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安邦的信号:保险大鳄影子股东末路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03/02 0

文/财经新知

别看吴晓晖身材不高,但据说此君记忆力惊人,那些与他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他多半都会记得是哪一位。当然,这或许要有个前提,就是至少他自己认为,这在现时或者将来,会是一个对他和安邦而言,有重要作用的人。

但是,翻看安邦及其关联公司的出资人信息,你多少都会生出一种疑问——即便是记忆力和识人认面能力惊人的吴晓晖,会记得并认识这些通过复杂出资,最终构成安邦股东结构的出资人么?因为人名之多,结构之繁复,远远超出一般的想象。有时候,你看不出他们是谁,与吴晓辉与安邦是怎样的关系,但他们就像影子一样,与这个庞大的帝国以及他神秘的掌门人如影随形。

《财新周刊》更是撰文以专业方式分析了安邦以循环出资的方式,增加注册资本的手法,在这其中,我们又可以看到影子股东。

保监会对安邦的接管,上海检察院对吴晓晖本人的公诉,或许将有助于给出这些萦绕在吴晓晖与安邦身边的“影子”是谁的答案。

追索关于“影子”股东与关联人的答案,并非只是对安邦一个谜题作答。当保险公司因为激进的金融创新,开始异化为金融大鳄的杠杆与工具之时,影子股东与关联人,成为了一个“现象”。吴晓晖与安邦不是个案,凶猛程度不亚于安邦的生命人寿、前海人寿,都同样伴随着“影子股东”和关联人的颇多争议。

这要追溯到一条关于监管规定——保险公司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以51%为上限——这还是一度修订后的结果,在更早之前,这个上限是20%。监管层无法接受一个单一股东控盘的保险公司,否则,就是滋养险资大鳄的土壤。

监管层应该明白,他们的监管对象,是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最为聪明的一批人。吴晓晖、张俊、姚振华此后的作为,足以证实监管层的监管,是一场耗费脑力的智力战争。在“伟大的斗争实践”,影子股东与关联人,被发明出来,用以绕开监管。

宝能系下的前海人寿,是在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上限调整之后,第一个以51%比例单一股东出资的保险公司,持有这51%股权的,是后来在万科控制权大战中,频繁出场的钜盛华。如果仅仅以此为止,前海人寿的股东结构,或许不会在后来引发颇多的争议。

钜盛华以外,前海人寿还有四个股东,分别是深粤控股、深粤商物流、凯信恒、金丰通源,这四家股东分别持股前海人寿20%、19.8%、4.6%和4.6%的股权,这就是在纸面上能够看到的前海人寿的股权结构。

但是,这四家股东企业的身世,却有颇多蹊跷。在出资进入前海人寿之前,他们都曾经历过繁复的股权变更。从历史变化上看,这四家公司都曾与宝能系有股权上的关联,直到2010年前后,这些公司的股权才转让到现任股东名下,变得与宝能系没有关联。

2010年前后集中完成变更后,这四家公司的控股股东指向4个自然人,孙玲玲、易爱玲、许志洪、周建。此后媒体的报道,身为控股股东的自然人,来历不甚简单——四人均与宝能系存在不同程度的关联,甚至有媒体直接指称,孙玲玲在宝能系所属企业领取社保。

宝能系对此只做出了最简单的回应,称与上述四家企业之间并无关联关系。不过,对于集中发生在2010年的股权转让,并未做出过多的解释,对于孙玲玲等人与宝能系的关联,也没有出示证据说明问题。

细思极恐。如果关联关系真的存在,那么宝能系不止是单一大股东控股的保险公司,而且是单一股东全面控盘的保险公司。宝能系,在这家保险公司当中,拥有绝对的发言权。

此时,再去回想万科控制权争夺战中的情景,在战役最高潮时,前海人寿与钜盛华行动步调一致,前后接力,拿下万科股权,现在回想的这一切,似乎可以给出部分答案与注释。

时至今日,仍没有纸面证据能够证明,宝能系与前海人寿的另外四家股东当下存在关系。这四家公司,像影子一样,存在于前海人寿的股东名录当中。这样的案例,似乎足以说明,监管层所面对的,是一个何其高明的对手。

如果把吴晓晖、张俊、姚振华们染指保险公司的时间,再推后几年,他们恐怕就要寻找新的对策。因为监管层开始在识别保险公司股东关联关系中,推行“实质”大于“形式”的审查。在正在修订并即将完成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中,一方面将以实质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来确定持股比例,如果能够证实实质关联,那么股权将一并计算,超过上限之后,即被视为触碰红线。另一方面,这个即将完成修订的文件中,还以投资人须披露关联关系的义务,约束投资人之间的关联关系。这一招儿的要义在于,披露关联关系一旦成为义务,如果有关联而未披露,事情一旦败露,就将是实质性违规。这是一种震慑与威慑。

更具体一点说,这份《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中,简单的持股比例识别标准,被“财务1类”、“财务2类、“战略类”、“控制类“的识别标准所取代,从而规避了现有市场实践中,通过马甲公司代持股权,满足监管中股东持股比例的要求。

那么,按照这样的分类,吴晓晖、张俊、姚振华这些大鳄们,在保险公司的股权,应该被归属于哪一类呢?

柳云龙呕心等待了5年多之久方才播出的《风筝》中有一条贯穿始终的主线——找到“影子”。这里的监管层就像柳云龙一样,揪出“影子股东”、“关联股东”的任务,就在当下。

监管层用心良苦。股东出资结构规范,即可以形成合理的公司治理结构,从而避免其成为单一控盘者实施单一意图的工具,也就不会出现宝能系抢夺万科的极端情况,因为这种单一目的式的所谓“经营行为”,将会在公司治理结构内部,就形成约束。而不会闹到满城风雨的程度,“无法收拾”是监管层绝对不愿看到的局面,更与初衷不符。

“关联人”与“影子股东”都是时代的产物,“猫鼠游戏”当中,被视作一种聪明的生存智慧。然而,监管与市场从来都是“教学相长”,在发明这一套生存法则规避监管的时候,这些保险大鳄们,似乎就注定已经培养了自己的掘墓人。

从安邦开始,一场风暴即将到来,在这场监管风暴中,哪个关联人又能独善其身呢?答案是,很难。

编辑:倪萍
京东 收益 人民币 调整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