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卫平:我为什么给曹舟南减了15分?

本文来源于:乐居财经 林振兴 2018/08/09 0

对规模早已不在乎的宋卫平,私下曾跟张亚东说,绿城的宿命是回归和发展小镇和乡村。他只希望绿城的全国业主居住满意度可以维持第一,因为这个指标对于绿城中国最为重要。

原定于下午三点的绿城中国媒体沟通会,一再延迟。

52分钟后,早已淡出绿城许久的创始人宋卫平,携曹舟南和张亚东一右一左正式入座。相对于曹张二人前所未有的严肃,老宋则显得颇为轻松。

绿城

早间,一则公告就在地产圈发酵,绿城中国(03900.HK)称,收到曹舟南主动请辞执行董事、行政总裁等职务,由张亚东接替。

沟通会上,曹舟南坚称自己并非从绿城辞职,而是转换岗位。对于职务变动的原因,他只轻描淡写的提了一句,可以用“组织安排、工作需要”概括,“一是自己在绿城中国的身份比较特殊,服从组织安排进行职务调动;二是自己未来将承担绿城中国新的战略使命,为绿城中国提供增量而继续探索”。

当年,中交愿意出资欲成为绿城中国第一大股东之际,向宋卫平提出的要求之一就是曹舟南出任总裁。彼时,曹舟南提了任期三年的约定。

如今三年任期已至,张亚东顺利接棒。

张亚东在博士毕业后就进入城建系统,近距离接触房地产行业。今年5月,他空降绿城,担任公司党委书记、执行总裁职务。

而他与绿城的缘分,早在十余年前就深深结下。彼时,张亚东担任大连市政府副市长,负责城市建设与管理工作,见证了绿城在大连三个项目的筹建和完工。当其他房企改方案都是为了省钱,而宋卫平则因为要把成本调高而不断修改方案,这让张亚东感到不可思议,内心不由敬佩绿城过硬的品质。

此次,也是张亚东作为绿城中国行政总裁首次公开亮相,宋曹二人很默契选择黑色套装,张则一身灰色棉麻西装,他的发言相较于宋曹则少之又少,更多的是总结性的话术,“未来绿城中国的增量业务将由曹舟南负责,自己将负责存量业务。”

新老替换,实为正常。但宋卫平深谙,“绿城的总裁是不好做的”。

三年前,曹舟南在绿城中国最为艰难的时刻,接下了重任,不管中交、宋卫平和九龙仓三方股东对“利润、规模和品质”排序如何换位,他从容应对。

他带领绿城在动态发展的过程中基本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将绿城中国这艘大船平稳驶入轻重并举、有质量增长的新航道。

从销售业绩看,2015年绿城中国实现合同销售额719亿元,2016年1139亿元,2017年1463亿元,完成有质量、跃升式发展。截至2017年底,绿城中国净资产负债率已大幅降至46.4%,综合融资成本减至5.4%,进入了现金流充裕、发展环境丰厚的时期。

宋卫平给爱将曹舟南在三年成绩报告单上打的等级是良好+,即85分,“扣15分,主要因为小镇业务做得不够。”

现在,曹舟南卸下绿城总裁的重担,重新回归到市场人士,以合伙人身份主持绿城中国美丽乡村战略和美好生活平台。对于宋卫平来说,不失为一个完美结果,他欣赏的人将和他一同激活绿城小镇。

为此,老宋打趣地把曹舟南比作古代“三公三孤”中的太子少保,虽然是个虚衔,但历史极为久远,是仅有的从周朝保留到明清的官职,地位尊崇。

曹舟南的离开,宣告老绿城人的逐一退场,绿城的基因将变成中交的基因。但宋卫平却否认外界的这一说法,“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不要人家去宋卫平化,我自己去宋卫平化就好了。这是一件好事,不在于去谁,而在于把这个企业发展的更稳健、更好,这是重要的。”

张亚东则带来了中交领导的嘱托,要像保护眼睛一样确保绿城长远发展,要把绿城做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样板,绝不是做一家国有机制的企业。

对规模早已不在乎的宋卫平,私下曾跟张亚东说,绿城的宿命是回归和发展小镇和乡村。他只希望绿城的全国业主居住满意度可以维持第一,因为这个指标对于绿城中国最为重要。

上任第二天,张亚东就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在业主群里面传播,让业主投诉可以畅通地到达公司最高管理者,他明白这是绿城一直延续的传统。

编辑:樊睿昕
宋卫平 曹舟南 绿城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