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诺米频陷维权罗生门,矛头指向名创优品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王晗玉 2019/07/19

狂奔途中暴露管理短板。

午后,北京朝外市场街东侧的一间沿街底商内,稍显密集的“SALE”红色标识格外醒目,折扣标牌背后,是积压了一段时间的旧款式。顾客三三两两地在这挑选着商品,进店闲逛的多为经过此处的路人。店内售卖的品类丰富,但全部是洗化、餐厨用具等小商品。

WechatIMG16

这幅图景仿佛正对得上一位自称是该品牌加盟商的经营者的描述:货品更新较慢,卖不出去的“过时”产品积压在店铺里。

说这话的为一名卢姓男子,7月10日其在北京召开了一场发布会,表示自己自去年加盟以来,店铺一直亏损,今年2月申请退店后,却遭遇品牌方推诿并被“骗走”合同,此次发布会即是为自己及其他携有同类诉求的加盟商维权。

被控诉的品牌是NǑME诺米家居。这个距第一间门店开业还不满两年的新零售家居品牌,曾被冠以“新物种”头衔,经历了三轮合计超过10亿元的融资之后,根据品牌方的说法,目前其门店数量已经超过600家,遍布全国一二线城市的大型购物中心。

在诺米一路狂奔的同时,各方质疑也接踵而来。仅在近期,诺米家居即集中遭遇了来自加盟商、供应商以及同类设计品牌的多方“维权”声讨。不过在随后的求证过程中,其又向财经网表达了与上述各方完全不同的说法。

当事方各执一词,多项维权俨然一出罗生门。而无论最终事实如何,眼下境况也都暴露了狂奔途中,诺米家居的管理短板。

维权者为群众演员?

上周,卢姓男子在发布会中表示,自己与沈姓朋友于2018年共同出资加盟诺米家居,后其门店因产品更新慢、旧款积压而品牌方未有效补救以及租金、人力等经营成本过高,出现持续亏损。而后在与品牌方交涉退店事宜时,遭遇对方多次推诿,对方还以合同升级为由要求加盟商寄回合同原件,自此再无下文。

根据卢姓男子的说法,目前其既无合同文件,也无法退回本金,同时,与其情况类似的还有另外5位加盟商,共涉及17家门店,都已向品牌方申请退店并在等待回应。

而事后在诺米的举证中,该事件完全是另一个版本。

诺米家居公关部门向财经网出具的多份图像、音频资料显示,该卢姓男子并非其加盟商,而此前曾多次前往诺米家居办公地点“蓄意滋事”。

根据诺米提供的监控视频截图来看,该卢姓男子曾分别在5月29日、5月30日、6月5日与两名同行人员出现在其公司,并携带了印有“KM 特许经营分销合同”的文件,诺米将该三人的行为定义为“滋事”,并于后两日报警。监控也显示警方随后赶到现场处理此事。

需要指出的是,KM与诺米由同一创始人陈浩成立,KM成立时间稍早,为一家快时尚男装品牌。

诺米方面专门就卢姓男子携带的合同文件解释,“即使与KM有关,也应该去KM公司”,表示KM与诺米是2家公司,各自办公地点不同。

而对于卢姓男子声称的合同已寄回,诺米也予以否认。其表示此前确实曾要求过加盟商邮寄合同进行升级,不过今年春节后升级已完成,合同也已全部回寄。

此外,诺米还提到真正的加盟商数据库中确实有一名沈姓人士,加盟门店与卢姓男子所称相符,但该人为女性。而在卢姓男子与诺米交涉的过程中,却称呼自己的合作伙伴为“沈先生”。据此,诺米断定卢的加盟商身份为假,并认为“他是被请来的群众演员,是假冒的,对诺米公司造成的损失将通过司法程序解决。”

不过由于卢姓男子称呼沈为“先生”的这段录音由诺米方提供,财经网无法确认其真实性。

但如果卢姓男子真的是群众演员,那么他是被谁请来的呢?

矛头指向名创优品

对于卢姓男子提到十七家加盟店集体退店的情形,诺米同样予以否认,而其出具的理由与证明材料则显示,其认为该事件或是竞争对手自导自演。

诺米表示卢列举的十七家门店,其中有十家公司从未收到过口头和书面退店申请。另外有两家曾口头提出,但至今没接到书面申请。只有五家是出于加盟商个人意愿,目前处于正常办理状态。其还于解释后附加了补充资料,认为该五家申请退店或与名创优品进行的“二选一”操作有关。

诺米提供的一份落款为名创优品的告知函显示,今年4月,名创优品曾向旗下加盟商喊话,如果经营名创优品门店的同时又经营诺米,属于严重违约行为。其还称有多位名创优品加盟商反映,名创优品高管和法务人员以停止分红和不退还保证金为手段,对加盟商提出了超出合同之外的附加要求。

屏幕快照 2019-07-18 下午10.40.24

诺米声称由名创优品下发的“二选一”告知函(图片来源:诺米提供)

对于上述说法,诺米还提供了一份音频佐证。该录音显示一位同时加盟了两个品牌的加盟商曾被名创优品要求捏造抹黑诺米的事实,后又被冒充身份前往诺米资本方今日资本位于上海的总部高举“维权”标语闹事。但目前财经网同样无法确认该录音的真实性。

不过把时间线拉长,诺米与名创优品也确实恩怨已久。早在诺米召开招商大会前,双方就曾拉开商标权之争。当时诺米公开表示名创优品存在恶意抢注商标的行为,在诺米家居正式登记之前,抢先将旗下企业更名为“诺米设计”,并注册了外观相似的商标。

而至目前,双方都未取得这一商标的正式授权。

狂奔途中暴露管理短板

尽管商标一事尚未有定论,不过不能否认,诺米自开店以来几乎是开启了狂奔模式。两年内超过600家门店遍布一二线城市,足以让其在消费者心中建立起品牌认知。

但其逐渐成名之后的管理效果如何?

现实是,诺米近期遭遇的麻烦还不止或真或假的加盟商,就在卢姓男子召开发布会的同时,另一香氛品牌DAILY LAB也以“抄袭”为由对诺米提出控诉。

DAILY LAB认为诺米旗下的一款车载香氛抄袭了自己的外观专利,而诺米则列举了几处细节上的不同,并回应称公司产品实施的是现有设计,在DAILY LAB之前市场上已经公开了与其外观有实质相同的设计。

一个“现有设计”或许能摆脱专利侵权的认定,不过也暴露了诺米自身在产品设计环节的薄弱。仔细回想,其门店内多款商品都曾令消费者有“似曾相识”之感。如此前售卖过金属底座玻璃杯,就与ZARA HOME店内早期的款式十分相似。

此外,今年3月份诺米还曾被《经济观察报》报道拖欠供应商数百万款项。对此诺米回应称该报道不实,且公司已对涉事报社及报道记者提起诉讼。不过登录天眼查查询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经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及经济观察报社三家相关主体,并未发现有关此案的法律风险提示,暂时无法确定该案是尚未立案还是尚未起诉。

上游财经专家顾问江瀚就此分析,当前诺米面临的诸多麻烦暴露了其在管理方面的短板。虽然发展速度快、加盟速度快,但实际上诺米的管理并没有跟上它的发展速度。其认为新零售的核心在于SKU能够不断推陈出新,但是现实情况显示诺米本身对产品的推出和更新换代水平不足,进而凸显出其供应链管理能力的不足。此外作为主打设计的品牌,却频现近乎雷同的商品款式,也暴露了其本身在设计和知识产权方面的能力有所欠缺。

而回到竞争环境下,诺米与名创优品销售品类相近、经营模式类似,只不过一个主打北欧风,一个偏日系,同一行业内如何寻求突围?

峰瑞资本执行董事黄海指出,影响同类品牌竞争的决定性因素还在于供应链、加盟商以及品牌设计三方面的资源能力。首先,要想为每一家店铺内上千个SKU找到价格合理、质量过硬的供应商并不简单,极其考验品牌的资源储备和整合能力;其次,找到一批愿意投资的加盟商并且取得他们的信任是极大的挑战,而加盟商的力量决定了品牌扩张的速度;再者,品牌的视觉美学做得成不成功,是促使消费者产生认知、作出决策的主要因素。

依此来看,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诺米面临的争议也都聚焦在这三方面了。未来,其与同类品牌的竞争估计还将继续围绕这三个方面。

文/王晗玉(责编:高雅)

编辑:王晗玉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