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上马40余个项目 文旅“抄底”如火如荼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蒋梦惟 2020/03/12

在疫情这一特殊时期,国内文旅项目的经营与投资悄然出现“温差”。

在疫情这一特殊时期,国内文旅项目的经营与投资悄然出现“温差”。旅游业尚处于停摆状态,3月11日,浙江、河南、广东、安徽等地却传出又有一批文旅项目敲定的消息。作为国内文旅项目投资“大户”,华侨城集团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近期该企业已敲定或启动了云南芒市生态田园康养小镇、安徽合肥国际欢乐城等大型文旅项目,并与多家控股子公司设立了1.35亿元的文旅投资基金。实际上,这只是近期国内文旅项目投资热潮的一个缩影。记者梳理发现,仅上周,国内确定规划、签约、开工的文旅项目就已超过了40个,其中不乏投资总额数十亿甚至上百亿元的“巨无霸”项目。在不少旅游业者称之为“文旅项目抄底期”的当下,面对各地开出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国内相关投资真的提前“迎春”了吗?

未标题-8 拷贝

近期地方重点文旅投资项目(节选)

扎堆上马新项目

就在国内大多数旅游企业还徘徊在市场低谷期之时,文旅投资却率先动了起来。公开消息显示,截至目前,四川、陕西、山东、广东、广西、浙江、河南、云南等多地都有文旅项目签约、开工、规划开发,参与企业覆盖了华侨城、派拉蒙、驴妈妈等多个领域的旅游投资、服务商。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仅在上周内,陕西西安和浙江洞头就披露了39个安排在建、启动建设文旅投资项目;广西还发布了推进南宁万有国际旅游项目建设的相关规划。

就在上周山东省淄博市举行的文旅招商引资项目网上签约仪式上,当地就确定了由景域驴妈妈集团负责招商投资30亿元打造的“聊斋奇幻小镇”项目。2月下旬,成都市郫都区与北京星光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远程签署的星光文旅西部总部基地项目还一度在网上刷了屏。据悉,该项目投资总额30亿元,将重点打造星光影视科技创意产业园和星光山河国际艺术聚落。

与此同时,手握《变形金刚》《泰坦尼克号》《碟中谍》等大量知名影视IP的派拉蒙在昆明落地的主题公园项目也首次披露了规模及建设内容。根据3月初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官网发布的消息,滇池旅游·派拉蒙昆明国际度假区主题公园位于滇池度假区大渔分区七星山片区,属于新建项目,共分为六个主题区和一个后勤区,用地面积约47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11.3万平方米,包括了冒险之城、失落王国、恐龙梦幻园等园区,总投资5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新项目投资动作频频的华侨城近期也悄然开启了更多文旅新版图。据悉,近期华侨城正与安徽合肥肥东县洽谈合肥国际欢乐城项目。按照规划,欢乐城将快速打造成为以文娱为主体的文旅项目。2月底,华侨城芒市生态田园康养小镇项目也已正式启动,该项目核心规划面积3275亩,计划总投资153亿元,建设工期为五年。此外,华侨城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华侨城A还将与多个控股子公司共同设立华侨城旅文科技基金,强化对文旅产业的投资。

抄底时期已至

“不可否认,疫情之下对于那些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资金实力雄厚的企业来说,现在确实到了文旅项目‘抄底’的时期了,相关投资集中落地还是有着一定的市场逻辑的。”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直言,当前,很多中小企业出现了资金困难,资本方此时推进洽谈合作对自己十分有利。

更为重要的是,吴丽云还提出,文旅项目集中落地与各地为重振当地文旅产业,接连出台相关帮扶政策密切相关。“部分地方政府抛出重振文旅市场政策‘礼包’,并且选择这一时期举办线上签约、推介会推进新项目达成合作,也是在向市场释放积极的信号。”吴丽云表示。

据悉,近期,除了确定重点文旅项目投资计划外,多地还纷纷披露了全年文旅招商引资计划和总体项目表,并不断向市场喊话,建立各方对于疫情后当地文旅产业的信心。

举例来说,3月10日,北京市文旅局党组书记、局长陈冬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北京计划打造100个文化旅游体验基地;同日,浙江省举行的重大文旅项目集中开工仪式上,浙江省文旅厅厅长褚子育就明确提出,新开工项目投资总量大,具有较强产业带动力和明显的集聚效应,他强调,要全力以赴抓进度,“一项一策”制定任务书、时间表,及时帮助协调解决建设中的困难和矛盾,新开工项目尽快形成实物工作量,尽快完成竣工,尽快投入运行。3月5日,广东发改委官网还发布了《广东省2020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的通知》,《通知》披露,2020年广东省共安排省重点项目1230个,总投资5.9万亿元。

借新业态破除投资风险

资本争相涌入文旅市场,商机与风险伴生而至。有机构统计显示,自2月中下旬至今,地方披露的文旅投资项目大多仍集中在康养小镇、文旅综合体、文化旅游街区等近两年热门的领域上。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一轮“苦战”又将被点燃。

有专家提出,对于各路资本来说,“抄底”文旅项目投资着实有着不小的诱惑。不过,在积极敲定文旅投资项目时,地方政府和企业也需谨慎预期疫情后期项目建设进展、市场恢复情况,谨防出现盲目上马、同质化建设、借机违规圈地等问题。

以康养项目为例,高级经济师周正国直言,目前国内大型康养度假区等同类项目,主要客群大体相似,“国际上将月均费用超过1万元人民币的康养设施定位为主要针对高端消费需求而开设的项目,而现在,大部分敲定或已建成的大型康养小镇、度假区等也都在向这个方向建设”。

其实,日前登上热搜的白鹿原民俗村开业四年就面临被拆除命运的消息,就已被国内旅游圈当作了盲目投资的“反面教材”。根据媒体报道,位于西安市的白鹿原民俗村,定于3月12日-31日进行拆除。公开消息显示,2016年5月开业的这一景区原投资方为陕西渭水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开业后曾一度十分火爆,但在2017年春节之后便出现了游客量下降的现象,期间曾更换两次景区运营方,但效果不佳。而对于这一现象出现的原因,此前就有业内人士将其归结为西安内详细旅游项目较多,竞争激烈导致投资方资金压力不断增加。

在吴丽云看来,在这次的疫情之中,国内文旅市场格局将出现一次大洗牌,各种“出圈”的新业态不断出现,文旅项目的投资格局也将快速翻新,“从当前的消费新趋势可以看出,下一阶段,线上VR体验、智能景区酒店、旅游演艺项目等将成为新热点,过于雷同、单纯观光类项目的市场空间会越来越窄”。

编辑:丁爽
文旅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