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文旅重返赛道,聚焦西北能否圆梦?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王晗玉 2019/04/19

去年10月,王健林出售了13个文旅项目的全部股权。短短半年,万达文旅产业于西部重振旗鼓,原因为何?王健林手握何种优势,面临何种挑战?又将对文创行业产生何种影响?

4月18日,万达集团在延安市为新项目万达城举行启动仪式。据了解,延安万达城首次以红色为主题,为万达集团与延安市共同打造的红色旅游品牌,总投资达120亿元。

此前一周,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已在邻省甘肃的招商会上表示,未来3年将在该地增投450亿建设文旅项目及万达广场与酒店。

十天之内,两大百亿级项目,均以文旅为主,均位于西北省份,可见文旅与西北将成为万达此后一段时间内的重头戏。

此时距离王健林去年10月售出13个文旅项目全部股权还不满一年,当时澎湃新闻曾以“王健林彻底退出”为标题报道此事。

屏幕快照 2019-04-18 下午2.12.54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网站报道截图)

短短半年,万达文旅产业于西部重振旗鼓,原因为何?王健林手握何种优势,面临何种挑战?又将对文创行业产生何种影响?

顺势而为:被迫出售与卷土重来

2017年7月,万达宣布将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转让给融创中国,至2018年10月,万达又出售了剩余股权,连同设计、管理、建设团队一并打包。

彼时正值金融“严监管”时期。2017年10月,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曾在相关会议上表示“今后整个金融监管趋势会越来越严,监管部门会严格执行法规。”而同一时期的万达背负着4000多亿的债务(其中包括预收房款、未付的工程款)。严管趋势下贷款门槛的提高乃至银监会对万达授信风险的排查,都让其在资金方面面临巨大压力。

知名时评人石述思向财经网表示,“‘资金荒’来得比王健林想得要快得多”。

这一趋势下,投资数额大、回本周期长的文旅项目就成为王健林“断臂求生”的那只“臂”。凭借13座文旅城,王健林回笼了501.25亿元资金,加之大量酒店及海外资产的出售,万达集团债务压力有所缓解。

对于此番卷土重来的缘由,财经网试图获得万达方面的解释,但对方表示不予置评。而其去年出售文旅项目剩余股权时的表态,或已埋下伏笔。

当时,万达表示其还将继续投资正在洽谈的一批文旅城项目,其中轻资产万达城将选择包括融创在内的多个投资方进行合作。

王健林并未放弃文旅梦,只是换了一种轻资产的模式。

实际上,万达集团此前已经经历过数次转型。

根据王健林针对2014年所作的工作报告,万达先后完成了三次转型,第一次是于1993年走出大连,由地方企业转向全国性企业;第二次是在2000年,由单纯住宅转向商业地产;第三次是自2006年进军文旅产业,由单一房地产企业发展为综合性企业集团。

在这份报告中王健林指出2015年万达要开始第四次,也是范围更广、力度更大的一次全新转型。此次转型的目标包括,至2020年集团服务业收入、净利占比应超过65%,同时加快发展文化旅游、金融、电子商务三个产业,到2020年形成商业、文旅、金融、电商基本相当的四大板块,彻底实现转型升级。

由此可见,此次重回文旅也是万达第四次转型的内部需求。此外借助新启动的文旅项目,王健林本人也很可能完成由发迹于东北的传统地产商向新兴的文化产业投资家的身份转型。

王健林

(图片来源:万达集团官网)

实现这一转型,王健林不乏大趋势上的契机。

从社会环境来看,近年来社会倡导推动文化产业成为新增长点,对文化软实力构建、输出尤为支持,而这一过程,亦需借助产业与市场的力量。

从发展潜力来看,2010年中国国民物质消费增幅开始低于精神文化消费,这预示着新一轮的行业发展机会,且后者天花板更高。文旅产业将满足消费者的精神消费需求,企业就要从满足这个需求切入市场。

结合甘肃省在“一带一路”战略下的优势地位及延安丰富的红色旅游资源,万达此为顺势而为。

大西北文旅梦的“优”与“忧”

梳理此前万达出售予融创的13个文旅项目,如今来看颇有“塞翁失马”的意味。

这13个项目分别位于西双版纳、南昌、合肥、哈尔滨、无锡、青岛、广州、成都、重庆、桂林、济南、昆明、海口等城市,旅游资源较为丰富。而保留的长白山国际度假村、武汉中央文化区、兰州万达城、延安红星镇4个项目相对并非热门旅游城市,此前发展前景不被看好。

而新环境下,西部面临新的历史机遇,兰州、延安两大项目反而迎来新商机。

石述思认为,“一带一路”战略下,甘肃省对外的窗口地位毋庸置疑,在此发展文旅产业有利于推动自身文化软实力的输出,也有利于万达营造更好的外界形象和政府关系。而相对东部地区已是一片竞争惨烈的红海,西部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此外,西部发展地区经济的愿望较为强烈,与万达借助该地项目重回文旅的愿望相辅相成。

不过,就文旅地产而言,即将迎来450亿元投资的甘肃也有其局限性。

同策咨询研究部总监张宏伟认为,陕西紧邻一侧会挤压甘肃的优势。陕西旅游资源相对丰富,对于游客的吸引力强于甘肃,而西安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在交通等基础设施配套、资源导入上优势更大。再从地产角度来看,文旅产业涉及可售地产,而甘肃人口总量较少,且部分城市人口有向兰州甚至西安集聚的趋势,购买力有限。尤其在西安实行较为宽松的户籍制度之后,这种差距将更为明显。

因此在布局上,陕西整体优势高于甘肃,而万达目前在两省的投资力度却恰好相反。

王健林能否成为“救赎者”?

除地域因素之外,万达还存在自身的局限性。

过去,王健林曾在多个场合表示万达主题乐园将让上海迪士尼在20年内无法盈利。

而此后根据华特迪士尼CFO克里斯汀·麦卡锡的说法,上海乐园在其第一个完整运营财年就获得了运营收入,超过公司对其首个财年实现收支平衡的预期。

与此同时,万达部分项目的运营却不及预期。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同一时期,万达南昌乐园的客流量低于目标,且南昌、合肥乐园的负责人曾受到批评,因为在目标压力下,他们将后一年的预售票款计入了当年收入。

双方对比显示,万达的文旅项目尚不能迎合客群的实际需求。迪士尼有优质作品且能将其变为成功的产品,而万达则缺乏这样的思维和运作模式。

作为多所高校文化产业与宏观社会经济形势课程的教授者,石述思认为王健林借助西部发展文旅欠缺一点,这一点对如今整个文创行业来说也是最致命的,即缺乏创意。

“王健林始终想把中国文化、西方先进的技术及资本三方做一个有效结合,但是西方先进技术背后的那些创作人员是基于西方文化形成的核心创作理念,跟中国文化融合,没有特别成功的产品。”

此前的“汉秀”应当成为前车之鉴。2014年12月万达曾在武汉为该地中央文化区项目打造一场售票舞台节目“汉秀”。王健林在当年工作报告中表示该项目以中国元素为基础,设计和内容制作都由世界行业大师和顶级团队完成。然而后期终究遇冷。原因即在于万达缺少一位既懂中国文化,又能将这种文化运作为成功产品的人才。

运作模式的问题解决不了,万达将很难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文化产品,更难成为迪士尼那样的文化帝国。由此到头来,万达的这一次回归会否演变成又一场“圈钱游戏”呢?

对此,石述思表示,过去一个时期,中国文创行业乱象横生,投机、赚快钱的不在少数,而该行业又属专业性极强、门槛极高的行业。西部地区在创造概念、投融资等方面的门槛相对较低,而与此同时,万达依然背负债务,“圈钱”担忧不无道理。

不过也正由于文创行业经历过野蛮时期,国内市场才更需要一位“懂行者”。王健林熟悉基本市场规律、有国际投资经验,具备促进行业完善的能力。回顾此前,王健林收购过马德里的地标大厦,也收购过美国的最大院线,积累有丰富的国际资本运作经验。

而文创行业需要与实体经济结合,与地产、服务业、现代工业结合形成文化产业链,才能实现高回报率。观察万达的投资逻辑,仅从已公布计划的延安项目看,形式涉及乐园、酒店、艺术表演等多方面,符合文化实体相结合的产业需求。

或许借助此次回归,王健林能够真正建构起文旅全产业链链条,完成对中国文创产业的升级。

文/王晗玉 (责编:高雅)

编辑:王晗玉
万达 王健林 文旅地产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