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乐家居业绩增幅130%背后:高管频离职、经销商渠道模式承压

本文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16

光鲜数据的背后,我乐家居曾遭遇高管流失、股权激励计划“流产”等难题。

作为定制家居行业首批发布半年报的企业,我乐家居这几天交出了一份相对理想的成绩单。尤其是归母净利润增幅近130%,在目前已公布业绩的上市家居企业中排名第一。

不过,上个月才度过上市两周年纪念日的我乐家居,这半年来磕磕碰碰。第一季度经营性现金流为负的阴影刚刚散去,又迎来了高管的“批量离职”,以及外界对于其股权激励计划、经销商渠道发展模式的质疑。

针对高管流失、新一期股权激励计划落地情况、经销商渠道管理等问题,“镁刻地产”记者致电我乐家居董秘办并向其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数据光鲜:上半年净利增幅目前行业第一

报告期内,我乐家居实现营收5.26亿元,同比增长22.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46亿元,同比增长129.26%,增幅在目前已公布业绩的上市家居企业中排名第一。

据Choice,2017年和2018年中期,我乐家居的营收分别是3.39亿元和4.28亿元,同比增幅分别是47.22%、26.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是1239万元和1990万元,同比增幅分别是1694.28%、60.56%。

而从年度数据看,2017年和2018年,我乐家居的营收分别是9.15亿元和10.8亿元,同比增幅为35.32%、18.26%。

细分领域方面,今年上半年,我乐家居全屋定制产品发展迅速,其中厨柜业务产品营收2.81亿元,占总营收的53.38%;全屋产品营收2.45亿元,占总营收的46.62%。与2018年同期相比,我乐家居全屋定制产品业务占比提升了6.32%。

大宗业务渠道方面,我乐家居实现营收0.88亿元,同比增幅达262.82%。根据其在财报中的表述,大宗业务的提升主要来自公司加大与全国TOP50地产商的合作力度,并抢占精装修市场份额。

从公开资料看,我乐家居成立于2005年,以定制橱柜产品为主。2015年,我乐家居进军全屋定制领域,产品从厨房延伸至客厅、卧室、书房、阳台等。2017年6月,我乐家居正式登陆上交所。

记者留意到,在家居建材市场面临需求饱和,行业产能过剩以及增长放缓的大趋势下,对于我乐家居上半年这份财报,多家机构均给出了诸如“大宗渠道高速增长、业绩超预期”之类的评级报告。

不过,上市两年,我乐家居在营收增长的同时,增速却逐年放缓。光鲜数据的背后,我乐家居还曾遭遇高管流失、股权激励计划“流产”等难题。

人事变动:高管履职最短只有40天

我乐家居是A股典型的“夫妻店”。

上市之前,创始人缪妍缇直接持有公司86.02%股份,其丈夫汪春俊担任公司总经理,并通过瑞起投资与开盛投资分别控制公司4.88%和4.12%股份。也就是说,当时缪妍缇与汪春俊夫妇合计控制公司95.02%股份,为绝对实控人。

目前,据天眼查,缪妍缇和汪春俊分别持有我乐家居63.95%和5.26%股份,合计69.21%,依然为实控人。

在今年1月2日我乐家居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浑水调研曾经就股权激励对象中有18人离职提出问题——18人占到了披露激励人数的1/6,对公司经营有何影响,离职率在行业内属于什么水平?

当时,我乐家居回应称,股权激励计划对象覆盖面比较广,不仅有核心管理人员,也有一些技术人员,上述人员离职不会对公司经营产生影响,公司离职率在行业内属于正常水平。

而此后,我乐家居的高管流失问题愈演愈烈。记者梳理公告后发现,2018年12月3日起至今,我乐家居已陆续发布多达6则高管人员任职变动公告,最近一则是8月6日独董李明元辞任。而在5、6月,副总经理刘贵生、董秘张华、副总经理张祺陆续离职。这些离职高管,任期最长未达3年,最短只有40天。

其中,去年12月3日副总经理沈阳离职一度备受关注。在加入我乐家居之前,沈阳曾是亚胜(中国)有限公司市场总监、华彬快消品集团市场总监、探路者股份有限公司集团品牌副总裁。这距离我乐家居2018年10月26日官宣沈阳加入还不到两个月。

曾有投资者问及沈阳的40天“闪电”离职,公司回应称沈阳是由于家庭原因,其就职前以为可以在北京、南京两地来回跑,但之后发现难以克服,随即提出离职。

随后离职的副总经理刘贵生,2017年10月30日履新,到今年5月6日离职时任期还未满两年。刘贵生是我乐家居高管中薪酬最高的,2018年年报显示,刘贵生的薪资是122万元。

张华的任职期同样不长,仅1年有余。加入我乐家居之前,张华历任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经理、李宁体育有限公司内审内控部门经理、魔方(中国)公寓管理有限公司风险控制部高级经理、茂鼎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财务副总经理。

而张华前任是张宪华,2018年4月离职。也就是说,上市两年的我乐家居,至关重要的董秘岗位已经换了两人。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家居行业上市公司已经有超过20位高管发生职位变动,其中不乏索菲亚、好莱客等龙头企业。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长江商报》采访时曾表示:“高管变动如此频密,当然很容易猜想公司内部存在不稳定性或其他因素。而且高管的密集离职,不管对公司发展,还是业务层面,都明显不利。”

记者留意到,在本报告期内去任的3位高管,涉及运营、财务、品牌等领域,不过按照我乐家居方面的说法,“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有的可能想照顾家庭,有的可能觉得自己的职业规划跟预期不是很匹配,具体做事情的核心骨干并没有发生变化”。

薪资或许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我乐家居高管的薪资在市场上似乎并不具备竞争力。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获悉,我乐家居本届高管成员的薪资档次为57万元、109万元、72万元、32万元等,而索菲亚、欧派家居等的高管薪资则多在百万元级别。

股权激励:曾因业绩未达标而失败

为了留住高管,我乐家居也不是没有努力过。

2017年8月,我乐家居曾发布一份股权激励计划,以2016年营业收入和扣非归母净利润为基数,只要公司满足2017、2018、2019年三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不低于30%、69%和119.7%,所有激励对象对应考核年度的限制性股票便可解除限售。

不过,在股权激励的第一年,我乐家居业绩就未达标,这一股权激励计划也随之叫停。

据Wind,我乐家居2017年的营收增幅是35.32%,而净利润增幅则是21.86%。

随后,我乐家居再度披露,称因激励计划难以达到预期激励目的,将对全部激励对象共119人的股份进行回购注销。

从2018年年报看,我乐家居实现营收10.8亿元,同比增幅仅18.26%。即使是与2016年6.76亿元的营收相比,其2018年的营收增幅是60.02%,依然不及2017年这份股权激励计划所预期的69%。

到了今年7月,我乐家居再次抛出面向94人的股权激励计划,并对增长率做了大幅调整。以2018年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为基数,只要我乐家居2019年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19%且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22%,2020年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45%且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53%,2021年营业收入增长率不低于81%且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95%,所有激励对象对应考核年度的限制性股票便可解除限售。

根据Wind预测,我乐家居2019年的营收和净利增幅分别为23.27%、28.63%。8月8日,我乐家居公告,拟向符合条件的94名激励对象授予共计195万股限制性股票。

值得一提的是,对比两版股权激励计划,尽管实控人夫妇持有大比例公司股份,但都只愿意拿出总股本的1%进行激励。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索菲亚。

据媒体报道,索菲亚上市以来一共推出了4次股权激励计划。以2015年那次为例,当期索菲亚员工持股计划覆盖公司高管、核心技术人员、中层管理者和普通员工接近600名,以及省级、地级和县级城市优秀经销商近100名。同年,大股东柯建生对员工持股计划进行了支持,向当时员工持股计划的资产管理产品转让了部分股票,成本低于当时市场价的9折。

经销商渠道:从巨大压力到“巨大失衡”

我乐家居的矛盾还不止这些。

就在7月8日的广州建博会现场,数十位我乐家居经销商身着“我乐家居坑害经销商”字样T恤,从全国各地赶到建博会我乐家居展台前进行维权。

记者联系上一位当时的经销商,其表示是“因为无法满足厂家开新店、加任务的要求,部分经销商被取消代理权,但我乐家居未处理好善后补偿等事宜,引发了这次维权”。

根据目前的公开报道,所谓“取消”大约为两种情况,一是我乐家居出于在部分地区推动经销改直营战略,迫使原有经销商退出;二是我乐家居为了尽快消化库存,或让原有经销商加速店面扩张,或在已有经销商的区域再另寻新经销商,造成新旧经销商矛盾。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些家居品牌厂家在更换经销商时候,往往会出面协调处理新经销商在店面、样品、库存、售后等方面的问题,以便顺利交班。而定制家居企业频繁出现厂商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更多与定制家居行业的一些特性有关。

记者了解到,我乐家居2017年开始加速渠道扩展,虽然大力拓展直营渠道,但经销商渠道仍是其盈利的主要来源。

据其年报,截至2017年12月31日,我乐家居共有经销商740家,全屋专卖店362家,厨柜店700家。而截至2018年12月31日,我乐家居共有全屋专卖店496家,厨柜店787家,尚未公开经销商数量。

2014~2017年,我乐家居经销商渠道占各渠道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3.92%、86.58%、87.78%和88.08%。2018年,经销商渠道收入增长6.18%,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依然高达79.12%。

有家居行业分析人士向记者指出,定制家居行业对经销商的要求其实很高,设计、服务、时间等成本都不低。不同于头部企业动辄几千上万家经销商和门店的庞大基础,非一线品牌生存危机感强烈,对他们来说,经销商是非常重要的盈利渠道。“这种巨大的压力,就转换为渠道招商过程中的‘巨大失衡’,即希望经销商短期内创造更多收益,从而提升公司的行业地位。”

编辑:王晗玉
长三角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