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我其实不太想上市

本文来源于:和讯房产 苗雪艳 李霂轶 2018/08/08 0

未来,创业时代可能比那个时代更难。

和讯房产消息 在接受和讯房产的采访中,施永青不止一次感叹,“我已经老了!”

这位被称为“香港地产教父”的企业家生于1949年3月,于1978年创办至今闻名遐迩于世界的中原集团。如今,中原已是40年,恰和改革开放同年,这家企业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而变化,其身上同时有着香港和内地发展的印记。

就此,和讯房产专访了中原集团主席兼总裁施永青,以下是部分采访问题实录。

 和讯房产:改革开放四十年,您印象最深刻的时间节点是哪一年?

施永青:应该是1992年,那一年,中原进入内地市场。那时,中原在香港的发展覆盖面较广,已形成了一定规模,有条件去扩张发展,加上内地改革开放,房地产的商品化与市场化为中原提供了机遇。

和讯房产:1976年对您意味着什么?

施永青:那时香港的一些左派组织也受到影响被打压,再加上香港对于教书职业要求门槛提高,我选择离开学校,不再教书,那一年对我是精神的变化,是“质”的变化,1992年是“量”的变化。

和讯房产:相较而言,中原现在的发展速度似乎慢了下来?

施永青:其实刚刚谈到发展节点,我也有错判的,我记得在金融海啸之后,2008年、2009年初期,市场很惨,直到后来中央决定动用“四万亿”支持经济,地方也开始加码救市。我判断西方以美国为首的金融体系的崩盘,影响巨大且强烈。因此我推测那一次金融海啸的影响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世界经济甚至会进入冰河时期。

到现在看来,我错了,中国政府的“四万亿”救市,全球扭转了崩盘的经济体系。因为我的判断,那一段时间中原采取了收缩的战略,而很多我们的同行竞争对手却趁机弯道超车。倘若当时我们也把握住了机遇,那中原在市场的地位将更加牢固。这是我所做出的第一个错误的预判。

我第二次估计错误是对于移动互联网在内地普及的速度,早从上世纪90年代我们就开始做网上数据,网上信息共享,也很早做了电子地图。一开始并没有重视互联网的发展,是我们的一大失误。

和讯房产:为了快速发展,很多企业想到上市,您有想过加快中原的发展速度吗?

施永青:我其实不太想上市,不太习惯用人家的钱,用自己的钱亏损也压力不大,我也不想把上市的价钱定得太高,我想便宜一点,但投资银行不赞成啊。

和讯房产:现在的创业者格外关注融资,以求快速发展,您如何看?

施永青:创业者有两类:一类并不是胸怀大志要干一番事业的,而是以生计生存为主,是被动型的创业,这种在早期更为常见;另一类是在物联网时代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创业者,这一类人群在慢慢增多。

我一开始只是打一份工,也没有特别说要做房地产,只不过机缘巧合,做了房地产公司,后来才觉得,既然要做就要尽量做好,对行业有一个认识,并且知道在社会里面应该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可以发挥什么功能。这是我在工作中慢慢体会到的。

和讯房产:您如何看现在的创业环境?

施永青:未来,创业时代可能比那个时代更难。比如,房地产中介,原来一些中小企业成长的路径是,两兄弟+一部车+一个电话就可以做上亿的行业。现在小中介,上升空间可能就窄了,因为需要很多投资。

我在香港起家的时候,我跟我的伙伴每人拿了5000块,才1万块就可以创业了,就是本来我们这个行业是小本经营,很多人可以做,逐鹿中原,现在一看,对手这么强,那你怎么跟人家斗,所以现在这个竞争环境不一样。你看,现在房地产开发,资金收紧,银行也不容易借到钱,大众创新,不容易啊。

和讯房产:今年也是房改20年,您如何看房地产行业的发展?

施永青:第一,建国后的头30年,内地基本没有太多的房地产发展,我是上海人,50年代离开上海,但是每次回到上海,住的都是同一个酒店。改革开放后,住房商品化,需求被集中释放,社会很需要房子,那时,开发商的功能性就体现出来了,开发商盖的房子既满足了社会的居住需求,也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发展。

第二,地方财政收入必须摆脱对房地产的过度依赖,一些地方政府只考虑卖地,不管当地需求有多少,很可能供应量已经超越了本地人口规模。虽说现在是去库存,但这种去库存其实是替开发商去的库存,房子只是转移到了老百姓手里,房子的空置率还是很高。等到大家把钱都投入到房子里去,房子越来越多,钱越来越少,风险就会越大。

因此,现在比较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资源错配,大量资源集中流向房地产,其他行业又得不到足够的支持,现在控制一下房地产是没错的。

编辑:樊睿昕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