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卫平7次减持绿城中国引股价波动,拉锯四年的“分手”大戏或落

本文来源于:蓝鲸房产 张一胜 2019/05/09

如今的绿城中国,正在按照中交的意志,在规模上狂追猛赶。不过,让业界较为忧虑的是,没有宋卫平把控品质的绿城中国,能否重拾昔日的荣光。

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HK.03900,简称“绿城”)创始人宋卫平,正在退出这个曾令他引以为傲的企业,走到今天,他用了四年。

从4月25日至5月6日,宋卫平连续7次减持绿城中国的股票。受此影响,绿城股价连续走低,自4月25日首次减持至5月8日收盘,绿城每股报价从7.17港元下降至6.17港元。据绿城内部人士向蓝鲸房产透露,宋卫平此举是出于回避同业竞争问题,其减持动作仍将继续,未来,其持股比例会降低至10%以下。

有业内专家向蓝鲸房产表示,对宋卫平的减持动作并不意外。专家认为,宋卫平在2014年底将绿城转手给中交集团之后,双方经历了四年的“过渡期”,中交集团已基本完成了对绿城中国的掌控,如今的绿城中国,正在按照中交的意志,在规模上狂追猛赶。

不过,让业界较为忧虑的是,没有宋卫平把控品质的绿城中国,能否重拾昔日的荣光。

宋卫平加速与绿城“和平分手”

连日来,宋卫平加速“剥离”绿城的动作,再次成为业界关注的问题。大家都在猜测,这一次,会不会是双方“和平分手”的终章剧目?

蓝鲸房产梳理发现,自2019年3月,宋卫平不再担任绿城足球俱乐部法定代表人,仅保留董事一职;4月底开始,宋卫平7次减持绿城股票。

58安居客首席分析师张波向蓝鲸房产指出,“此绿城”早已非宋卫平坐镇之时的“彼绿城”,如今的宋卫平早把精力聚焦在蓝城的发展,因此,减持绿城股票是必然的。

事实上,在绿城与中交集团磨合的几年时间里,伴随着“老绿城人”的逐步离场,业界对绿城发展理念的变更是持质疑态度的。在此期间,中交集团和宋卫平虽然都付出了一定努力,维持着绿城的平静。但在双方“和为贵”的表象下,中交系和“老绿城”的拉锯战却一直在持续。

在过去三年的时间里,绿城进行了4次架构调整:从2016年绿城内部的“一体四翼”战略改革,到2017年取消独立的销售部架构调整;再从2018年6月转为“11+5”结构,到2019年1月实施“8+3”架构。几乎每一次变动之下,都会有老绿城人离开。

如今,以宋卫平为代表的“老绿城人”多数已经撤出绿城。据绿城董事会最新名单显示,执行董事分别是宋卫平、李骏、刘文生、张亚东、李青岸、李永前,其中,除了宋卫平和李骏,其他全部为中交集团提名。

这种频繁的“洗牌”和“革新”,对绿城短期内的影响尤为严峻。据财报显示,2018年,绿城业绩增速明显下滑,总合同销售金额约1564亿元,同比去年的1463亿元增长约6.9%,低于2017年的28.4%。2019年1-4月,绿城总合同销售金额约人民币383亿元,同比减少7.3%。此外,一直以浙系房企“一哥”自居的绿城,已经连续两年失去了其在杭州大本营的销冠地位。

为了改变这一局势,一向铸造精品的绿城2018年提出高周转策略,提高规模速度,这与对建筑品质有着近乎完美追求的宋卫平所期望的绿城相去甚远。并且,据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指出,“中交实际控制绿城后,宋卫平与绿城的交集在不断缩小,以宋卫平来维护市场信心及团队稳定的必要性也在不断下降。”

时至今日,双方似乎都已失去了继续维持“友好共处”的必要性。

分道扬镳后或将在小镇业务上“交手”?

由于双方经营理念的不同,势必无法实现共融,而在宋卫平近期一系列频繁的退出动作之下,更加重了业界坚持此种观点的讨论。那么,究竟宋卫平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绿城方面向蓝鲸房产回应称:“宋总此次减持,是规避企业同业竞争,受香港监管法规约束,宋卫平的减持动作还将继续,其持股比例将降低至10%以下。”

但在此前,以中交主导的绿城以住宅及代建业务为核心,宋卫平的新蓝城则主打精品小镇,双方本无交集,那么,同业竞争一说由何而来?

对此,柏文喜也向蓝鲸房产分析道:“宋卫平的减持或是为了给新蓝城筹集运营资金,不排除蓝城和绿城会存在竞争关系”。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宋卫平目前掌管的蓝城房产建设管理集团(简称“新蓝城”),是在2016年期间,由原绿城集团旗下的蓝城集团经过股权重组而来。彼时,绿城将旗下的蓝城集团一分为二,代建业务收归绿城,其他小镇业务则划分为新蓝城,宋卫平持有新蓝城70%股权。从股权架构来看,新蓝城与绿城虽同出一源,但却是互相独立的法人团体,且绿城将小镇划到新蓝城之后一直未在此领域做出新的动作。

直到今年3月绿城举办的媒体沟通会上,绿城总裁张亚东突然宣布要建设20个小镇项目的投资计划,绿城与蓝城之间的“和平”也彻底被打破。张亚东表示,绿城为此准备了50亿的资金拿地。当时,有媒体报道指出,绿城从2015年开始再没有投资拿小镇地块,张亚东此时重提小镇业务,似乎颇有深意。

4月19日,绿城小镇集团与开元酒店集团签署合作协议称,要打造 “中国小镇第一品牌”。而无论是宋卫平掌管的新蓝城,还是“老绿城人”曹舟南新创立的蓝绿双城,小镇业务都是两者旗下的重要业务。例如宋卫平早有宣言,要将新蓝城定位为“中国小镇开发先行者”;曹舟南也曾在2018年创立蓝绿双城时公开表示,特色小镇将是其投资类业务的重要一环。

小镇业务的“交手”会否是加速宋卫平撤离绿城的根本原因?对此,没有人知晓。但颇值得琢磨的是,在新蓝城的官网上,宋卫平赫然写道:“蓝城脱胎于绿城,而蓝一定会比绿好。蓝是我最喜欢的颜色,大海的蓝好过树上的绿”。

用四年时间淡出绿城的宋卫平“标签”,一次次对这家企业形成着巨大的影响,在这背后,是人们对绿城高品质追求的向往。绿城现任总裁张亚东深知这一关键因素,故而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绿城要做优等生,并且在规模与品质有冲突时选择品质。但绿城究竟能否如期所愿走上“均好”发展之路,可能还需要其拿出更多实际行动来证明。

编辑:王晗玉
绿城 股价 宋卫平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