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企 | 一波三折,王府井被看好的市内免税业务香不香?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白志敏 2020/09/23

基于免税市场的巨大吸引力,王府井的每个动态都牵动着市场的神经

今年6月初,王府井取得免税经营牌照,成为第一家入局免税行业的百货企业,撕开了免税专营商垄断的口子。随之而来的是股价大涨、被举报内幕交易、公告否认……直到9月18日,证监会才终于在通报中宣布股票内幕交易实锤。

基于免税市场的巨大吸引力,王府井的每个动态都牵动着市场的神经:王府井的股价飞涨为何引发质疑?免税牌照对王府井而言意味着什么?将打造“有税+免税”双轮主营业务驱动的王府井将如何推进免税业务?被看好的市内免税前景如何?

内幕交易终落锤

9月18日,证监会在通报中指出,交易监控发现部分账户在王府井公布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前大量买入股票,交易行为明显异常。调查发现,吴某某等人在重大事件公告前获取内幕信息并大量买入“王府井”股票,获利数额巨大,涉嫌构成内幕交易。

不久后,王府井董秘办火速“撇清关系”,表示对证监会调查的过程并不清楚,且申请资质获同意的通知亦事发突然,此前公司对获得资质的信息并不知情。

事情缘起于4月29日,彼时王府井二级市场股票价格开始连续上涨,截至6月9日公告获得免税牌照收盘,短短29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超过120%。到7月9日,王府井股价到达最高点79.19元/股,当时距离4月29日开盘价12.01元/股,累计涨幅达6倍。

因此,在王府井公告获得免税牌照后的第二天,便有人实名举报王府井存在内幕交易,呼吁证监会立即启动调查程序,彻底调查自4月27日至6月9日内幕信息披露前股价大幅异动的资金情况。经过近3个月调查,证监会最终坐实王府井确存内幕交易。

业绩不振免税牌照成“王牌”

与一路飙升的股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王府井发布2020年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均出现大幅下滑。2020年1-6月,王府井实现营业收入34.25亿元,同比下降74.4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70.09万元,亦同比下降99.33%。且其预测,今年全年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或与上年同期相比发生大幅度变动。

其实,近年来,王府井业绩并不稳定。wind数据显示,近5年来,王府井营业收入涨幅分别为30.11%、-5.19%、2.7%、11.09%、2.38%、0.29%。营业利润波动更为明显,近5年最高涨幅为30.11%,最高降幅达25.57%。值得注意的是,王府井2019年营业收入267.89亿元,同比仅增长0.29%,营业利润15.28亿元,同比下降6.19%,业绩疲态显现。

这也侧面印证了百货行业的“萎靡”常态,中国百货商业协会发布的《2019-2020年中国百货零售业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限额以上百货店的零售额同比仅增长1.4%,同店平均增长率从2018年的2%持续滑落至0.3%,在所有业态中垫底。在此情况下,免税牌照无疑成为王府井提振业绩的“王牌”。

事实上,由于庞大的消费群体,中国免税市场的巨大潜力一直被外界所看好。根据携程与银联国际联合发布的《2019年中国人出境旅游消费报告》,2019 年上半年,中国境外旅行支出1275亿美元,购物是境内居民出境游的最主要消费形式。就免税主力商品奢侈品而言,中国消费者的消费力在全球市场中占有不可小视的地位。要客研究院的数据表明,2019年中国人境外消费奢侈品 支出1052亿美元,占全年奢侈品消费总额的69%。

而与之对应的是,我国一直以来对免税商品销售业务实行垄断经营和集中统一管理。免税经营场所必须由具有免税品经销资格的企业申请,免税品则由免税商店的经营单位统一进口、统一制定零售价格、统一制定管理规定。市场上,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年初,仅有7家企业具备免税品经营资质,且已多年不再发放新的免税牌照。

2020 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国内及跨境旅游大幅锐减,进出口遭受较强打击。与此同时,国际形势的不确定性亦进一步强化了政府吸引海外消费回流的决心和信心,由此促成王府井最终升级为第八家具有免税牌照的企业主体。

市内免税业务不确定性仍存

作为一家专注于百货业态的全国连锁零售企业,王府井主营百货零售,与历史资质企业的主营业务完全不同,“国家对免税资质审批条件和方向的重要变化值得重视。” 国海证券在发布的研报中认为,王府井的新资质可能集中在市内免税店,且具备面向国内居民出境购买放开的可能。

“市内免税店的生力军”,是行业内对王府井入局免税市场角色的一致定位。

事实上,在我国的免税场景中,最为人所熟知的,是以“日上”机场免税店为代表的口岸免税店,以及以“三亚海棠湾”为代表的离岛免税店,在日韩较为常见的市内免税店,长久以来在国内并无起色,仍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

而依照国际经验,市内免税店往往在场地、租金、购物时间等方面相较其他免税场景有较为明显的优势。一方面,市内免税店在选址上有更大的灵活性,租金等运营成本也相对更低。另一方面,市内免税店空间更大,可展示产品种类更多,购物体验也更好。

就机场免税与市内免税店对比而言,“两者各有优劣,”万联证券大消费行业研究总监陈雯表示,机场免税店一般客流量较大,而市内免税店购物体验、时间和购物方式更为灵活,至于租金成本方面,机场免税店的租金成本明显更高,例如上海机场扣点一般达40%,市内免税店租金成本则在10-20%之间。

9月18日,王府井官宣表示正全力推进免税业态落地,发展口岸免税、离岛免税和市内免税三种类型的免税店。其表示,将重点在北京布局机场免税店和市内免税店,并计划在北京环球度假区打造有税和免税一体化的商业综合体。

不过,目前看来造成我国市内免税店发展滞后的原因多种多样,多位专家向财经网表示,发展滞后的最主要原因还是由于购物资格、免税额度、免税种类、免税店数量等限制抑制了需求。据了解,目前拥有入境中国籍旅客市内免税商品销售资质的企业也仅有中出服和中侨两家,合计商店数量不超过 20 家,且一次出入境记录购买上限仅 5000 元。中免则主要经营出境外国人免税商品购买的市内免税店经营服务。

因此,若意图达到类比韩国的免税规模,很大程度上将依赖于相关政策的放开。国海证券的研报中亦指出,王府井或将面临免税政策放宽及进度不达预期、免税资质发放不达预期、奢侈品消费境外回流进度的不确定性等一系列风险。

此外,对王府井而言,如何将免税商品与有税商品打造差异化营销,避免同业竞争,也是其将面临的挑战。“市内免税店商品应该与有税商品、口岸免税店商品错位经营,并且更加精准匹配自己的客群。”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表示。

距离免税牌照真正落地仍需时日,而王府井的免税生意会如何发展,究竟只是一个美妙悦耳的故事,还是真正能够带来业绩转机的新引擎,还待时间检验。

文/白志敏(责编:高雅)

编辑:白志敏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