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光发展破千亿的沉重代价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刘婷 2019/01/07

高管离职,股价低迷,负债大增。

2018年12月31日,《2018年度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发布,四川蓝光发展股份有限公司(600466,下称“蓝光发展”)首次迈进千亿俱乐部。在此两天前,魏开忠辞去董事职务。

在冲刺千亿的道路上,蓝光发展一路高歌猛进,扩大疆土;另一方面,其高层人员陆续离职、股价低迷、负债率走高等问题也日渐凸显。

高管相继离职

近日,蓝光发展发布公告称,魏开忠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职务。事实上,魏开忠的离职并不突然。入职蓝光发展后,魏开忠经历过短暂的升迁,但2018年8月却突然遭遇“降职”。

2016年4月,魏开忠加入蓝光发展,任四川蓝光和骏实业有限公司营销副总裁、常务副总裁。2017年1月升任蓝光地产金融集团总裁。2018年8月,公司免去魏开忠原蓝光发展首席运营官兼蓝光和骏实业公司总裁的职务,取而代之的头衔是蓝光和骏实业的高级副总裁,分管大投资体系。

20余年的营销经历奠定了魏开忠在川渝地产界的地位。在老东家协信集团,他主管下的营销工作也曾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功。2014年11月中旬,协信集团宣布销售金额达100.1976亿,首次加入百亿俱乐部,魏开忠也成了协信迈进百亿大关的功臣之一。

正在上升期的蓝光发展看中的正是魏开忠的营销能力。2016年加入蓝光发展后,魏开忠分管产品研发及经营业务。同年,蓝光地产全年销售金额首次突破300亿元,认购、合同、回款金额等多项指标均创历史新高。对于擅长营销的魏开忠而言,调离运营岗分管大投资体系,相当于变相架空。

魏开忠的离职并不是个例。2016年以来,蓝光发展面临高管组团离职的窘境。2016年,蓝光发展副董事长张志成、董事会秘书蒋黎、常务副总裁张亦农、副总裁罗庚先后离职。2018年,董事和高级副总裁吕正刚、董事任东川和董事李澄宇陆续离职;8月,李高飞主动辞去公司董事、副总裁及董事会秘书。

负债率大增

主力干将相继离职,或与蓝光发展面临的业绩压力有关。2018年以来,蓝光发展的股价持续低迷。2018年1月13日,股价曾高达13.1元/股,在6月份之后,股价持续下挫,均低于8元/股。2019年1月4日收盘价为5.43元/股。

眼看着股价走低,管理层也抛出高管增持计划。2018年6月28晚间,蓝光发展发公告称,公司部分董事(不含独立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计划于2018年6月28日起6个月内,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人民币1400 万元。

本次拟增持股份的主体包括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拟增持的金额不低于人民币1400万元。其中,公司副董事长、总裁张巧龙,公司董事、首席财务官欧俊明,公司董事魏开忠,公司董事、副总裁王万峰,公司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李高飞,公司监事会主席王小英。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6月之后,蓝光发展的股票依然下行,而在增持公告名单内的李高飞已于8月离职。

2018年10月15日,蓝光发展再次发布增持计划公告。公告称,公司部分董事(不含独立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计划于2018年11月1日起6个月内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

本次拟增持股份的数量或金额为张巧龙副董事长、总裁不低于800万元;欧俊明董事、首席财务官不低于600万元;魏开忠董事不低于600万元王万峰董事、副总裁不低于600万元;余驰董事不低于600万元;王小英监事会主席不低于600万元;常珩监事不低于300万元;雷鹏监事不低于300万元;罗瑞华副总裁、董事会秘书不低于600万元合计不低于5000万元。

令人惊讶的是,在两次增持公告名单里的魏开忠,最后也辞职了。

除了股价低迷,蓝光发展遇到的另一个难题是负债率走高。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蓝光发展的资产负债率为83%,净负债比率约为115%,比2017年末增加了23.55%。

2018年以来,蓝光发展曾多次发债,包括在境外发行美元债券,发行公司债券和短期规模融资产品等。2016年蓝光发展永续债借了7.8亿,2017年激增到46亿,2018年上半年是50亿。2018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蓝光发展2018年中期平均融资成本为7.33%。可供对比的是,主流上市房企平均融资成本均值6.07%。

编辑:樊睿昕
蓝光 代价 发展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