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相|减持套现之下 房企现金流承压

本文来源于:新地产 丁爽 2020/06/03

频频减持套现的背后,是2020年房企面临的行业性现金流压力,而当下,这部分压力正在传导至销售端。

2020年以来,多家房企积极在二级市场出售其所持股票。

频频减持套现的背后,是2020年房企面临的行业性现金流压力,而当下,这部分压力正在传导至销售端。

减持动作频频

5月25日,九龙仓集团发布公告表示,公司通过全资附属公司于2019年8月起于公开股票市场经一系列交易售出22.34万股亚马逊股份及257.64万股Facebook 股份,套现约9.44亿美元,折合约73.86亿港元。

2020年以来,除九龙仓以外,还有多家房企通过积极在二级市场减持所持股票套现。

4月14日,融创、金科四年股权之争以融创的退出落下帷幕。金科发布公告表示,红星家具集团控股子公司广东弘敏拟协议受让融创中国旗下天津聚金持有的上市公司11%股份,受让价格为8元/股,交易价款合计46.99亿元。

5月7日,融创发布公告表示,再次以8元/股价格出让共266,985,692股金科股份,约占金科地产已发行股本总数的5.00%,合计代价约为21.36亿元。

据统计,融创持股成本约在4.41元/股-6.11元/股之间,融创几次减持存在大额浮盈。

但并不是所有企业的退场都如融创一般体面。2月起,新华联控股开始密集减持其持有的多支股票,其中不乏亏本减持。2月8日,新华联集团对外转让了所持辽宁成大5.18%的股份,全部对价约为13.4亿元,每股转让价格为16.9元;2月10日赛轮轮胎发布公告显示,股东新华联宣布了不超过5400万股,不超过2%的减持计划;3月6日,新华联通过大宗交易减持所持北京银行2.61亿股,减持比例1.23%,套现13.88亿元,减持均价为5.34元/股,减持后持股4.53%。

在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看来,当下房企积极套现可能存在多方面原因,“企业套现所持股票的原因或为当下企业缺现金、对所投资行业及企业前景无信心、提高股票流动性等。当下来看,房企积极减持的原因更多情况为第一种,意图以大股东套现的方式来获取资金,支持企业运行。”

现金流承压

实际上,新华联的亏本减持,也的确源于其当前面临的流动性压力。2019年年末,随着一桩子公司3亿元同业拆借款项逾期的消息被曝出,彻底揭开了新华联控股流动性危机的序幕。此后,民生信托对其尚未到期的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强制执行等一系列连锁反应,使彼时的新华联急需现金“救火”。而另两家不存在流动性危机房企的减持行为,则直指房企在2020年普遍面临的现金流压力。

2020年2月,亿翰智库对97家大中小型房企针对疫情期间企业经营面临的问题发起调研,反馈回彼时房企面临的问题主要为:售楼处关闭,销售回款大幅下降,虽进行线上销售,但效果一般;2020年上半年到期债务体量大;延迟复工,2020年上半年项目的开工、竣工进度受影响;资金成本、人力成本和税金等刚性支出照旧,企业资金压力大等。

对此,柏文喜表示,房企当下现金流承压包含多方面原因:“一方面,2020年处于行业下行周期和市场剧烈分化期,房企融资和销售回款可能都遇到一定问题,而无论对于销售还是融资来说,疫情引发的阶段性停工停售都会使情况雪上加霜,当下疫情造成的影响还有长期化趋势,因此房企会普遍面临现金流压力。”

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阳光城、金科等多家房企的管理层主动对外表示企业进行了现金流压力测试,金科股份总裁喻林强介绍,2月起,公司在做好企业防疫、关心员工措施的同时,重点对现金流进行了全面压力测试,并做好了各种应对预案;阳光城集团执行董事长兼总裁朱荣斌也表示,2月阳光城做了一场压力测试,即使在销售为零的极端情况下,阳光城至少也能保持三个月的经营。

公司管理层的纷纷表态,也从侧面体现出行业对现金流的重视以及房企当下的危机意识。

而在柏文喜看来,应对当下的现金流压力,作为大股东套现部分股票来阶段性支持自身企业运营是一种方法,除此之外,房企还在采取多方面措施,“当前房企一方面努力缩减各项开支來减少现金支出,另一方面加大推盘力度或通过线上售房渠道来加快回款,强化融资,改善现金流等。”

营销端负重

现金流紧张状态之下,压力正在集中向销售端传导。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对房企2、3月销售额造成了较大影响。克而瑞统计数据显示,3月TOP100房企单月实现全口径销售金额7690亿元,同比降低17%;2020年一季度,TOP100房企全口径销售业绩规模同比下降近20.8%。

即使疫情对销售情况产生较大冲击,但多数房企仍未下调年度销售目标。

多位业内人士对新地产财经表示,当下房企所制定的年度销售目标为年前制定,而从当前来看,即使疫情此前对销售额产生影响,但房企主动调低销售额的可能性较小。

某业内人士表示,疫情对销售的影响或会对企业全年现金流造成影响,而也正因如此,当前企业营销端正承受着极大的业绩压力,“虽然当前融资成本确实有所降低,但实际上融资并未放松,在这种情况下,假如企业今年销售情况不好,接下来没有钱拿地,就会进一步对明年乃至以后的经营情况产生影响。”

背负业绩压力之外,房企对营销岗位工作人员的容忍度也在进一步降低,这也是营销端面临的一重压力。

某从事人事招聘工作的业内人士表示,当下很多房企处于一边优化调整,一边继续招人的状态,但招聘的放量少于优化量。而当下营销端岗位为企业主要招聘的岗位之一,在加强招聘的同时,企业对内部销售人员的考核正在加强,容忍度降低,“原本营销岗位人员业绩不达标,可以拉长周期,比如两个季度不达标再做处理。但当下不行,假如一个季度不达标,企业就会选择换人。当下对于企业来说,短时间内换人导致的人力成本,远没有机会成本昂贵。”

不下调销售目标、对营销岗位人员容忍度降低的背后,反映的是现金流承压之下房企的容错率在进一步降低。对2020年的房企来说,即使是不可抗力,也不能成为业绩下降的理由。

文/丁爽 (责编:高雅)

编辑:高雅
房企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