥有稀缺资源的自然景观还有很大的客流基础和发展空间。“但在未来,行业的整合升级将成为趋势,如何与科技文化创意相结合,在投资建设的过程中不断改造升级去迎合当前消费者的消费需求,都是景区方面必须要思考的问题。”吴丽云表示。

编辑:白志敏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