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城投混改迷局 保利系进驻一年被传生变

本文来源于:时代周报 胡天祥 2020/08/11

这是继今年4月卫飚被免去城投集团董事长职务,市场又一次传出双方混改生变的信息。

时隔一年有余,保利集团与云南城投集团(下称“城投集团”)的混改进程,仍然成谜。

8月2日,有媒体报道称,随着混改搁浅,保利也从接盘云南城投置业(600239.SH,城投集团旗下地产上市平台)的队伍中消失了。

这是继今年4月卫飚被免去城投集团董事长职务,市场又一次传出双方混改生变的信息。

与此同时,日前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城投集团领导班子成员名单发现,上面已经没有邓长清的名字及职务信息。今年1月,保利副总会计师邓长清转任该集团副总裁、党委委员,与卫飚搭档推进混改。后者曾任保利副总工程师,去年10月经保利推荐出任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保利集团是否已经退出城投集团的混改工作?卫飚为何在双方混改推进过程中被免?邓长清是否仍在该单位任职?

8月5日,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云南城投置业董事会办公室回复称,按照深化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云南省人民政府就城投集团改革与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但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以及中央企业管理规定限制,难以在短期内推进完成。

随后,时代周报记者又分别致电城投集团党委办公室、保利集团品牌部、保利发展(600048.SH,保利集团旗下地产上市平台)证券事务部求证。城投集团拒绝对上述事宜予以置评;保利发展则回复称,关于混改,一旦达到披露标准,公司会第一时间以公告形式发出。

截止8月10日收盘,云南城投置业报收4.2元/股,年初至今已上涨45.33%;保利发展报收16.27元/股,年初至今上涨6.18%。

搁浅还是退出?

一家中央企业,一家地方国企,双方得以合作,契机来自云南省的国企改革。

2018年11月,云南省正式颁布《云南省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力争通过3年时间,打造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集团,这其中就包括城投集团。

“公司控股股东城投集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由云南省人民政府主导的。”云南城投置业董事会办公室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19年5月,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在昆明会见了保利集团总经理张振高一行。两个月后的7月2日,云南省人民政府与保利集团在昆明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后者计划参与城投集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央地混改的目的是为了实现优势互补,中央企业在银行信贷等方面有它独到的优势,地方国企则拥有当地资源,比如政策、人脉等。”8月5日,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19年9月,即签约两个月后,云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宗国英带队拜会保利集团董事长徐念沙,意在进一步落实战略合作协议,加快推动保利集团参与云南国企混改相关工作。

一个月后,经保利集团推荐,卫飚出任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此举也被外界视作双方混改迈出关键一步。

2020年1月,邓长清也被保利推荐至城投集团,与卫飚一同推进混改工作。

然而,双方的蜜月期却随着一次会议的召开被打破。

4月16日,云南召开省属企业改革发展金融工作座谈会,省委、省政府提出要将城投集团打造成为全省文化旅游、健康服务两个万亿级产业的龙头企业。没过几天,城投集团便获得首期30亿元现金注入。

获得现金注入不到一个星期,4月30日,城投集团召开干部大会,宣布杨敏任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据当地媒体报道,省委、省政府之所以作出这一决定,是为了推动城投集团加速成长为全省文化旅游、健康服务两个万亿级产业的龙头企业。

另一边,卫飚的卸任,也被部分媒体和机构解读为保利退出城投集团混改的标志性事件。

国盛证券发布观点称,卫飚本因双方混改工作而来,此时抽身离去,也使得城投集团的混改变得扑朔迷离。

在卫飚当天的表态发言中,似乎也能发现异常,之前逢会必提混改的他,在这次干部大会上只字不提此事,而是透露保利与云南省委、省政府、城投集团的合作还将持续,而且合作模式会越来越丰富。

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云南城投置业也未明确回应保利集团是否已经退出城投集团的混改。

“央地混改的难点在于双方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如果能在利益问题上达成一致,那就能持续往前推进,一旦双方利益难以协调,其结果往往是搁浅甚至散伙。”宋丁告诉记者。

云南生意遇阻

混改之外,保利此前与云南城投的一项交易,进展也不顺利。

2019年10月,就在卫飚出任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之际,云南城投置业与保利发展旗下的广州金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署《合作框架协议》。

《合作框架协议》显示,云南城投置业拟依法将公司持有的“欣江合达”6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东莞置业”9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版纳置业”9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官渡改置业”9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以协议转让或公开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广州金地,后者需支付22亿元作为交易诚意金。

上述协议有效期为自签署之日起6个月,如有效期内双方无法达成正式合作,则《协议》终止。 

交易背后,则是保利发展看中了上述公司持有的土地项目。其中,欣江合达持有古滇二期项目,合计1331.28亩;东莞置业持有华阳花园项目,计容建筑面积约12.86万平方米;版纳置业持有雨林澜山项目,合计845.92亩;官城改置业持有关坡二期项目,合计79.19亩;另外,官城改置业还持有150.17亩土地尚未动工。

但在协议签署后数月,双方一直没有披露上述项目的具体进展。

“公司所有拓展的项目,都会有前期进入、市场调研等一系列工作要做,所要花费的时间也比较多,尤其是涉及项目收购的话,还会有尽职调查等。”保利发展证券事务部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直到今年4月27日,云南城投发布公告称,拟转让西双版纳云城置业有限公司90%权予保利,标的股权转让价款为3.16亿元。

不过,这只是拟转让的4家项目公司中的一家。对于其他项目的转让情况,保利发展与云南城投置业均未曾披露。

保利发展证券事务部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就云南城投置业项目来说,因为它每个项目状态不一样,所要花费的周期也就不一样,如果有进展的话,公司会第一时间进行公告。

编辑:王亚冉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