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靠山突然变成大老虎 中弘股份明星楼盘秒变烂尾

本文来源于:富凯财经 2018/05/07 0

北京商住房明星项目变“烂尾”,不仅如此,公司还将面临银行贷款逾期和业绩巨亏等变故,在楼市政策变化之后,中弘股份今后的路要会走向何方还未可知。

楼市调控政策的出台让中弘股份一度从“白马”转“黑马”,北京商住房明星项目变“烂尾”,不仅如此,公司还将面临银行贷款逾期和业绩巨亏等变故,在楼市政策变化之后,中弘股份今后的路要会走向何方还未可知。

5月4日公告显示,中弘股份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公司就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中的闲置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具体使用情况、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截至目前逾期债务的具体情况、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未披露的事项等进行说明,并要求公司独立董事、监事会及相关保荐机构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面对深交所的询问,公司搬出了“26.8亿元募集资金具体使用的核实情况不能在规定期限内完成”的理由,同时,公司拿“公司下属子公司较多,债务逾期相关情况的全面核实不能在规定期限内完成”的,导致公司不能按照规定期限对关注函进行回复。

说起中弘股份收到上述关注函一事,就不得不提起4月24日发布的债务公告。根据公告显示,截至4月24日,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高达22.71亿元的逾期债务,占公司2016年12月31日经审计净资产的23.13%。

对于如此多的债务,公司直言“无法妥善解决”,甚至称“逾期债务将影响2018年业绩”。

业绩被北京楼市调控拖垮

说起这笔债务可以追溯至北京楼市调整时期。

2017年,中弘股份的房地产业务受到国家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特别是受北京商办项目(商住房)调控政策的影响,公司御马坊项目和夏各庄项目(商业部分)销售停滞,且2016年度已销售的御马坊项目在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大量退房,其它区域项目与上年同期相比销售收入也大幅下滑,导致公司的2017年房产销售收入大幅下滑。同时,公司所属境外公司,包括中玺国际、KEE、亚洲旅游等,2017年亏损较大。

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度实现营业收入逾10.16亿元,同比上年同期44.52亿元同比下降77.18%;净利润为-25.11亿元,同比上年净利1.57亿元同比下降1699.01%。

据了解,北京御马坊项目一直是中弘股份的明星项目,是贡献业绩的主力。从2016年9月份销售数据来看,御马坊的商住部分开始对外销售,当月其以604套的销售成绩一举冲到北京商住项目销售排名第一。

不幸的是,在北京对商住房调控之后,御马坊项目不仅面临退房问题,同时还面临银行债务无法偿还的问题。

2016年7月14日,御马坊置业与中山证券、成都银行金堂支行签署了《委托贷款借款合同》,中山证券拟委托成都银行金堂支行向御马坊置业发放贷款11.99亿元,作为借款质押,中弘弘毅拟将持有的御马坊置业51%股权质押给中山证券,并拟将持有的“北京御马坊项目”土地使用权及在建工程抵押给成都银行金堂支行;同时,中弘弘毅拟将持有的御马坊置业49%股权以100万元转让给中山证券,同时在贷款到期日以100万元的价格进行回购。

对于上述债务,中弘股份仅偿还了累计3.99亿元的贷款本金及对应利息,此后便“无能为力”。此后,法院裁定冻结、划拨御马坊置业、中弘股份、王永红银行存款8.0698亿元,及应向申请人支付的135.6883万元股权回购价款和股权维持费。此外,法院还裁定查封、拍卖中弘弘毅持有的御马坊置业51%的股权及其派生权益。

北京御马坊项目在楼市调整的公文下发后一朝从明星项目变成烂尾,而如何收拾烂摊子,中弘股份目前还无定论。

富凯君发现,中弘股份在2017年年报巨亏和2018年一季度报亏后,公司将26.8亿元募集资金变为暂时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负债,此外,中弘股份还存在公司实际控制人无视公司审核制度直接支付给海南新佳旅业开发有限公司61.5亿元股权转让款,造成巨额预付账款无法确定的隐患。

审计报告显示,公司于2017年11月30日与三亚鹿回头旅游区开发有限公司、海南新佳旅业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收购框架协议,拟以现金支付方式收购其下属子公司股权及承担股东债务形式购买其所持有的土地,并按协议约定于2017年12月28日预付了收购款61.5亿元。因为该股权收购和预付款支付未按合规程序通过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批,审计师认为公司在重大投资管理和资金管理方面的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对财务报表可能产生影响重大,但不具有广泛性,故出具保留意见。

“华融系”兜底出变故

在中弘股份上述事件种种亮相之后,深交所多次发问询函,希望公司能够给予详细披露,同时,证监会也对公司未能及时进行披露而对公司出具了警示函。

有市场人士认为,“风雨飘摇”的中弘股份目前的救命稻草就是公司正在筹谋的重组事项了。但该重组能否成功目前还未可知。

对此,中弘股份公开发言称:“经与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桥基金)沟通,中弘集团、王永红与港桥基金于2018年3月19日签署的《关于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战略重组协议》所进行的重组事项港桥基金尚在研究之中,尚未有确切的反馈意见。

协议内容显示,港桥投资将联合其他主要合伙人发起设立一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向境内外合格投资者定向募集不超过200亿元。作为重组基金的管理人,港桥投资拟管理本基金对中弘集团进行重组,重组基金的期限为3年。本次重组的目标为帮助中弘集团盘活资产、偿还债务,加强管理和风险监测,调整中弘集团经营战略,促使中弘集团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

富凯君发现,与中弘股份签署协议的港桥投资背后有着“华融系”的身影。查询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可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廷安,成立日期为2017年8月3日。而在富凯君查阅刘廷安的背景时发现,在港股上市的中国港桥集团主席的名字正是刘廷安。正因此,早有投资者抛出中国港桥及背后华融系介入中弘股份的消息传出。

但是,“靠山山倒靠人人跑”这句话正好映在了中弘股份的身上,在上述消息传出后,隐在中国港桥背后的靠山“华融系”日前出现问题。

4月1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公告称,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此后,4月19日,有传出赖小民落马,华融系紧急撤退“影子公司”中国港桥的新闻出现。

赖小民被调查后,有报道称:“电解锰只是天元锰业的门面,其背后的实力主体为中国天元金融集团,而华融是真正的金主。华融通过各种方式把资金给到天元锰业,再由天元锰业运作,帮助华融掩盖项目上的窟窿,也实现赖小民所需要的利益输送和安排。”

据报道今年3月份,大摩财经调查王永红的中弘股份时即发现,主导中弘股份重组的香港上市公司中国港桥背后,浮现出国内最大资产管理公司华融的身影。

同时,大摩财经发现,中国港桥第二大股东天元锰业的实控人贾天将,同时也通过两家关联公司成为华融系上市公司华融金控的第二大股东。此外,中国港桥也是另一家华融系香港上市公司“华融投资股份”的第三大股东。

可以说,在中国华融董事长赖小民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后,与赖小民同为江西财经大学79级同窗的中国港桥董事局主席刘廷安也被这场台风扫到。还传出了刘廷安也被带走的消息。

有报道指出,中国港桥董事长刘廷安同时为天元锰业的副董事长、天元金融集团的非执行董事,港桥和天元的员工甚至同在一起办公——港的香港办公室承租于中国天元金融集团,该公司的控制人即贾天将。

在消息满天飞的同时,4月19日晚间,中国港桥发布了澄清公告表示,2018年4月19日,公司管理层能够与刘廷安联络并获悉彼正于内地出差,且能够持续以上述身份履行彼之职责职务并能随时进行沟通。

值得注意的是,地产商王永红的中弘股份也是华融的客户之一,同时王永红也是赖小民的江西老乡。而在赖小民被调查后,王永红的中弘股份所找的“华融系”靠山一旦倒塌,中弘股份以后的日子将更加难过。

编辑:白培培
靠山 老虎 楼盘 股份 明星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