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套成深港合作第二块高地 华为也来布局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07/17

“河套这一块小土地,二十多年来不为人知,在粤港澳大湾区战略推出以后,一下子浮出水面。”在近日的一场全国人大代表调研活动中,深圳市福田区副区长叶文戈如是介绍。

“河套这一块小土地,二十多年来不为人知,在粤港澳大湾区战略推出以后,一下子浮出水面。”在近日的一场全国人大代表调研活动中,深圳市福田区副区长叶文戈如是介绍。

1997年,深圳和香港合作治理深圳河,将弯曲的河道拉直,用泥沙填平,造出87万平方米的河套地区。2017年,深港两地签署协议,明确在这块地方共同发展港深创新及科技园。与此同时,香港也支持深圳在毗邻河套地区的约3平方公里区域规划深方科创园区,双方共建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

3平方公里的深方区域位于深圳河北侧,包括深圳皇岗口岸、福田口岸和周边配套功能区1.67平方公里,福田保税区1.35平方公里。

目前,合作区已引进或确定入驻的项目合计69个,其中,粤港澳青年创新创业(福田)工场首批吸引了23个入驻,港籍青年创办或参与的占了18个。

继前海之后,河套成为深化深港合作的第二块高地,而在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之下,其主打“科创”牌的定位,将打开两地合作的巨大想象空间。

2019年6月29日,建设中的深港落马洲河套地区。图/IC photo

叶文戈介绍说,这个区域是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背景下提出来的,地方不大,但未来将会有很多制度创新。

河套地区打造政策高地

2017年1月3日,元旦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在香港举行的深港合作会议上,两地正式签署《关于港深推进落马洲河套地区共同发展的合作备忘录》,同意合作发展河套地区为港深创新及科技园。

这被视作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河套地区的开发争议拖了十数年,这一备忘录的签署,是一个重大突破。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港澳经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张玉阁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港深创新及科技园最大的价值在于,适用香港法律,但地理位置紧邻深圳。

在深方科创园区,深圳乃至更高层面也正在谋求科技政策的突破。今年2月公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专门点名了“落马洲河套”,提出支持港深创新及科技园和毗邻的深方科创园区建设,共同打造科技创新合作区,建立有利于科技产业创新的国际化营商环境,实现创新要素便捷有效流动。

叶文戈说,正是在粤港澳大湾区的重大战略背景下,才有了河套地区的历史意义。

目前,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的定位包括国家科技创新政策试验区、港深跨境深度合作新支点、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发展新引擎以及国际科技创新合作新平台。

叶文戈介绍,在科研物资通关方面,相关部门已经发了公告,港澳两地的科研设备来到合作区,强制性的报关手续可以免除掉。关于人类遗传资源的出入境问题,科技部正在研究当中。

叶文戈还透露,深圳也在梳理其他需求,其中一个方面就是整个合作区的法律体系,有哪些领域是可以突破的,可能包括税法、劳资关系等。

“中央对这一区域的期待非常高,而且对这一区域的思想解放程度非常高。”叶文戈说。

在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关于在河套地区是否会新设高校的问题时,叶文戈表示,这个区域就是搞研究的,而且是偏基础研究。最近一段时间华为在与合作区密切接触,如果将来在科研政策方面有突破,华为将在此地布局一些重要的机构。

张玉阁说,有了制度设计之后,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往往还存在一些问题,包括各个部门的协调,所以落地还需要一个过程。不过,从顶层设计来看,河套地区“未来可期”。

香港5所高校报了33个项目

根据最新的QS世界大学排名,香港有5所高校进入了前100名,分别是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城市大学以及香港理工大学。

叶文戈介绍,福田区方面分别去拜访过这5所大学,包括参观、学习他们的实验室。5所大学的校领导班子,也不止一次地来到合作区考察。

“香港的河套建成第一栋楼还需要几年时间,他们等不及,所以当我们福田区发出邀请的时候,5所高校一下子报了33个含金量很高的项目。”叶文戈说。

这些项目包括大湾区转化技术研究院、脑功能评估中心、人工智能赋能再工业化项目等,论证评审工作尚未完成,但为了容纳未来将要入驻的项目,福田区首期准备了约40万平方米的空间,并对保税区内的厂房进行了改造,以更好地适应科研项目设备进驻的要求。

不止是香港的高校界对河套投入了巨大的热情,当初从深港两地签署合作备忘录,到成立专责运营公司、完成港方园区规划并获得批准,香港仅用时9个月。

2018年,香港财政预算案公布当年将预留200亿港元用于落马洲河套“港深创新及科技园”第一期发展。

为何香港看重这一区域?

首先是因为区位优势突出。叶文戈介绍,河套距离香港科学园只有18公里,去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都是半小时车程,福田有高铁到香港西九龙,14分种,有福田和皇岗两个口岸,未来到广州、惠州的城际交通都将在这里交汇。

“香港高校的教授对通勤时间很敏感,当时我们做了调查问卷,如果来大湾区搞科研,他们首选的就是河套地区。”叶文戈说。

今年3月,香港科技大学协理副校长吴恩柏介绍,香港科技大学在深圳的布局将从南山区虚拟科学园延伸到福田区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布局理由之一是看好深港合作落马洲河套区的深港创新合作前景;二是这里距离香港科技大学清水湾校区较近。

从香港的整体情况来看,科创的地位正在崛起。而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屡屡提及大疆无人机的例子——诞生于香港科技大学的实验室,在深圳实现产业化。

深圳及其背后广阔的内地市场、制造基地,被视为香港科技产业发展的支撑。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研究主任方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深港两地的合作要走向更高层次,把各自的优势发挥出来,使整体的产业达到一个更高的层面。

在今年5月的一次采访中,香港创新及科技局局长杨伟雄透露了对落马洲河套地区的发展期望,这一平方公里的目标是,希望一年能够贡献500多亿港元的GDP,创造5万个就业机会。

编辑:韩文惠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