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如甲醛超标不赔房租过万竟是隔断 蛋壳被曝租金贷

本文来源于:新浪科技 繁夏 2018/08/20 0

业内人士认为,北京住建委约谈长租公寓企业,是一个信号,接下来在企业家、媒体、法律界人士的呼吁下,政府部门会出台更多相关政策,加强对租赁领域的监管。

文 | 新浪科技 繁夏

面对逐渐失控的房租,北京住建委终于出手了!

8月17日晚间,北京市住建委发布消息称,针对近期媒体关于个别住房租赁企业哄抬租金抢占房源的报道,已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

北京住建委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利用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

事件发酵于两周前网上的一篇帖子。8月1日,北京天通苑的一位业主在清华水木论坛发帖称,自家闲置的一套120平方米的三居室打算出租,本来心理预期价位是7500元/月,但自如和蛋壳两家公司为了抢房源,拼命抬价,经过三轮竞价后,该房源以每月10800元的价格成交,原地暴涨3300元。

此事经过华夏时报报道后,在网上引起热议与不满。长租公寓哄抬价格抢房源的行为,被网友称作是“要吸干年轻人的血”、“压垮年轻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面对市场舆论压力,自如于8月17日上午回应称,哄抬租金是不实传闻,并坚称长租公寓不具备影响操作整个租赁市场价格的能力。不过自如的辩解并未平息外界对长租公寓的争议,政府部门的监管也如期而至。

在市场怒火和政府监管的压力下,长租公寓企业哄抬租金的行为可能会稍有收敛。但是,水木论坛上的帖子,也只揭开了长租公寓乱象的冰山一角。

在新浪黑猫消费者平台上,针对长租公寓企业的投诉多达上百条,其中蛋壳公寓24条,自如23条,我爱我家11条。投诉内容主要集中在甲醛超标、诈骗贷款、违规隔断等方面,这些都是长租公寓兴起后,给租赁市场带来的“特色服务”。所以有网友称,长租公寓看似“情怀”满满,实际上“套路”更多。

甲醛超标不赔偿,违规隔断遭拆除

7月中旬,阮先生在自如友家上租了一套2居室的房子,房租为每月10000元。可是才住进去两天,就有小区服务中心的人过来告知所租房屋是违规隔断间,并通知他过段时间要进行拆除。

祸不单行,一个礼拜后,阮先生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发现全身长满了红包,他认为可能和甲醛有关,于是便找了权威机构来检测,结果和他料想的一样:房间甲醛严重超标。

每月房租高达一万元,可是才住进去一周便安全状况频出,这让阮先生感到难以接受。他找自如工作人员理论解决,可是对方以“不确定下午还是晚上有时间“搪塞了过去。之后,阮先生到自如App上投诉 ,结果3天过去了也没人联系他解决问题。

8月16日,投诉无门的阮先生将自己的经历发到了新浪黑猫消费者服务平台上,目前黑猫平台正在联系自如客服协商解决。

关于“甲醛超标该如何赔偿”的问题,此前新京报有过报道,据描述,姚女士在租住自如友家不久后,便经常产生恶心、头晕等症状,姚女士通过专业部门检测,发现其出租房内甲醛含量超标。对此,姚女士要求自如全额退还租金及服务费,但被拒绝。

当时,自如工作人员给与的回应是:此前公司确有因甲醛超标赔偿用户一月房租的政策,但该政策已在近期取消。姚女士与自如方的谈判一度陷入僵局,最终自如负责人表示,可以退还未产生的租金及服务费,并承诺提供免责退租或免费换租,但全额退还无法答应。

7月26日,姚女士搬离了该处房屋,事件处理结果不得而知。

中介私自签协议,租客莫名背贷款

2017年10月,有媒体报道,上海长租公寓平台“爱公寓”在和租客签约时,工作人员会单方面操作租客的手机,在租客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给其签下一份分期付款合同。依据这份合同,“爱公寓”可以预先拿到一年或两年的房租贷款,这笔钱被“爱公寓”用来投资、扩大经营规模。

今年3月,爱公寓遭遇资金链断裂危机,停止向房东支付房租,部分租客因此被房东清退,而到这时,这些租客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背负着租房贷款,他们在被清退后,还会不时受到“第三方支付平台”催收骚扰,个人征信也因此受到了严重影响。  

当“租金贷”被媒体大量曝光后,这种故意隐瞒消费者知情权和恶意贷款的行为并没有销声匿迹。三个月后,蛋壳公寓、青客公寓等“头部平台”也被曝出存在“租金贷”乱象。

黑猫投诉平台上一位匿名网友称,自己在蛋壳公寓租房时遭到恶意贷款。“看房、微信聊天过程中销售人员没有提到过分期、贷款等字眼”,可是在入住20天后,销售人员突然告知自己必须更换身份证信息,不然就必须搬走。

该用户多次打电话投诉后才得知,蛋壳公寓管家需要拿自己的身份证信息去办理分期贷款,然而由于自己未满20周岁不能办理贷款,所以蛋壳公寓以“无法继续履行租房合同”为由,将自己清退。

▲中介态度恶劣,言语挑衅
▲中介态度恶劣,言语挑衅  

因为恶意贷款导致自己被突然退租,该用户要求蛋壳公寓赔偿违约金。然而蛋壳公寓客服以“销售人员已离职”、“不配合办理贷款”为由拒绝赔偿。

维修服务拖半年,退租押金扣三月

一名蛋壳公寓的租户反映,自2017年10月底发现卫生间漏水后,便积极联系蛋壳客服报修,但蛋壳方面将该责任推给业主,一直不予维修,直到2018年5月17日,水表被楼下业主拆掉之后,蛋壳才派工作人员过来询问情况。

租客表示,由于卫生间漏水影响到楼下业主,对方多次带小区物业过来检查,并且一直不分时间段联系自己,对自己的工作生活都带来很大困扰。

另外,在5月17日到18日维修水表期间,蛋壳管家在未经过租户同意的前提下,私自带维修工进入房间,将卫生间地板撬开,造成租户当晚无法使用卫生间。对于这种随意进入租户房间的行为,蛋壳公寓也未给与解释。

自如、蛋壳这样的“头部品牌”尚且如此,二线及众多小品牌行事则更加肆无忌惮。

7月27日,黑猫投诉平台接到一名匿名用户的投诉,该用户称,2018年4月26号与“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签订退租协议,当时承诺押金1-30个工作日退还,然而如今3个月过去了,还没收到对方返还的押金。期间他多次联系客服咨询甚至上门讨要,但都于事无补,“总之就是让回去等,说个日期,结果到日期了也没到账,赖账不给”。

该用户在黑猫平台留言称,“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在此投诉维权,希望可以帮忙追回退房押金。”

黑猫投诉随后致电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其相关负责人表示,出于用户个人原因退房,押金不予退还。

行业乱象亟待整治

针对上述乱象,媒体及法律界人士一直都在持续关注,比如上文提到的“租金贷”,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邱宝昌曾在接受法制周末采访时指出,如果租客有需求,并委托中介公司协助租客办理房租贷款,本无可厚非。如果中介公司与金融机构串通,或者中介公司以租客信息骗取金融机构的贷款,却由租客来承担债务,中介公司这样的行为应当受到规制、进行处罚。

然而,由于政府对租赁市场信息掌握相对较弱,目前租赁市场仍处于多头共管、无人主管的状况,所以违法“黑中介”该受到怎么样的处罚?又由谁来处罚?目前并没有一个合理的机制。

58集团CEO姚劲波曾在今年两会上建议,希望政府加快补齐租房市场立法领域的短板,完善房屋租赁制度顶层设计,建立快速解决房屋租赁纠纷机制,让解决租房纠纷问题有法可依,同时在交易环节加强承租者权益保障,进一步增强承租者的“安全感”,使租房切实成为实现“住有所居”的重要途径。

业内人士认为,北京住建委约谈长租公寓企业,是一个信号,接下来在企业家、媒体、法律界人士的呼吁下,政府部门会出台更多相关政策,加强对租赁领域的监管。

当监管来临,资本回归理性,到时候长租公寓能否长久发展,终究要取决于它的品牌口碑。所以,那些在“风口”中蒙眼狂奔的企业,是否应该慢下自己的脚步,认真去听听用户的声音?

编辑:文静
蛋壳 甲醛 房租 租金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