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荣兆业:八旬老板“手撕”总裁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2020/10/29

八旬老翁梁社增下场亲自开撕公司新选总裁李绪鹏的决议,并且已经向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人常说,家丑不可外扬。不过,对于家族生意,这句话就要另当别论了。

世荣兆业(002016.SZ,简称“世荣”)因家族内斗又一次被推上舆论风口,八旬老翁梁社增下场亲自开撕公司新选总裁李绪鹏的决议,并且已经向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此公告一出,市场议论声四起。“老爷子这是要钱不要儿子?”“受到孩子们的蛊惑吧?”“家族生意被外人管,高龄老父也要来搏一搏”。

持股53.57%的梁社增,以世荣控股股东身份,要求法院撤销公司董事会决议。

其理由有三:一,会议召集、主持、会议通知人 员、通知时间等均违反公司章程;二,表决方式违反公司章程,作出的意见是在统一要求下做出的表决;三、涉案股权已冻结情况下,安排人员担任公司总裁暨法定代表人,不符合有关打黑涉案资产保全的规定要求。

据乐居财经了解,该决议是世荣在9月29日第七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上做出的,宣布聘任李绪鹏为公司总裁,同时为公司法定代表人。

上一任总裁陈银栋在位不到6个月就官宣离职,市场还沉浸在其“裸辞”未解之谜中。世荣用7天的时间,就选好了继任者,似乎想用“快刀斩乱麻”的方法,让世荣尽快度过“无主”之日。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个快速做出的新总裁任命决议,引起了梁社增的不满。

在他的不满里,董事会的“丑陋”被摊在阳光下,而这无疑给本就飘摇无根的世荣兆业再添风雨。

未来之路几何,流水总裁的家族式生意又该怎么进行下去?

“流水”总裁

公司不能一日无主。一个看似合理的总裁任命,却引发一场官司。

表面上,梁社增并没有直接将矛头指到李绪鹏个人,而是意在揭露董事会决议的“暗箱操作”,不过,此举背后真正的用意是什么?

87岁高龄的梁社增,是梁家荣的父亲。这样的年龄,已无法直接参与公司管理。其实,一直以来,他也没有真正管理过公司生意,更多是儿子梁家荣在上下打理。

“梁家荣全面负责世荣及其他公司的日常经营活动,梁社增并不真正涉足房地产行业和打点公司生意。”这是世荣内部人尽皆知的事。

梁家荣行事低调,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与媒体几乎绝缘。关于他的发家史,坊间就流传多个版本,其中也是难辨真假。

流传最广的是,高中毕业的梁家荣,去澳门闯荡赚得第一桶金,1993年回到斗门开始从事房地产,从承包新青工业园外包工程起步,一步步实现财富暴增,一度登上珠海首富之位。

不过,人生总是有起有落。2016年梁家荣因为“涉洗钱罪被调查”被曝光,此“黑天鹅”事件之后,世荣的高层开始震荡,总裁更是流水式的更替。

2016年7月,梁家荣为公司总裁,2018年6月下旬起不再担任,由其儿子梁玮浩担任;短短一年半之后,2019年7月,梁玮浩辞职,梁晓进接替总裁一职,同年12月,梁家荣更是交出了“权棒”,辞去董事、董事长职务,周泽鑫继任。

2020年3月,梁晓进也辞职,陈银栋代为履行总裁职责;2020年9月,陈银栋又宣布离职,李绪鹏为新一任总裁人选。

随着梁家荣父子退出管理层,将权力移交给职业经理人,业内纷纷将此作为世荣去家族化走出的重要一步。然而,两任总裁都没有干够一年就离职,曾履职敏捷地产的陈银栋不到半年就退出。而新一任总裁的决议,更是直接被起诉到法院。

为什么是李绪鹏?

将家族生意交予外人,做起来很难。

李绪鹏刚选定,不到一个月,梁社增已将撤销决议的打算诉诸法院,而目前法院已经受理,暂未开庭。

前两任只是履职不顺,而李绪鹏还未真正开始,就已遭遇不顺。

李绪鹏有什么来头?梁社增在抵触什么?

资料介绍,1969年出生的李绪鹏职业活动范围一直在珠海,做过工程师、调研员,也曾官至副局长,长期在政府部门任职。他最近就职的公司是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格力电器”)监事会主席。

按照时间推算,在世荣9月29日董事会选举新一任总裁时,他仍在格力电器任职。今年10月17日,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收到监事会主席李绪鹏书面辞职报告,其担任此职务不到两年。

51岁的李绪鹏除了担任格力电器监事会主席,辞职前,还担任珠海格力集团党委副书记,格力电器党委书记。也可以理解为,李绪鹏是格力电器原大股东格力集团的代表。

当年,李绪鹏进入格力电器还曾引起不小的舆论,首任党委书记的职位更是引发外界纷纷猜测:珠海市政府这是在为格力电器后董明珠时代提前布局。

“董明珠并非中共党员”尽管已解释原因,但关于格力电器接班人的问题一直是业内关注的焦点,关于人事变动更是格外引人注意。

曾经被看作是珠海市政府加速推进格力电器转型落地的重要人物——李绪鹏,从格力电器进入到世荣,这一步的“弦外之音”是什么?

是世荣需要有过政府工作经验的人来帮助增资拓土,还是担心市政府有意调改世荣?

梁社增提起撤销新总裁决议,或许忌惮的就是这点。被统一要求下的新总裁表决意见,究竟是被谁要求,被谁左右?

公告称,李绪鹏未持有世荣股票。目前,梁家荣、梁社增(梁家荣父亲)、日喀则市世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梁社增控股)共持有世荣兆业74.09%的股份,该股份被冻结中。

有消息称,今年7月,珠海市公安局已正式发布检举揭发梁家荣等人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检举揭发最高奖励50万。

没落的“世界仔”

出身农家子弟的梁家荣,有一个绰号叫“世界仔”,意为“闯世界的年轻人”。

十多岁只身外出闯荡,凭借一己之力,将世荣兆业推入上市之列,成为珠海地产行业的知名房企,与格力地产、华发股份并称珠海地产三剑客。

不过,出事之后,一向低调的梁家荣愈加低调,世荣也变得低调。除了人事震荡被频频送上舆论风口外,地产企业最基础的拿地动作陷入静默。

世荣已经6年没有新增土地。

年报显示,世荣在2015—2019年均没有增加土储,也没有发布任何竞拍土地的公告。截至今年上半年,公司依旧没有新增,待开发土地面积仍为82万平方米,与2019年末相同,且全部位于珠海。

多年没有新增土储,深交所也发问询函要求其解释原因。世荣在回复2019年年报问询函中提到,公司现有土地储备充足,可供公司进行为期 5-6年的可持续开发。

据了解,世荣开发的土地,多是梁家荣在1995年低价获得的毛地。这部分低廉的土地成本,是早期世荣在珠海站稳脚跟的关键,也是现有“靠积粮,无新粮”土储局面的主要寄托。

“吃老本”并非长久之计,“坐吃”总有“山空”的一天。近五年世荣“过山车”的业绩表现,已经显示出高层动荡之下的不稳。

2015年-2019年,世荣实现营收分别为13.49亿元、14.33亿元、31.05亿元、23.53亿元、27.53亿元。高低起伏间,增速回落明显,同比增长为220.39%、6.22%、116.70%、-24.21%、16.97%。

土储6年0新增,世荣的负债率从2016年的75%降至64%,货币现金也相对充足。

“对土地储备持观望态度,就是为了保证足够的现金。”世荣在回复问询函中提到。截至2020年6月30日,货币现金为25.59亿元,流动负债43.89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2亿元。

没有新增土地,对原始积累土地的开发及经营,对世荣就格外重要。从近几年来看,只有2016年、2019年经营现金流量净额过亿,分别为25.39亿元、24.53亿元,2015年、2017年仅为0.3亿元,2018年更是由正变负,为-28.72万元,可谓大起大落。

高管来了又走,频繁变动之间,业绩起伏交错;新任总裁又因官司未能落地,动荡中,世荣的家族生意该如何重现曾经的辉煌?

编辑: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