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你怎么了?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11/06

何收拾这“一地鸡毛”,用网络热词来说就是:留给郁亮的时间不多了。

临近年关,地产圈一刻都不得消停。

11月3日,有媒体报道称万科旗下几大区域的职级体系以及薪级体系的薪资结构正在调整,并提出“低底薪+高绩效”的工资组合之下,有员工的底薪降低超过40%。

“降薪”的震惊效果堪比“活下去”,一度登上微博热搜。薪资调整背后透露出来的信号让网友都不禁感慨“万科都这样了,寒冬”。

底薪降了

继去年“活下去”的论调之后,万科今年用“薪资大调整”的方式成为了话题中心点。

据称,万科旗下几大区域的薪资结构调整正在进行之中。其中,薪级体系由过去地产系统的28级扩展为50级,40-45是城市总级别,45以上的集团领导级别;而职级体系上,则由过去的V1-7的职级体系,调整为GP(核心合伙人)、SP(业务骨干)、JP(合伙人)三级。

对此,万科方面回应财经网称,公司自2018年下半年就启动了职级工资体系的重构,目前已完成总部和物业业务组(BG)的重构,其他各业务组、业务单元(BU)则在今年上半年按照“收敛聚焦,巩固提升基本盘”的方向先完成业务梳理后,再于近期推进职级工资体系重构的全面落地。

万科方面强调,这次重构将拉通各业务和单位的职级工资评定标准,工资不存在普涨或普降。“各单位基本达到人岗匹配,大部分员工的工资水平在本次重构中不受影响。”

至于工资变动不大为何还要大费周章调整的疑问,万科方面称,重构突出绩效的目的是激发员工和组织活力。

颇有意思的是,对于万科重点突出的绩效问题,万科创始人王石曾有一段著名的论述:绩效主义是企业的脓包。王石认为,绩效主义看似公平,但缺少内涵。它只能靠利益刺激,未结成精神共同体,最终将走向平庸。

业绩跌了

万科究竟会不会走向平庸,无人知晓。可知的是,万科的去化压力已经对业绩造成了冲击。

11月4日,万科发布了2019年10月份销售简报。简报显示,万科10月份实现销售额433.8亿元,环比下降12%,同比下滑19.77%;销售面积271.3万平方米,环比下滑15.40%,同比下滑20.51%。

在万科公布的2019年前10月业绩中,有5个月出现销售额下滑的情况。并且自下半年以来,企业单月业绩再无突破500亿元。

万科在龙头房企中隐隐出现了“掉队”的迹象。就top3房企而言,在10月份,恒大实现销售金额903亿元,环比增长约8.7%,同比增长约70.2% 。碧桂园则实现销售金额850亿元,环比提升近20%,同比增长42.86%。万科单月的销售额仅相当于碧桂园、恒大近一半的业绩。

若将时间范围扩大至前10月来看,据观点指数公布的2019年前10月房地产企业销售金额权益榜显示,万科以3376.2亿元排名第三,与排名前两位的恒大、碧桂园分别相差1757.9亿元、1468.1亿元,差距相当于一个龙湖集团。

与此同时,融创颇有“后来者居上”的势头。在权益榜中,万科仅仅高出融创381.6亿元。在克而瑞公布的操盘榜中,万科与融创的差距已经缩短至39亿元。

扩大至行业Top10而言,万科的发展也不容乐观。在观点指数公布的房企前10月销售额排行榜占据Top10的企业中,除绿地控股是负增长外,万科以6.87%的同比增速垫底,并且创下近三年来增速新低。

根据数据,2016年前10月至2018年前10月,万科销售额增速分别为52.80%、38.80%、12.25%。

优势没了

降薪、业绩下滑,这样的关键词似乎很难与万科捆绑在一起。早前,万科长达7年时间霸占行业榜首位置,是行业的引领者。

在2016首次跌落榜首位置之后,郁亮似乎也“不甚在乎”。他表示,“第一第二早就不在我们心中了,我们心中只有美好生活。”

的确,万科如今已经与第一第二无关了。在相关机构公布的房企前10月销售额排行榜、操盘榜、权益榜等多个榜单中,万科均位列第三。自2016年至今,万科已阔别榜首近4年之久,并且差距越拉越远。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万科被“落下”主要是因为“自身优势不明显了”。“万科在原有道路上一直努力,只是其他企业已经找到了更好的道路。例如,前几年万科是精致化品牌的代表,也是高周转的代表。但是现在碧桂园的周转更极致,融创产品更精致。”

“优势不在”的万科究竟如何追求“美好生活”?万科选择“反其道而行之”。无论是房企在“金九银十”期间降价促销冲击业绩,或是上半年火热的土地市场,万科几无动静。

在资深地产专家薛建雄看来,这并不奇怪。“市场现在很差,毛利很低,可能要降到亏本才能获取需要的销售额。而且,前两年万科在各地降价促销已经名声有损。若再继续坏下去,从郁亮到各级与营销有关的领导层就可能得承担责任了。所以,降价不可行,那就只能刺激员工卖房积极情绪。”

薛建雄指出,如果企业业绩长时间不行,估计会影响高管前途。“如果舆论一边倒认为‘万科不行’,公司股东也会对管理层不满意,先给指标考核再不行换人。无论现在有没有人施加压力,但郁亮心中应该有数。”

万科试图以“逆市场”前行道路探索出不一样的路径,但摆在万科面前的现实是:业绩涨跌起伏不定,前行者越走越远、后来者虎视眈眈。就像万科对标学习的索尼被超越一样,万科开始陷入其中。

如何收拾这“一地鸡毛”,用网络热词来说就是:留给郁亮的时间不多了。

文/王亚静(责编:高雅)

编辑:王亚静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