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弢:科学城不是给科学家盖房子,应该营造促进创新的氛围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10/19

研究型大学绝对不是咱们现在的大学城能够产生的,不是弄十几个学校扎堆,这个大学城就会成为科创中心。

微信图片_20181019171815

思源控股政通集团执行总裁 王弢

财经网讯 “科学城做地产,绝对不是给科学家盖房子,而是通过科技地产营造一个能够促进科学创新的氛围,让科学家潜心研究学术。”10月19日,思源控股政通集团执行总裁王弢在以“横盘、长效、探寻新增长极”为主题的第十四届中国地产金融年会上如此表示。

王弢认为,中国进入地产黄金期也20年了,能炒作的题材都应炒尽炒,不管是特色小镇、健康养老、文旅、体育,各种主题都已经走了一遍了。由于科技创新是中国的必由之路,现在各地都在做自己的科学城。但从国外的经验看,科学城做地产,绝对不是给科学家盖房子,而是通过科技地产营造一个能够促进科学创新的氛围,让科学家潜心研究学术。

王弢表示,让科创成为真正的科创,还需要联合许多大学。研究型大学为它提供新生的科研人才,但是这种研究型大学绝对不是咱们现在的大学城能够产生的,不是弄十几个学校扎堆,这个大学城就会成为科创中心。反观那些成功的科学城,都是一个大学,有一个核心,在它的周边一定的距离内,产生类似斯坦福和伯克利之间的关系。另外,科学圈层里边要有研究型大学,技术圈层里边要有应用型大学,提供不同的人才。一边是出科学家,一边是出工程师。

以下为发言实录: 

王弢:我是王弢,目前供职于北京思源,和丁总的思源是一个大的框架,但我这个板块主要是负责智慧城市建设,我们是一个互联网企业,今天丁总来可能和我以前的经历有点关系,我以前是在北京市政设计院做城市基础设施,还包括城市规划,后来又到怀柔担任过分管城建的副区长,对地产来说我是局外人,但是参与过城市建设、城市规划有25年的经验,现在在做智慧城市、做物联网。

王弢:我想从两点来说,因为本身不是地产圈,但是从增长的角度上来说,这些年先说一个小点。地产+科技。

刚才在前面的四位嘉宾都提到了,不管是无障碍设计,还是近零排放。实际上这牵扯到地产下一步的产品的精细化,包括跟科技元素融合,实际上在地产里面,有很多科技是能够提升咱们整体的品质和水平的,提升可售卖性,充分的满足客户需求。

比方说咱们现在在秦淮以北长江以南,是中国又冷又没有供热的地方,这些地方在市政上是不修市政供热管网的,现在有一些类似的分布式供热的方式,只要有燃气通达,在那边直接做二次网,而且是常压运转。我们曾经在安徽某城市有一个项目,当时推介出来,大概每平米包括换热器、二次网,包括整个燃烧系统,每平米增加造价100多块钱。开发商因此在旁边楼盘有供热和没有供热,销售价格可以差一千块。这是科技提升价值的一个案例。

还有比如说刚才前面的张总提到了近零排放。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和进步,在六年前大概家用光伏,如果考虑到面板、储能和自用,大概每瓦在10块钱左右。现在每瓦在6块钱左右。这样从一般的家庭,用电负荷大概五千瓦,这样是在三四万块钱就可以解决一个家庭的基本的用电需求。所以这也是跟科技的融合。

包括几年前我们在古北水镇做了一个古北水镇的直饮水系统,实际上古北水镇的本身水质已经非常好,满足咱们新的自来水饮水规范,106项指标全部达标,但是为了提升品质,让我们上一套直饮水系统,我们当时也是用了比较新的技术叫纳滤技术。各位家里都有饮水机,一般要么是超滤要么是反渗透。超滤是什么矿物质都挡不住,只是把大颗粒和一些杂质挡住。反渗透是太密的筛网,什么都没有,剩下的只是H2O。而纳滤是介护超滤和反渗透之间的纳滤,是把水里面的二价离子全部隔掉,一价离子全部放过。实际上咱们说水的密度高,有水碱,实际上都是二价离子、钙镁离子。对人可能有作用的钠钾离子,这个要留下来。

再比如说化工大学一位教授,研究了单向膜,是贴在玻璃上的。我们现在很多都追求采光,好多都是落地窗,不说幕墙了,就说家庭的飘窗、落地窗,夏天来说如果玻璃本身保温性能不好的话,是一个很大的散热源。他就弄了一种单向膜,可以把热损耗,一个是外面的阳光、紫外线进不来,房间里边的冷气开的散不出去,能把这个提高25%-30%,而这样的单向膜的成本大概就是百十块钱。这反映的就是在地产行业,当然这样的技术林林总总非常多,比如我现在做的是信息技术在地产里的应用。在于地产里大到BIM,到社区的智慧社区,小到物联网的这些东西,也能够提高整个服务水平、管理水平。这是地产+科技。

第二,我想说大一点的是科技+地产。现在中国进入地产黄金期也20年了,能炒作的题材都应炒尽炒,不管是特色小镇、健康养老、文旅、体育,各种主题都已经走了一遍了。我是想因为可能是原来干科技,前几天看许小年教授说,咱们中国已经落入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当然这个结论振聋发聩。但是“中等收入陷阱”陷入不陷入,它是一个国家发展基本完成了城镇化和工业化以后都要经过的。它是需要通过科技创新和整个结构转型来取得更大的增长动力。

从现在来说,科技创新肯定是中国的必由之路,从现在各地都在做自己的科学城,这个科学城咱们国家批了三个,上海的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合肥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北京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包括北京的“三城一区”,中关村科学城、未来科学城、怀柔科学城、2025先进制造示范区。

科技+地产怎么做,我觉得这是地产界的朋友要深入研究的,科技地产不是科学+地产,这是我的理解。实际反观整个咱们科技发展,不管科学城也好,咱们往前面数,从30年代的斯坦福在硅谷,后来又孕育了硅谷,30年代是斯坦福在那边做了一个斯坦福产业园,从那边开始发端,培育出来整个硅谷。到现在的波士顿,波士顿有一个是MIT利用一个广场建造的美国生物医学和科技金融的核心,就是在老的传统的新英格兰地区建造的。

再看欧洲,瑞典隆德科学城,法国的格勒诺布尔科学城,德国柏林科学城。这些科学城做地产,绝对不是给科学家盖房子,而是通过科技地产是营造一个能够促进科学创新的一种氛围,怎么来让科学家一个是潜心研究,比如说您是中科院的,我跟中科院他们聊过,私下我们说中关村乱了,科学家已经没法潜心研究了。实际上一个是要一个环境,再一个是科学研究需要交流,最典型的咱们的基因的双螺旋结构怎么被发现的?不就在咖啡馆里吗。有多少科学的迸发是在互相的交流里边产生的。这时候是需要一个充分的交流环境。它还需要什么呢?现在的科技发展已经到了不依托一些大装置出不了东西了,所以以前靠一只笔在实验室里边去琢磨、去演算,那是爱因斯坦时代、麦克斯韦时代产生,现在全部要依托大的科学装置。这也就是国家投在好多地方的很大型的科学装置,比如武汉在搞、东莞在搞,还是需要装置的。

另外,要把科创成为真正的科创,还需要联合许多大学。研究型大学是为它源源不断提供新生的科研人才、劳动力的源泉,但是这样的研究型大学绝对不是咱们现在的大学城能够产生的,不管是咱们的良乡大学城、昌平大学城,不是弄十几个学校扎堆,这个大学城就会成为科创中心。反观这些成功的科学城,都是一个大学,有一个核心,在它的周边一定的距离内,像斯坦福和伯克利之间的关系,这些都可以产生。MIT跟哈佛的关系等等。所以需要大学。

再有一点,需要研究的空间。我举一个例子,在怀柔,金隅在那边有一个水泥厂,原来拉法基水泥被疏解了,疏解了之后留了大概900亩的工业用地,1100多亩的矿场,全部是国有用地。这900亩的工业上大概有十几万平米原来的厂房,后来金隅这边拿出一个方案,也是结合怀柔科学城就是要做成学术小镇,但这学术小镇里全部没有住宅,全部是工作室式的三五百平米,能够给一个核心科学家带一个小的研究团队,在那里边去做研究、做转化,利用周边的大科学装置,而且还把金隅原来的土仓、料仓作为工业遗迹保留下来,我们还准备在山上的矿场做一个四万平米的露天的音乐厅。去看了以后,就激动得一塌糊涂。

这可能是一个给大家的一点启发,就是科技+地产是怎么来的。你做地产+科技的,回归地产的本色,去提高服务、提高产品的品质。做科技+地产的时候,一定要回到科技的源头,用科技小镇,先有大科技装置,再有好的学校,这是两类,围绕它为核心。

我们说科学圈层、技术圈层、产业圈层、支撑服务圈层,是四个圈层。现在咱们国家终于把科学和技术分开了,科学圈层里边要有研究型大学,技术圈层里边要有应用型大学,提供的是不同的人才。那边提供博士、硕士,这边提供硕士、学士,一边是出科学家,一边是出工程师。大概是这些。

编辑:林辰
科学城 科学家 氛围 房子 王弢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