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崛起”规划出炉十年,六省成绩如何

本文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 2019/05/24

按照《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中部崛起与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东部加快发展,构成我国完整的区域经济发展战略。有学者认为,这种东部带动中部、再由中部带动西部的区域经济发展格局,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最佳格局。从2009年,国务院出台《促进中部地区崛起规划(2009-2015年)》,到如今十年过去,中部六省发展到了哪个阶段?

“中部崛起”规划迎来第一个十年节点。

近日,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座谈会举行,会上指出:中部地区崛起势头正劲,中部地区发展大有可为。要紧扣高质量发展要求,乘势而上,扎实工作,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再上新台阶。

“中部崛起”提出之前,是“中部塌陷”的焦灼。作为中国经济版图中的“腰板”,中部地区覆盖湖北、湖南、河南、安徽、江西、山西六省,拥有10.7%的国土面积,26.6%的常住人口,但论发展质量,比不上东部;论发展速度,又不如西部。

按照《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中部崛起与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东部加快发展,构成我国完整的区域经济发展战略。有学者认为,这种东部带动中部、再由中部带动西部的区域经济发展格局,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最佳格局。

从2009年,国务院出台《促进中部地区崛起规划(2009-2015年)》,到如今十年过去,中部六省成绩如何?

中部地区的“两极分化”

“中部崛起”的出台背景,是解决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当初,为了抑制地区差距扩大的趋势,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三大区域经济发展战略陆续提出。

虽然目前出现了“经济增长格局呈现‘西快东慢’特征”的论调,但统计2009年到2018年各省GDP数据,其实东部地区的经济增势更胜一筹,只不过东中西区域发展的差距开始缩小。

从2009年到2018年的时间,中部六省GDP总量增长了174.68%,占全国GDP比例增加了0.49个百分点;西部十二省GDP总量增加了175.62%,占全国GDP比例增加了0.53个百分点,西部的两项数据均跑赢中部。

不过,中西部加起来,十年时间GDP占比增长了1.02个百分点,依旧输给了东部地区的增势(1.8个百分点)。

统观这十年,城叔发现,中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初步走出“两极分化”的趋势。

2009年到2018年中部六省GDP折线图

以GDP总量给六个省份排个序,河南一直独占鳌头,2012年湖北超越湖南成为第二,此后六个省的排名再未变过。不过,湖北与第一名河南的差距一直在缩小,与第三名湖南的差距逐渐拉大。

__.jpg

2009年到2018年中部六省省会省市GDP折线图

以GDP总量观察六个省会城市,其城市排序更是十年未变。十年来,武汉一直领先,其优势还在继续扩大。2014年,武汉GDP首破万亿,到2018年,武汉、郑州、长沙同时跻身万亿俱乐部,全国GDP破万亿城市达到16个。

仔细观察,6座省会城市之间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

这其中,GDP增幅最大的当属合肥。合肥的GDP从2009年的2102亿增加到2018年的7823亿,增幅高达272.17%。这背后,既有2011年合肥吞并原巢湖市两个区县的因素,也有合肥自身发展迅猛的原因。

排除合并区县的因素,武汉的增速其实更有实力,从2009年的4561亿元到2018年的14847亿元,十年增长了225.52%。郑州也在奋起直追,十年GDP增幅达到了207.36%。反而GDP总量排名第二的长沙,增幅只有193.81%,与武汉的差距越来越大。

经过十年的发展,虽然排名未变,但武汉、长沙、郑州、合肥的经济体量越来越接近,被称为“中部四虎”;南昌、太原与前四者的差距越拉越大,拖住了“中部崛起”的后腿。

“中部四虎”间的暗战

与沿海发达地区不同,在中西部地区,省会城市往往就是该省的“单极核心”,集中了全省最好的经济、政策、文化、公共等资源。

若论经济总量过万亿,武汉、长沙、郑州都会“举手”;若论常住人口,武汉、郑州都已突破千万大关;若论人均GDP,长沙是六个省会城市的“大哥”,长沙的居民收入十年来也一直排在第一……六个省会城市,至少“中部四虎”之间,明争暗斗持续上演。

国家中心城市是城镇体系中的最高等级,这一度是“中部四虎”重点拼抢的对象。武汉2011年正式提出“举全市之力建设国家中心城市”。

尽管经济上与武汉存在差距,但是郑州拥有人口优势,河南省的人口成为郑州未来发展的想象空间所在。2011年之后,郑州也开始在公开场合提出要以“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为目标”。

2016年12月《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印发,武汉、郑州成最大赢家,规划明确提出支持武汉、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对于中部其他省会城市的定位,规划称“强化长沙、合肥、南昌、太原等省会城市地位”。

中部地区承东启西,联接南北,形成密集的立体化交通网络尤为关键。在航空港吞吐量方面,郑州机场旅客吞吐量去年达到2733万,位居中部第1,全国第12。长沙紧随其后,位居第全国第14,武汉位居第16,太原、南昌、合肥分别位居全国第29、30、37。

在铁路方面,武汉和郑州竞争“中部交通枢纽老大”的地位由来已久。

从数据上看,武汉2017年通过铁路发送旅客1.8亿人次,全国第一,铁路货运6981万吨,全国第一。高铁兴起后,武汉有了“高铁之心”的称号,以武汉为圆心,所有开通高铁的省份,都在武汉的“7小时”半径内。

郑州也有“中国铁路心脏”之称,是中国第一个“米字型”高铁枢纽中心,不管是普铁还是高铁,其线路最多、规模最大、覆盖最广。

高新技术产业方面,武汉东湖高新区的光电子产业全国知名,集成电路等产业正在崛起;合肥和芜湖的平板显示产业发展得比较好,且由于合肥紧邻长三角,吸引了美菱等家电巨头落户,并一举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家电制造业基地。

环顾广袤中部地区,过去一提产业结构,六省都离不开钢铁、有色、煤炭、水泥等传统产业。如今,一些过剩产能加快出清,新产业、新业态、新产品频频亮相。

高质量发展在中部地区初现苗头,当“中部崛起”迈入下一个阶段,“势头正劲,大有可为,再上新台阶”。

编辑:韩文惠
成绩 规划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