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跌之后 沈天晴与易小迪的股价保卫战

本文来源于: 观点地产网 2019/01/24

沈天晴和易小迪这两位房企当家人,还需要为保卫股价作出一番努力。

“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1995年,北京中关村,一张巨大的广告牌矗立在白颐路南端街角处,按照广告牌往北走1500米,是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公司瀛海威。

那年,北京、上海刚接入Internet的节点,互联网刚刚萌芽,大学英语老师马云、宁波电信员工丁磊都说要到这个未知的世界里闯一闯。在后来的历史上,这一年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元年。

不过,在1995年,比互联网发展更加蓬勃的是房地产行业。那一年,40岁的刘晓光受命筹备首创集团;中化集团成立方兴地产,后来这家有着央企背景的房企在2013年更名为中国金茂;宋卫平借了15万元,成立了“绿城”;孙宏斌旗下的顺驰,在柳传志的帮助下,开始进军房地产行业……

一切都方兴未艾。这时候,出生在浙江省杭嘉湖平原腹地桐乡青石的沈天晴(又名沈玉兴),也闻到了来自房地产市场的商机。通过开发嘉兴秀州路上的一幢商住小楼,这位曾经的农村小伙子,从此开启地产人生。

但在这一年里,也有过得不太如意的人。离开了万通的易小迪,遭遇了人生的困难期,在头两年,他经手的百货公司倒闭,涉及了不少的债务问题,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他直言当时“压力很大”。

直至1999年,逐渐走出困境的易小迪才又出现在地产江湖,他创立了阳光100,开发了名扬一时的北京阳光100国际公寓。

只不过,大概谁也没有想到,在二十多年后,刚达天命之年的沈天晴,与比他小五岁的易小迪,这两位曾经看似并无太多交集的地产商人,在1月17日这样一个惊心动荡的下午,有了相同命运。

即使随后几天他们都做了一番努力,但直到1月23日,资本市场似乎仍少有喜讯传来。

股价跳水

“资本市场上的猎杀,不闻一丝血腥,却刀刀见血。”江苏商人沈天晴和湖南商人易小迪,在2019年第一个月的一个下午,对这句话有了最深的感悟。

1月17日,从下午两点开始,沈天晴旗下的上市公司佳源国际毫无预兆地出现断崖式的下跌,最大跌幅达91.54%,最低报1.40港元,当日收盘报2.52港元,跌幅80.62%。一天之内市值跌去263亿港元。

作为佳源集团旗下唯一的地产业务上市平台,佳源国际于2016年3月8日登陆香港资本市场,以每股2.48港元的发行价,发行股票4.50亿股,共募集资金11.16亿港元,后来最高股价也曾达到16.36港元每股,但就在一个小时之内,股价调回上市前,两年多的市值管理付诸东流。

易小迪的阳光100也并不好过,当天股价跌幅超过六成,收盘股价显示为1.31港元,市值蒸发逾60亿港元,与佳源国际一同成为资本市场的“难兄难弟”。

闪崩的股价,引发了资本市场的震惊,不少业内认为,此前媒体的错误榜单或是佳源国际股价大幅下调的源头,但关键的可能是一笔3.5亿美元债券出现违约。而对于阳光100,市场也猜测纷纷,但最终也没有定论。

在谣传漫天飞的当天晚上,两家公司均发出公告,声称不清楚导致公司股票价格及成交量变动的任何具体原因。

其中,佳源国际对外界传言的债务违约事件作出澄清,表示业务营运及财务状况一切如常。而为了挽回颓势,阳光100则提出回购不超过已发行股份总数10%的股份,后来的公告透露,该计划回购了合计2975.4万股股份,总额为5083.69万港元。

在利好消息影响下,这两家企业在次日迎来大涨,在1月18日收盘,佳源国际涨幅达74.60%,报价4.40港元,阳光100报收1.70港元,涨29.77%。

不过这样的上涨态势并不持久,至1月19日收盘,佳源国际报4.78港元,仅上涨8.64%,阳光100微跌1.80%,报1.64%。

创始人的股价保卫战

“这个时间我正在重症监护室看一个脑溢血的朋友,我陪了他一个小时,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对猝不及防的股价暴跌,沈天晴最终选择在1月21日下午给一众投资者作出交代。

坐在香港半岛酒店的会议厅中,沈天晴对着台下约150名投资者指出,关于股价下跌的原因,初步推断是做空机构利用舆论发布不实消息,误导投资者,以便混水摸鱼。当时他强调,股价下跌与佳源国际的经营状况没有任何关系,佳源国际业务发展十分良好。

恰巧的是,在当天晚上,佳源国际还发布公告称,根据2018年9月19日签订的买卖协议,佳源国际已于1月21日当天发行5018万股代价股份予明源投资。

公告披露,该发行股份占股份发行前的现有已发行股份数目的2%,每股发行价13.73港元,较上一收市价4.4港元溢价212%,总涉资6.89亿港元。

明源投资为沈天晴私人公司,尽管该买卖为去年便已签下的协议,但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宣布,并且依然以212%的溢价增发,也让不少业内认为这其实是大股东打响股价保卫战的关键一役。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天港交所的公告中,还有着一份权益变动公告。该文件显示,在1月17日佳源国际股价大跌八成的当天,沈天晴及其妻子王新妹以平均每股2.7611港元的价格出售了9360万股公司股票,减持总值2.58亿港元。

尽管佳源国际作出声明,减持是由于沈天晴有部分股票做了抵押融资,因1月17日当天出现大跌未能及时补仓而被强制平仓,但1月22日午间收盘时,佳源国际的股价依然再次出现跳水,报3.7港元每股,较开盘价4.51港元跌22.59%。

而在沈天晴出现在投资者面前的1月21日,同样处在风口浪尖的易小迪选择在傍晚时分通过电话会议与投资者交流。

一开场,略带湖南口音的普通话从电话那端传来,易小迪一再表示,股价暴跌,与经营状况没有任何关系,而现在阳光100已经恢复正常生产,未来股价亦一定会回归到正常状态。

“这件事一出来之后,确实忙得焦头烂额。”易小迪说,首先是有不少金融机构来询问情况,但他多次强调,阳光100与包括农行、华夏、北京信托在内的金融机构都有良好的基石合作,交流之后,有不少机构还是会选择继续合作。

与此同时,易小迪表示,阳光100也跟其他股东进行沟通,“大家都抱有信心,没有出现减持行为,只是造成账面财富损失。”

不过,在这天的两场投资者会议中,这两位企业家都不约而同地打起了情怀牌,易小迪称,自己不是金融专家,也不是股市专家,甚至连财务数据,都不太懂,只知道要把产品打造好。

他还表示,如今正向运营服务转型的阳光100,,走了一条比较艰难的路,“不是拼命扩张,而是要做有质量的成长。”

另一位同处于漩涡中的房企创始人沈天晴也自称,自己不懂债市。“我昨天晚上跟几个金融机构吃饭,他问我债券是什么价格,他说他要买,我就不懂,我是主席不称职,但是我一定会向称职的方向发展。”

但这样的感情牌似乎也不太奏效,佳源国际在第二天依然迎来大跌,以致于选择暂时停牌,在1月23日宣布复牌的3个小时后,又选择了再次停牌;阳光100在投资者会的两天后,股价依然持续下跌,至1月23日报1.49港元,当天跌幅为9.15%.

看来,沈天晴和易小迪这两位房企当家人,还需要为保卫股价作出一番努力。

编辑:樊睿昕
天晴 保卫战 股价 易小迪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