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昌武磊之忧:左失搭档 右陷困局

本文来源于: 2019/07/17

几个月后,胡博和武磊又站到了一起。

几个月后,胡博和武磊又站到了一起。

只不过,胡博的身份已经从和昌集团总裁,变成了华锦城投合伙人。他与武磊的关系,也从和昌集团高管团队的“黄金搭档”,变为签署合作协议的甲方乙方。

7月9日,和昌集团与华锦城投签订战略合作,华锦城投董事长孔鹏、华锦城投合伙人胡博以及和昌集团董事长武磊均出现在签约仪式现场。

“黄金搭档”分手

2015年,胡博受武磊之邀加入和昌,出任总裁。武磊对胡博很信任,几乎把所有重要的事都交于胡博来负责。武磊曾公开表示:“除了投资的事情我参与外,其他的事都是他在管。” 两人被业界誉为铁搭档,据说从万科任职时就在一起有工作配合。

然而,胡博在入职第四年后依然选择辞职。今年4月,胡博传出辞职的消息。对于胡博的去向,曾有业内人士称,他将追随前旭辉集团副总裁、北京区域事业部总经理孔鹏一起创业,果不其然。

对于胡博离开和昌集团的原因业内众说纷纭,有人分析认为,和昌近年来步子迈得太大,2018年尚未完成既定业绩,2020的千亿目标已经定下,给予胡博的压力太大。

乐居财经梳理资料发现,胡博请辞前后,和昌的日子过得“紧巴巴”,不仅囊中羞涩,而且重点城市项目进展又不顺。

公开资料显示,胡博出任合伙人的华锦城投创建于2017年,是一家专注于城市更新及产城开发的专业化公司,是华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属企业,总部位于北京。该集团拥有金融、医疗、军工、科创等多板块产业。

融资受阻

武磊面临的压力也不小。据上交所2月1日披露的信息显示,和昌集团申请发行的一笔规模为3.3亿元的“中金和昌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被中止审核,这对于和昌集团几乎是当头棒喝。

2017年和昌以133.26亿元从融创口中夺食,吞下莱蒙国际旗下的8个项目,让和昌2018年在新增土地货值上跃升至全国房企41位,然而和昌现金流承压也在加大。不仅如此,和昌在2018年的业绩完成情况也不及预期,并没有完成350亿的业绩目标。据克而瑞地产研究中心的统计,其全年销售额约292.8亿元,离目标甚远。

然而2018年未完成既定业绩目标,仍未能阻止武磊“赢”的野心。进入2019年,和昌的业绩目标继续加码,按照武磊的计划,2019年的业绩目标是500亿元,2020年要实现千亿元的业绩目标,不过资金压力的加重或将阻碍其目标实现。

关于和昌融资受阻,业内人分析称,与其加杠杆需求规模扩张存在一定风险有关系。近年来,和昌激进拿地,急速扩张,在武汉、郑州、深圳、南京、天津、东莞、杭州、苏州、青岛、济南等多地都有和昌的项目。

武汉项目被出局

祸不单行。和昌在武汉也遭遇了另一个“分手”。在光谷未来城项目交付的关键期,武汉顺民地产毅然决然地做出“分手”的决定,将和昌剔除出光谷未来城项目。

6月17日,武汉顺民地产宣布,让“和昌光谷未来城”项目的操盘运营者和昌地产武汉公司撤离。武汉项目的“被出局”让和昌在武汉的布局再添阻碍。

据武磊介绍:“和昌的战略型布局是‘3+2’战略,即三个重点区域加两个重点城市,重点区域为环渤海、长三角和珠三角三大区域,两个重点城市分别为郑州和武汉。”武汉作为和昌布局的两大重点城市之一,近年来在土地市场上基本没有进展。

据了解,和昌集团早在2011年就开始在武汉布局,2014年更是多次参与武汉土地招拍挂市场,不过均没有斩获。随后在武汉土储上和昌基本陷入“断粮”状态,8年时间仅获得武汉四新、王家湾两个地块。

2016年加入光谷未来城,是近年来和昌在武汉市场的新动态,和昌将其视为布局武汉的第三个项目,然而却以意外出局收场。收购了武汉顺民的恺德集团方面表示:“两年多来,合作并没有达到集团最初的愿望。”这个回答亮出了和昌出局的答案。

而针对武汉顺民的解约,武汉和昌方面连发两则公告进行反驳,认为是违约行为。虽然武汉和昌已提起诉讼,案件目前正处于审核状态。不过,恺德集团7月8日已对外发布消息称,已与绿城咨询集团签约,后者将以房地产项目开发全过程参与,确保光谷未来城高品质交付。

乐居财经查阅和昌集团官网发现,目前,和昌在其城邦系中仍保留着光谷未来城项目。

编辑:王晗玉
长租公寓 广州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