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面儿|吉林森工业绩滑坡的背后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0/07/01

一推再推之后,6月29日晚间,吉林森工终于披露了2019年年报,其中多项财务指标告负。

一推再推之后,6月29日晚间,吉林森工终于披露了2019年年报,其中多项财务指标告负。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14.8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5.58亿元,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68.77%,基本每股收益为-2.07元/股。

这一亏损力度较年初的预告扩大约4倍。在1月20日披露的业绩预告中,吉林森工预计2019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3亿元至-3.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4.3亿元至-4.9亿元。

实际上,吉林森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亏损的境况已持续多年。据wind数据显示,2014-2019年,公司分别亏损2483.04万元、1.90亿元、2.36亿元、1.60亿元、8628.03万元、15.58亿元。

那么,业绩陷入“跌跌不休”困境的吉林森工到底是因为内部利益的争夺还是外部环境的影响?业绩滑坡之际,公司为何又频频收购控股股东资产?

人造板成主因

对于公司出现的巨额亏损,吉林森工声称是受参股子公司人造板集团等联营企业2019年度营业收入下滑、计提大额坏帐准备和资产减值准备等影响,使公司当期对联营企业相关长期股权投资以权益法确认投资损失,导致公司2019年度亏损。

1

1林森工收购人造板集团后股权分布图。图片来源:吉林森工公告

具体而言,长春中院裁定受理公司控股股东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森工集团”)进行司法重整的申请,导致公司联营企业对森工集团的大额债权未来可回收性存在重大风险,人造板集团计提32.2亿元减值。

此外,部分位于疫情严重区域的联营企业资产受2019年发布的国家天然林保护修复政策影响,出现减值迹象,因疫情严重无法进行现场确认,人造板集团再次计提28.4亿元减值。

对于人造板集团的计提减值,上交所分别于1月20日、3月19日两次发出询问函,要求说明计提减值的合理性。在多次拖延之后,吉林森工回复称“具备合理性及必要性”。

实际上,受国家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政策的影响,以中高密度纤维板和刨花板为主导产品的人造板集团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亏损。2017年-2019年,人造板集团的净利润分别亏损1.96亿元、2.41亿元、40.52亿元,分别造成吉林森工净利润亏损8246.07万元、5061.46万元、14.22亿元。

但在一位家居行业专家看来,市场的外在因素的确会产生影响,但今年如此巨额的亏损仍旧不可思议。他表示,吉林森工主要靠林产业起家,露水河刨花板、地板、木门、橱柜、衣柜、板材等所有的林产品在市场的美誉度和销售都相当不错。

“如果说亏损的业务,地板和定制家居这块有可能出现亏损,因为这部分业务起步晚,处于前期的投资阶段,但是整个人造板集团出现大额亏损是解释不通的。”

该专家还表示,如果是一直亏损,那应该主要是公司的内部原因,有可能是内部做账问题。“人造板集团的露水河刨花板、木门、板材等林产品到底有没有并进报表内并没有披露。如果这些盈利业务放在表外的话,亏损也解释得通。”

优淘城董事长薛建雄告诉财经网,从资本市场的运作上来看,的确会有很多企业把盈利的业务放在表外,目的在于“公司自己赚钱”。

与控股股东交易频频

对于吉林森工长年亏损的业绩,投资者已有不满,多次要求解释亏损的业绩,并质疑公司2019年业绩严重亏损,是否有退市风险。对此,吉林森工回复称,公司目前生产经营状况正常。

但股价却在表明投资者的态度。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收盘,吉林森工报收3.02元/股,总市值21.65亿元。这与2015年的17.05元/股的巅峰时期相比,股价已经跌去82.29%。

而2015年,正是森工集团频频向吉林森工转让资产的起始年。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12月,吉林森工以增资方式从森工集团收购人造板集团40.08%股权;2017年5月,吉林森工以发行新股的方式收购森工集团、睿德嘉信、泉阳林业局持有的泉阳泉75.45%股权,作价8.84亿元。2019年12月,吉林森工全资子公司以7637.05万元收购森工集团旗下的162套房产、30个车位。

但外界质疑控股股东转移资产是为了达到转嫁债务危机的目的,因为收购而来的业务都不尽理想。其中,此前被看好的人造板业务,自2017年起便连年亏损。时隔两年半,吉林森工拟回售人造板集团股权给控股股东或其指定的下属企业,但目前回售工作尚未推进。“这明显是故意的,”薛建雄表示,来回倒股权很可能就是为了“套利”。

曾经以人造板为主业的吉林森工在接连收购控股股东的项目之后,主业已经变更为矿泉水业务。6月29日晚间,吉林森工发布公告显示,于2018年提出的长白山天泉20万吨矿泉水生产项目已经募集资金782.85万元,但项目投入金额至今为0。

此外,声称所购买的门市和公寓可作为公司所属企业在长春市的办公、产品展示、销售基地的房产更被质疑为控股股东转移危机。公开资料显示,吉林省天汇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的158套房产中,公寓156套,建筑面积8302.49平方米,据此计算公寓平均面积仅为53.22平方米;有2套门市建筑面积241.32平方米。

一位业内专家认为,企业之间密集的转让资产说明这些企业之间的利益瓜葛还是比较多的,“很有可能是要把股民养肥了的上市平台利益装到自己口袋。”

疫情或雪上加霜

今年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市场的冲击不言而喻, 逐渐从占据优势的林产品过渡到矿泉水业务的吉林森工更是深受打击。

据上述业内专家分析称,吉林森工目前的主业为矿泉水,但吉林森工在这方面经验欠缺。“一个以林业起家的公司去做矿泉水,可以算是’不务正业’,这些业务在疫情冲击下亏损是很有可能的。”

而曾经的主业人造板即使没有叠加疫情的因素时已经在下跌,疫情对板材下游的家居行业造成的重创,目前还没有完全恢复。“市场上家居行业,一线城市恢复二三成,二三线市场恢复到六成左右。”

数据证明,吉林森工的业绩已经受到冲击。根据数据,吉林森工2020年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948.4万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8169.1万元,基本每股收益为-0.11元/股。

中家协秘书长胡中信表示,家居行业上下游产业出现亏损并不罕见。家居行业其实存在很多经销商,现在很多经销商面临无人接盘的困境。其中,一线品牌的代理商,可能会有企业去接盘;三四线城市几乎没人去接盘。与此同时,已经有不少中小企业关停倒闭,行业内剩余企业中有90%以上都存在降薪、裁员现象。

“据我了解,一个北京城市的总代理公司到今年6月的时候已经亏损了400多万元。”

胡中信建议,家居行业以及上下游行业都需要及时自救,比如卖场不能是简单的建材市场,要向综合购物商场方向转型;但是企业现在简单谈转型很难,只能简单的依靠线上直播、增大打折的力度去吸引消费者,但还是要留有足够的现金流撑过这段时间。

如今,吉林森工控股公司已经面临重整。5月18日,森工集团收到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决定书》,长春中院裁定受理大连三林木业有限公司提出的对森工集团进行司法重整的申请。但此次森工集团司法重整不涉及上市公司。

对比,上述业内专家认为若森工集团顺利重整,集团就可以把债务转移到子公司身上,从而摆脱债务危机,自己顺利“脱身上岸”。“控股股东也会尽力保住这个上市平台,不让吉林森工一直亏损。不过,仍旧建议投资者关注股价波动。”

吉林森工的命运能否逆转,我们将持续关注。

文/王亚静(责编:高雅)

编辑:王亚静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