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楼市第27次“万人摇”

本文来源于:腾讯 2020/06/05

动辄千万的豪宅同样一房难求。

直到6月5日早上,夏琳依然没能等来杭州西溪公馆摇号的消息。

这是她第52次申请参加摇号,此前51次的运气都不曾眷顾到她。最接近的一次,500多套房源,她排名700多号。

轮到她选房时,前面有人弃选,但中意的大户型已经被挑光。

“本来抱着美好的期待,自己能中彩票,但摇号次数多了,经常被现实无情打脸。”夏琳告诉《棱镜》,仅是楼盘冻资,就导致她的资金成本损失了两三万元。

但为了能摇到西溪公馆,夏琳以父母和表妹的名义拿到两张房票,又从亲友和银行借来近200万现金,凑齐了冻资需要的240万资金。

西溪公馆开发商公示的报名名单显示,和夏琳一起参与报名登记的,足足有59640组客户,这创造了杭州摇号买房报名人数的历史新高。

此次两张预售证合计推出959套房源,这意味着平均中签率仅1.61%。

《棱镜》粗略计算,预售证1规定,无房无贷客户冻资40万,其他客户冻资80万,报名人数为46317人;预售证2规定,无房无贷客户冻资80万,其他客户冻资160万,报名人数为13323人。

两张预售证,合计冻结资金在292亿至583亿元之间。

即便只有300亿元,换算成3亿张面值100元的人民币新钞,每张重量1.15克,总计重达345吨。如果用载重量10吨的卡车运输,至少可以装满30辆卡车。

夏琳不缺房子,她家在杭州有两套房,吸引她多次参与摇号的,是当地“限价”政策之下新房与二手房价格倒挂形成的巨大套利空间。

夏琳说,以西溪公馆为例,高层每平米卖2.8万元,周边在售二手房在3.3-4.5万元之间,按照120平米计算,等明年交付,扣除交易税费等,自己至少能赚60万元。

自2018年4月杭州实施摇号买房以来,共诞生过26次“万人摇”,最低中签率仅0.766%。

这是第27次。

“鸽子馆”上头条

在杭州人眼中,西溪公馆多次传言开盘,但屡次落空,因此被戏称为“鸽子馆”。

6月1日,《棱镜》现场探访风暴眼中的西溪公馆。即使是工作日的中午,热浪袭来,看房人依然络绎不绝。

大多数销售通宵达旦审核登记资料,仅剩的两三名销售,被众多看房人层层包围。

“我们已经上头条了,冻结多少资金也挡不住报名热情。”一名销售顾问告诉《棱镜》,他已经连续通宵两天,但报名人数太多,他和报名系统都一度崩溃。

他表示,在西溪公馆拿到预售证后,华润幸福里这个红盘也紧急拿到预售证。当地想用华润幸福里分流一部分客源,实际来看效果不彰。

曾经三次创下万人摇号的华润幸福里,此次推出524套房源,吸引18740组客户报名,中签率低到仅有2.8%。

该项目高层每平米售价2.65万元,周边二手房价格在3.2万-3.8万之间,套利空间不次于西溪公馆。

动辄千万的豪宅同样一房难求。

5月底,靠近杭州站的融创滨江一豪宅项目开售,高层每平米6.98-7.08万元,叠排售价9.57万元,客户需冻资200万-800万元不等。

该项目周边二手房成交单价在7.5-8.2万之间,与新盘存在1万元的价格倒挂。项目报名登记人数达到2723人,中签率仅5.62%。

“限价”政策下施行的摇号买房办法,消灭了茶水费、占坑费,但楼市乱象依然存在。

由于大多数红盘均需客户拿出真金白银前往银行冻资,为减少资金压力,不乏有客户伪造冻资证明,试图蒙混过关。

《棱镜》了解到,西溪公馆合计60415组客户报名,实际通过审核者59640组,剩余775组中大多因冻资证明被否。

一位杭州本地房企营销高管告诉《棱镜》,对于自己关系户上传的冻资证明,之前销售顾问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现在,很多开发商会请第三方审查登记材料,并与银行联手筛查冻资名单,“现在很难再有钻空子的空间。”

人才摇号优先权

5月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下午,宋明前往杭州余杭区一家派出所递交人才落户材料。

当在表格上填写个人信息时,他发现,那页表格上当天登记十多人,无一例外,都是人才落户申请者。

他们与宋明的想法不谋而合,通过人才政策落户杭州,然后参与摇号买房,从中套利。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杭州新增55.4万常住人口,2018年新增33.8万人。

宋明拥有研究生学历,不用在当地就业即可落户,参与摇号买房。

4月1日,杭州下发高层次人才优先购房新政规定,A类人才在杭购买首套住房可免摇号,B、C、D、E类人才购房,可在新盘摇号销售时获得不高于20%的房源比例;若摇不中,还可与无房家庭、有房家庭一起,继续参与二三轮摇号。

此外,新政给予人才购房补贴,从100万到800万元不等。

A、B、C、D类认定范围包含诺贝尔奖得主、国家级、省级、市级等“领军人才”,认定门槛颇高。

李枫申请的E类“高级人才”认定范围则颇为宽泛,比如上年度纳税5亿元以上制造业或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工资性收入在50万以上的员工;比如全省导游大赛二等奖获得者等。

杭州人社局官网数据显示,新政落地仅一个月,杭州新增高层次人才1436名,相当于2019年同期的5倍。

在杭州城西某互联网大厂工作的李枫告诉《棱镜》,每天都有同事去递交申请材料,大家基本都是冲着摇号买房去的,“谁都想分一杯羹。”

以上述西溪公馆为例,两张预售证分别吸引304组及96组人才登记报名,分配房源量分别为114套、77套。从A类到E类人才,均可参与,中签率分别高达38.56%及80.98%。

无房家庭、有房家庭,平均中签率不足2%。

杭州人才摇号中签率高,而且买房后不加限售。另以南京为例,其规定高层次人才购房,5年内不得转让。

浙报传媒地产研究院院长丁建刚对此撰文称,“让普通人让路,把机会先给人才,事实上,这样的政策也混淆了福利和市场之间的边际界限。”

“永远不缺购买力”

“我们希望卖到5.5万,但只给批到4.6万元。”

杭州萧山区一项目负责人告诉《棱镜》,限价导致开发商利润微薄,所以只能加快工程进度,尽早拿到预售证,提高资金回笼效率。

杭州电视台报道称,从3月2日至5月31日,申领预售证的项目,建设进度可在原有规定基础上再降5层,相当于降低了开发商的销售门槛。

上述房企人士表示,除考虑项目工程进度之外,考虑到平抑整体房价数据,开发商并不容易拿到高价盘的预售证,往往要等到富阳、临安等远郊低价盘入市时才能拿到预售证。

足够的供应量契合了购房热潮。

住在杭州网数据显示,继4月突破万套成交后,杭州5月新房成交量达到14924套,创下今年单月成交新高;二手房成交达到10232套。

值得注意的是,杭州库存二手房存量高企。

杭州好找房数据显示,截止6月初,全市挂牌二手房达到11.69万套。以中介机构链家为例,其5月库存房源量环比4月增加2.9%,达到2019年7月以来的高位水平。

集体摇号买房是否在透支未来市场购买力,上述房企人士表示并不担心,“杭州永远不缺购买力。”

杭州土拍市场继续火热。

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1-5月土地成交81宗,建设用地面积366万平方米,同比增加1.42倍,成交土地平均溢价率19.1%,同比下降7.3个点。

杭州土地出让金在5月突破1000亿元,2019年卖地收入则达到2746亿元,连续两年稳居全国第一。

土地市场公开信息显示,杭州多个板块在土地出让时,悄悄放松新房销售限价。

以华润幸福里所在的城北新城板块为例,2019年10月华润幸福里预售价格为每平米2.64万元,2个月后同区域的世茂一项目新房限价涨至2.9万元,进入2020年2月,更靠北的一块宗地被万科摘下,限价则达到3.05万元。

当预售证获取条件恢复往常,新出让土地突破限价,人才落户不断补充购买力,可以预想的是,只要有套利空间,就一定有下一个“西溪公馆”。

编辑:王晗玉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