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相|蓄势抢滩暑期 文旅企业如何练好内功?

本文来源于:新地产 丁爽 2020/07/11

随着高考结束,2020年暑期即将拉开大幕。被疫情压抑了一个春天的文旅行业,正在恢复活力。开业新项目、打造旅游节,各文旅项目不甘示弱,纷纷拿出杀手锏抢滩暑假。

对整个文旅行业来说,2020年,剩下的机会已经不多。

随着高考结束,2020年暑期即将拉开大幕。被疫情压抑了一个春天的文旅行业,正在恢复活力。开业新项目、打造旅游节,各文旅项目不甘示弱,纷纷拿出杀手锏抢滩暑假。

被疫情带走的春天

2020年,文旅行业度过了一个难熬的春天。

疫情之下,消费者的出行需求被极度抑制,文旅行业一片风雨飘摇。

一季度深入布局文旅产业的多个房企业绩表现出现下跌。其中,华侨城发布的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其一季度营收约68.18亿元,同比下降13.91%;归母净利润约为8.39亿元,同比下降30.01%。而新华联一季度营业收入为3.49亿元,同比下降61.1%;扣非净利润约为亏损3.25亿元,同比下降157.27%。

对部分企业来说,疫情影响一度持续至整个上半年,复星旅游文化预计,疫情将持续对集团上半年营业额产生重大负面影响,集团预期将在2020年上半年录得亏损。

相对而言,上半年出现亏损的企业还算“幸运”,文旅行业中,有的企业已经没有缓冲的机会。2月28日,主打签证业务的百程旅行网宣布公司已无法继续运转,启动清算程序。6月,河北一5A级景区运营商河北野三坡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已因无力偿债被申请重整。

为了“活下去”,更多旅游相关企业正在裁员、减薪及甩卖资产。据央视新闻援引外媒5月报道称,民宿巨头爱彼迎计划裁掉近1900名员工,约占公司员工总数的25%,公司将冻结招聘、暂停营销、削减高管薪水,并且预计在2020年将停止对员工发放奖金。6月11日,西安旅游发布公告称,拟以1.78亿元的底价,公开挂牌交易下属全资子公司西安渭水园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南开大学旅游与服务学院教授马晓龙认为,上半年文旅企业业绩亏损是必然结果,但当前大部分企业已经挺过难关,国内文旅行业应该不会再出现大规模倒闭潮,如果疫情不出现反复,乐观估计,8月国内跨省旅游将逐渐恢复,城市周边休闲游仍存在较大市场机会。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上半年文旅行业面临的窘境,并不仅是疫情造成的结果。伟光汇通集团总裁王军表示,最近⼏年,文旅产业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在疫情的影响下,很多文旅项目的发展模式和运营模式都受到考验及挑战,高度依赖景区资源、产品内容模式单一、缺乏抗风险能力等诸多问题开始暴露出来。目前市场存在大量的空心化、同质化的文旅项目,表面上是疫情停摆、底层则是模式之痛,其未来的生存危机不亚于疫情所带来的影响。

文旅企业蓄势抢滩暑

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同时叠加暑期的到来,出游需求在逐渐恢复。这也为行业提供了更多机会。许多深度布局文旅的企业正在积极筹备,准备抢滩暑期。

6月19日,华侨城正式启动2020年文化旅游节。据悉,此次文化旅游节将一直持续至10月底,横跨夏秋两季。期间,华侨城定制了400场文旅活动、推出500款旅游产品。

除了华侨城外,大举布局文旅行业的融创、世茂等企业近期也动作频频。

5月29日,世茂集团与比利时蓝精灵版权方IMPS公司联手打造的上海世茂精灵之城主题乐园蓝精灵乐园开园。6月30日,首届成都夏季熊猫冰雪节在成都融创雪世界、水世界开幕;7月9日,融创宣布重庆融创文旅城各项目将于8月进入试营业阶段,并最终于9月26日正式开业。

积极推进新项目开业、举办活动造势,凸显了文旅企业当下抢滩暑期的迫切心理。虽然游客出游意愿正在逐渐恢复,但从当下来看,今年的旅游旺季只剩下暑假和十一黄金周,留给文旅企业的机会已经不多。

同时,这也意味着企业将面临更加激烈的行业竞争。在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看来,受疫情反复和防疫工作常态化的影响,文旅行业上半年以来损失惨重,未来的恢复也尚需时日。而文旅企业迫于生存的需要,必须努力增加自身营收去分食本来就已经缩水不少的市场蛋糕,会导致市场竞争更为激烈。

在上海中原地产分析师卢文曦看来,对门票、产品进行降价或为获客的有效手段。但大规模的降价行为虽然能刺激游客的消费,但也将使行业马太效应更加凸显。在行业普遍出现降价情况时,更为优质的项目仍然将会吸引大量的客户。

在这种情况下,提升自身“修为”迫在眉睫,文旅企业该如何练好内功,寻求破局之道?

对此,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商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方宝庆表示,当前为应对激烈的竞争,企业主要在做三方面努力,一方面部分文旅企业力求保证自身服务质量,由于疫情期间旅游行业工作人员流失严重,为达目的,文旅企业的员工相应承受了更多压力;另外,出于节约成本、减少对OTA平台依赖的目的,运营方正在试图搭建自己的渠道,加强社群营销;最后,当前众多文旅企业正在发力内容营销,一方面积极自创品牌形象,打造自身ip,强化消费印象,以减少代理费用,增加产品辩识;另一方面策划新的活动、表演等,以求在这个暑假给游客带来新鲜感。

而在王军看来,在这次疫情之后,传统以团队客引流为主的文旅项目模式将会萎缩,文旅项目的发展模式会从重资产投资转向重运营、重视服务体验与用户管理,更为重视文旅品牌与平台建设。同时,由于目前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未来大众都将面对不同程度、间歇性地社交阻隔,文旅项目运营要在安全的前提下,考虑如何在限制人流、保证消费、提升体验三者之间找到平衡,自驾游、周边游、定制游等旅游产品会迎来新的热度。市场需求方面,游客对出游安全的愈加看重,文旅项目对安全管理、应急管理以及线上化等诉求会进一步提升。同时疫情后的⽂旅项⽬会更加重视提质扩容、项目升级和功能优化,加强⽂旅项⽬、景区对疫情、灾难、以及热点事件的应对机制等等。

此外,王军进一步表示,疫情影响也会引发一轮OTA平台的洗牌,寡头效果显现,大的OTA平台凭借其资本优势和资源整合能⼒,在资源获取、定价权、流量导⼊、业态延展⽅⾯,会进一步将平台优势更好的渗透⼊整个⽂旅产业链,OTA平台与资源端、渠道端以及⽂旅供应链之间可以更好的互融和互利,良性发展。

2020年开年,文旅行业即遭遇了“困难模式”。对仍在成长中的行业来说,疫情在带来一时艰难的同时,也为火热的文旅行业浇了一桶冷水,让大家学会在理性中反思:不论何时,只有练好内功的文旅企业,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文/丁爽 (责编:高雅)

编辑:高雅
暑期 文旅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