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企丨珠海大横琴“上位记”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熊颖 2020/09/24

陈劲松的辞职宣告了世联行“陈劲松时代”的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大横琴时代”。

9月16日,阿里推出天猫好房平台,宣称三年不赚钱,年交易目标2万亿元。业内猜测,阿里此举是在和贝壳竞争互联网中介平台的“头把交椅”。

一边是以互联网为战场的天猫贝壳之争;另一边,昔日的房产代理老大世联行却动荡连连,创始人陈劲松递交辞呈,管理层逐渐“大横琴化”。

“陈劲松时代”结束

9月18日,世联行发布公告,创始人陈劲松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世联行董事长职务。辞任后,陈劲松夫妇仍在世联行担任董事。

自1993年世联行成立,陈劲松带领世联行走过27个春秋。陈劲松的辞职宣告了世联行“陈劲松时代”的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大横琴时代”。

“大横琴时代”的开启,以珠海大横琴成为世联行实际控制人开端。而为了巩固珠海大横琴在世联行的话语权,世联行管理层也迎来了“大换血”。

9月18日,陈劲松辞任的同一时间,公司选举胡嘉为公司董事长。胡嘉是珠海大横琴的董事长。

而在此之前,世联行的9人董事会中,5人被替换。8月28日,原公司董事会董事王正宇、董事钟清宇、董事郑伟鹤、独立董事傅曦林、独立董事杨毅辞职。8月31日,经珠海大横琴提名,世联行补选胡嘉、田伟、邓峰为董事会董事,补选郭天武、马志达为董事会独立董事。

从董事会构成来看,世联行管理层已向“大横琴化”倾斜。9人董事会中,5位来自珠海大横琴提名。此外,除胡嘉外,田伟任职珠海大横琴党委书记、副总经理;邓峰任职珠海大横琴党委副书记。

中房商学院副院长邓明政向财经网分析,世联行作为国内首个A股上市的房地产服务公司,受行业大形势影响,近几年业绩严重下滑,股价低迷,管理层并未探索出有效的变革路径。本次引进国企大横琴,并变更实际控制人,这种赤裸裸的“抱大腿行为”标志着中国房地产传统代理营销模式的终结。

邓明政还指出,“实际控制人变更、董事的更换和普通企业的管理层大换血完全不是一回事,实际控制人都换了,发展战略上肯定会有调整。但目前来看,调整力度还不太明确。”

世联行品牌部负责人回应财经网称,管理层变动所带来的影响,从公司战略层面来看,未来大横琴和世联行会在产业资源、品牌产品、解决方案等方面完善业务布局,提升产业领域水平和管理能力,双方进行优势互补;而在公司业务领域方面,世联行会和大横琴在不动产服务、招商服务和园区运营服务等方面展开深入合作,借助大横琴在粤港澳大湾区的优势,助力和推动粤港澳深度合作建设。

大横琴欲“借壳”上市?

实际上,原本世联行引入珠海大横琴,打得是“自救”的算盘。

7月3日,世联行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珠海大横琴将以5.65亿元取得世联行总股本的9.9%。公告指出,通过协议转让股份的方式引入投资者,推动业务合作,促进共同发展。

不过后续的发展似乎并没有按照世联行预想的轨迹进行。7月19日,世联行第二大股东华居天下以3.79亿元的交易对价将世联行6%股份转让给珠海大横琴。过户完成后,珠海大横琴将持有世联行15.9%股份。对此,世联行方面表示,股东和股东之间的转让,是他们自己的行为。而对于是否提前知情华居天下和珠海大横琴之间的股权转让,世联行并未正面回应。

8月4日,世联行控股股东世联中国拟委托大横琴行使其持有的世联行14%股份相对应的表决权。珠海大横琴这位“投资者”的身份也由此发生转变,一跃成为世联行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据时代财经报道,陈劲松表示,“大横琴作为实控人希望并表,并表的前提条件就是他们要当世联行的法人代表与董事长。”

目前,世联行的官网介绍已经更新。官网指出,世联行,1993年成立于深圳,是境内首家登陆A股的房地产综合服务提供商,为大横琴集团首个上市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珠海大横琴的“上市梦”曾梦碎2015年。2014年6月,珠海大横琴在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书。2015年2月份,有报道称该公司招股资料失效。

在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看来,“未来珠海大横琴确实有借壳世联行上市的可能。邓明政也认为,这(借壳世联行上市)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不过针对“珠海大横琴未来是否会借壳世联行上市”这一问题,世联行方面表示,“不方便回答。”对此,财经网向大横琴方面发送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财经网暂未收到珠海大横琴方面回复。

并表后仍存挑战

陈劲松表示,“珠海大横琴可以实现并表,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使世联行能够更好的发展。”

世联行品牌部负责人告诉财经网,陈劲松所说的并表,指的是大横琴并世联行,所以说对世联行的报表是没有影响的。而问及具体的并表时间,上述人士表示,“具体时间以公告为准”。

珠海大横琴在上清所披露的2019年年报指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4.14亿元,同比增长98.26%;与此同时,珠海大横琴却面临着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实现归母净利润2.37亿元,较2018年的5.2亿元减少54.42%。

不过存疑的盈利能力在2020年得到突破。2020年上半年,珠海大横琴实现营业收入20.49亿元,同比增长249.66%;归母净利润5.56亿元,较2019年上半年亏损的1.06亿元,同比增长624.53%。

虽然珠海大横琴势头正猛,但毫无疑问,将世联行报表并入珠海大横琴报表中,无疑会给珠海大横琴带来一定压力。

2018年开始,世联行业绩持续走“下坡路”。2018年,世联行营业收入75.34亿元,同比下滑8.26%;归母净利润4.16亿元,较2017年“缩水”过半。2019年营业收入66.5亿元,同比下滑11.73%;归母净利润0.82亿元,同比锐减80.29%。

此外,2020年上半年,世联行营业收入28.01亿元,同比下滑9.77%;归母净利润首次出现亏损,为-0.75亿元,同比锐减218.82%。世联行还披露,预计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在亏损1544.89万元—盈利2955.11万元之间。

与此同时,世联行还陷入现金流薄弱的尴尬局面。截至2020年6月底,世联行经营活动现金流仅为2.86亿元,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0.875亿元,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约-5.205亿元,公司整体现金流为-3.22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2.33亿元下降238.42%。

虽然,短期来看,资本市场对珠海大横琴进驻世联行持看好态度。自7月珠海大横琴和世联行“官宣”以来,股价走势整体上升。截至9月23日收盘,世联行报6.4元/股,较7月3日“官宣”收盘价3.32元/股,增幅92.78%,市值上涨62.77亿元。

但从长远角度出发,珠海大横琴仍面临重重挑战。并表后,珠海大横琴能否不被世联行拖垮,实现业绩的稳步增长?和世联行的合作,能否起到“1+1>2”的效果?时间会交出答卷,我们拭目以待。

熊颖/文(责编:高雅)

编辑:熊颖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