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城“退货”中植系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房慧 2018/11/13

神秘的资本大鳄“中植系”再次浮出水面,蹊跷的是,这次买进的竟是两年前自己卖出的资产。

神秘的资本大鳄“中植系”再次浮出水面,蹊跷的是,这次买进的竟是两年前自己卖出的资产。

11月9日晚间,大名城(600094)发布公告:全资子公司名城金控拟向中植集团旗下的嘉诚中泰文化艺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西藏诺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出售中程租赁100%股权,转让价25亿元。两年前,大名城从中植系买来的也是这个价。

这一买一卖,从交易价格上,大名城亏了5亿元。抛掉它,是因为中程租赁负债极高。玩金融没那么简单,大名城不得不退货。

退货

大名城“退货”中植系

从经营数据来看,房地产不仅是大名城的主业,而且营业收入增长较大。据天风证券测算,截至2017年底,大名城未结算货值903亿元,其中华东区域占13.5%,福建占51.4%,兰州占35.1%。公司未结算面积达861万方,其中兰州占63.5%,福建占33.2%,华东占3.3%。

结合各地的楼市现状来看,兰州项目的去化比较慢,实际上,近几年去库存一直是兰州楼市的主基调。从短时间来看,兰州项目不仅不会给大名城带来正现金流,反而要吃掉大名城的资金。

据【地产金融控】对房企2018年中报分析显示,大名城核心流动负债覆盖率为0.61,正常的经营周转已无法保证现金流安全,而且缺口较大,高度依赖再融资以及外源性资金的支持才能保证资金链安全。所以这时候大名城原价出让中程租赁,说是断腕求生不为过。

相对房地产来说,金控的业务规模较小,且营业收入同比出现大幅下降。实际上,据评估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中程租赁经审计总资产为72.83亿元,负债63.83亿元,净资产9亿元。大名城认为,出让交易完成后,中程租赁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公司资产质量将得到有效提升,负债率下降,资产结构将得到优化,现金流状况得到明显改善。

再看中植,为何原价接盘?地产K线了解到,中程租赁16年卖给大名城时,承诺从2016年到2019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亿、3亿、4亿、5亿,如标的公司最终经审计的净利润未达到本协议第约定的金额,对差额部分的补足义务,中植集团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大名城发布的公告内容显示,中程租赁虽2016年、2017年完成了经营业绩承诺,但受本年金融去杠杆化及资本市场波动影响,公司金控板块中租赁业务坏账上升(2017年4月-2018年3月期间坏账8.68亿元),拨备计提较上年大幅增加,证券投资损失导致经营亏损。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假设中植不回购中程租赁,到2019年年报出来时,很有可能补偿给大名城的现金累计超20亿元,因为中程租赁还有进一步亏损的可能。虽然25亿资金被别人白用了三年,但这个定时炸弹拆掉了。

5亿元亏空

单纯从对中程租赁的买进卖出看,大名城和中植系是各有所需。但买卖有赔有赚,就这笔来看,谁亏了,谁赚了?

2016年4月,中植25亿卖了大名城。公告披露后,中植系开始在二级市场大举买入大名城的股票。两周内耗资超20亿元增持大名城,直接持股比例超8%。

大名城“退货”中植系

如今,中植系再度出资25亿元收回中程租赁。虽是原价收回,但此前增持的股票市值却大幅下跌,据交易所公告,大名城目前总市值仅97.28亿。当年10.47每股,现在4元每股,中植系所持股份缩水过半。

大名城“退货”中植系

原价买进卖出,账面上大名城亏了3年的利息,但中植系买入股票,相当于大名城当年用股价做了价款收购,现在卖出收的是现金,且还享用了三年的现金流。此外中程租赁的出让对大名城2018 年度合并报表综合收益影响为-5.08 亿元,2016年,2017年金控已有5亿元盈利,账面上持平。大家算下谁赚谁亏?

探路金控败北

2015年,大名城大举布局“产业+资本”,设立名城金控(注册于深圳前海、注册资本30亿,计划投资总额100亿),进行证券市场投资、金融机构投资和股权投资。在主业之外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

紧接着,大名城在资本市场频频出手,先是设立了50亿的“名城大消费产业基金”,随后接连举牌上市公司博信股份、安纳达。将中程租赁揽入囊中,是大名城在资本市场的一大步。

此后一段时间内大名城金融业务有了快速发展,2017年年报显示,大名城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02.44 亿元,其中金融投资及租赁业务营业收入12.11 亿元,较上年同比增加44.70%。

但在金融去杠杆化及资本市场波动影响,公司金控板块中租赁业务坏账上升,拨备计提较上年大幅增加,证券投资损失导致经营亏损。2018年上半年大名城仅确认4511.87万元资产减值损失,三季度却集中确认3.8亿元减值损失。

巧合的是,中程租赁的评估报告显示,公司在2016年、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同样为低位数,分别为1828万元、6096万元,但在2018年上半年突然大幅上升至3.52亿元。此外,中程在2016年、2017年均有盈利,2018年上半年却由盈转亏,为-3.66亿元。

对此,上交所发出了质询函,但大名城并未给予回复。11月9日晚其发布申请延迟回复公告称,相关回复还需进一步核实完善,无法按期完成回复。同天发布的还有关于转让中程租赁100%股权的公告。

兜兜转转,在行业形势与业绩的双重压力之下,大名城终是将中程租赁抛弃了。公告显示,大名城未来将进一步聚焦房地产主业,集中自身资源发展房地产业务。

编辑:樊睿昕
中植 名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