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而优则善”:许家印慈善事业背后的济世情怀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吴晨 2018/09/21

作者:《经济学人》执行总编辑 吴晨

11111

中国有“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其实是儒家所强调的读书人的社会责任;大革命时代的法国,遗老贵族们怀念的是那种特权与责任并存的旧时代,《旧制度与大革命》作者托克维尔所在的诺曼底家族也是如此,不过不要小觑了贵族,他们在道德上必须照顾子民,并且为国家服务;十九世纪下半叶美国的镀金时代,诞生了许多超级富豪,光电报一项发明就产生了两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一个是大名鼎鼎的卡耐基——卡耐基是苏格兰破产的家庭作坊棉纺工人的儿子,十五岁就开始做送报员,最终成为美国首富,捐赠的图书馆遍布全美,另一位是康奈尔——康奈尔大学是世界名校,康奈尔本人虽然不名,但是他最先发明电报地下埋线技术,并捐赠了50万美元创立了康奈尔大学。

从学而优则仕、到贵族服务国家,再到企业家的回馈社会,我们能清晰看到一条明显的思维脉络,贯穿其中的就是“社会责任”这个词,无论是帝制的中国、封建的法国还是拓边的美国。什么是社会责任,简而言之,对于成功者而言,就是在一个领域获得成功之后,需要努力在更大的平台上——社区、城市、国家——为更多人服务,这一方面可以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或者金钱资源,另一方面也可以发挥自己的管理能力与领导力。美国富人所标榜的报效国家也算一类:比如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就是一例,做市长不领薪水,引入一整套大数据分析的市政管理体系,大幅提升管理水平。

许家印是中国企业家肩负起社会责任的典范。因为有贫苦的童年,有依靠助学金读完大学的经历,他对中国农村的贫困状况有着亲身经历,这也是为什么恒大能成立22年慈善公益捐款100多亿元,并在过去三年投入巨资帮扶贵州毕节乌蒙山区扶贫的原因。而后者所肩负起的社会责任更直接,更有效,因为恒大直接参与了建设新农村、引进新产业、创造新就业的社会改造工程。

恒大的做法,拓展了慈善的边界。传统中国语境内的慈善,是乐善好施。许家印体现的企业家社会责任,已经超出了扶贫济困的领域,而是带有鲜明的问题意识——如何可持续发展地帮助偏远地区脱贫。

恒大在毕节的几个抓手可圈可点。

一是产业扶贫。恒大无偿投入65亿元,帮助毕节打造成为西南地区的两大基地:最大的蔬菜瓜果基地和最大的肉牛养殖基地,帮助20万户、70万贫困人口发展蔬菜、肉牛以及中药材、经果林等特色产业,通过市场化手段有机连接,建立起长效持久的脱贫机制。

二是就业扶贫,恒大组织贫困群众进行职业技能培训,计划解决8万人就业。已帮助全市培训五万多人,推荐到恒大引进的上下游企业、恒大下属企业和战略合作单位就业四万多人。

未来中国企业家应该肩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这种社会责任一方面一定体现在企业家的慷慨捐赠上,但企业家的捐赠与国家的公共服务最大的不同就是它会有鲜明的个性,会跟随企业家专注的社会问题而变得聚焦,也会引起更多的示范效用,恒大的对口扶贫就起到了很好的示范效用。

另一方面,企业家需要思考更多的应该是如何用自己或者企业的特长来服务社会,如何用自身的管理经验来帮助提升社会服务的能力,如何利用自己行之有效的治理方式来帮助监督公共服务的治理水平,如何用自己的技术来帮助提升公共服务的技术水平。

这里再举一个布隆伯格在纽约的一些创举。布隆伯格靠数字化创建了自己在华尔街的信息帝国。在连续担任三届市长期间,他强调要在实证管理中不断引入专家和数据分析。比如他邀请后来成为诺奖经济学家的罗斯来为纽约公立高中设计了一套高中入学匹配的市场机制,这一机制充分考虑了学生的成绩、自己心目中想上学校的排名,以及实际居住地距离学校的远近等多个维度的因素,根据算法来匹配最优,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虎爸虎妈们的焦虑。整个市场匹配机制的核心是鼓励学生充分披露自己的想法,鼓励每个市场产于着充分共享信息之后让匹配变得最佳。而在这一机制推出应用之前,父母和学生为“填志愿”伤透了脑经,因为你不仅要考虑自己的综合实力,还得要博弈其他人的偏好。

在中国,如何拉近城乡差别,如何削减贫富差距,如何提升公共服务的效率,如何创建更为透明公正的公共服务治理机制,如何引入私营企业中行之有效的管理方式,如何更好利用新技术——尤其是大数据与算法——如何提升公共服务的管理水平,凡此总总,一定有更多企业家发挥社会责任的空间。慷慨的捐赠,应该只是开始。

附:                                 

许家印在中华慈善奖表彰大会上的发言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爱心人士:

大家下午好!能够荣获中华慈善奖,并作为获奖代表发言,我感到非常的荣幸。中华慈善奖是表彰善行善举、弘扬慈善文化的国家最高奖。这项殊荣,不仅仅是对我们巨大的褒奖,更是向全社会传递人人为善、积极参与慈善公益事业的正能量。

对于贫困,我是有非常深刻体会的。我出生在河南豫东一个非常贫穷的地方,我1岁零3个月的时候,母亲得病,没钱看病,也没地方看病,就这么走了,我就成了半个孤儿。从小到大我是吃地瓜和地瓜面长大的,铺的、盖的、穿的都是补丁摞补丁。读小学的时候,在村里面几间不遮风、不挡雨的破草房里面,用泥巴台子做的课桌,遇到下雨天气,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读中学的时候,离家比较远,每星期背一筐地瓜、地瓜面做的黑窝头,还有一瓶盐去学校,一日三餐每餐吃一个地瓜、一个黑窝头,喝一碗盐水。夏天天热,半天黑窝头就长毛了,洗一洗再吃。高中毕业后,我想找份每个月10块钱的搬砖头的活,都找不到。当时,我是非常渴望能够得到别人的帮助,非常渴望能够有一份工作,非常渴望能够走出农村、吃上白面。就在这个时候,国家恢复高考,我考上了大学。因为没钱读书,没钱吃饭,每个月是国家给了14块钱的助学金,我读完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在国企打工十年,在民企打工五年。96年成立恒大,赶上国家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公司从开始的七八个人发展成为现在有14万员工的世界500强企业。

没有国家的恢复高考政策,我就离不开农村;没有国家每个月给我14块的助学金,我就读不完大学;没有国家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就没有恒大的今天。所以,我和恒大的一切,都是党给的,国家给的,社会给的。饮水思源,我们一定要回报社会,一定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一定要多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当前,脱贫攻坚是我们国家的头等大事。恒大和全国其他企业一样,积极投身脱贫攻坚战。2015年12月,恒大集团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我们抽调2108人组成扶贫团队,常驻乌蒙山区,无偿捐赠110亿,建设50个新农村、12个移民社区,从大山深处搬出5.2万贫困户,从大山深处移民出22.18万贫困群众;为毕节全市七县三区的贫困群众建设6万多栋蔬菜大棚,90多万亩中草药、经果林和蔬菜瓜果大田基地,建设447个肉牛养殖基地,调配、改良了60多万头基础母牛,为各个产业引进了79家上下游龙头企业,解决8万多人就地就业,打造我国西南地区最大的蔬菜瓜果基地和肉牛养殖基地。到2020年,在毕节各级党委的坚强领导下,我们将协助毕节各级政府,帮扶全市103万贫困人口全部稳定脱贫。

恒大成立22年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累计为国家交税1850多亿,各种慈善公益捐款100多亿,现在每年为社会解决就业260多万人。多年来,我一直认为,作为民营企业,我们依法依规、专心专注、兢兢业业地做好自己的企业,把自己的企业做大做强,为社会多创造财富,为国家多交税收,为社会多解决就业,这就是对社会最好的回报。

扶贫济困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消除贫困、实现共同富裕是我们全社会的共同责任。我们将一如既往,和广大爱心企业、爱心人士一道,助推慈善公益事业的发展,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贡献我们的力量!

谢谢大家。

编辑:
许家印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