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拟在全国率先推出租购同权、学位到房

本文来源于:广州参考 2018/01/15 0

子女入学问题

一直是家长们租房的最大痛点

为解决这一问题

去年7月

广州提出了“租购同权”

此事备受关注

“租购同权”一词甚至还入选了

“2017年中国媒体十大新词语”!

日前,

记者独家获悉,

广州又将有新动作,

或将在全国率先推出——

“租购同权、学位到房”!

此外,

学生课后托管也有望恢复,

全市10万学生家长的后顾之忧将解决!

在广州市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上,适龄儿童入学房屋租购同权及学生课后托管等教育方面的问题,引起了孙湘等几位市人大代表的关注。

广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回应代表,表示市教育局已研制相关方案,或将在全国率先推出租购同权、学位到房。此外,学生课后托管也有望恢复,届时将解决全市10万学生家长的后顾之忧。

广州市教育局负责人接受广州参考记者专访:

“学位对于租的房子而言,是真正给租赁的人用来读书的,而不是用来炒房的,学位到房,不是到人”;“学生课后校内托管以家长自愿为原则,绝对不搞一刀切模式”,在14日举行的广州市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中,广州市教育局负责人接受广州参考全媒体记者专访时说。

“义务教育阶段,每个区有多少学位是有刚性配比的。租的房子如果有学位,只要租赁手续完备,租住之后享有与业主同等的入学权利。但是有条件:在入学前期会由相关部门对租赁合同进行前置审查”,该负责人说。

目前,广州市学籍管理实行全市联网,人户一致。“也就是说,用了房子学位必须要在该房子居住,人户一致”,该负责人指出,如果不在这里居住了,到其他地方去上学,那么学籍也要迁出去,一个人占据两个学籍是不可能的。

如何理解“学位到房”?

该负责人称,“学位到房,房是这个学位就是这个学位,学位对于租的房子而言,是真正给租赁的人用来读书的,而不是用来炒房的,学位到房,不是到人”。

“义务教育的责任主体在各个区教育局,各区教育局会根据市教育局的统筹原则,结合自己的实际,制定相应的实施细则”,该负责人说。

租房最大痛点:子女入学问题

2017年7月,广州市政府印发《关于印发广州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工作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内文中,具体措施的第一条便是:“赋予符合条件的承租人子女享有就近入学等公共服务权益,保障租购同权。相关工作由市教育局牵头。”

所谓租购同权,实际是一种对租房者的“确权”,让符合条件的承租人子女享有就近入学等社会公共服务权益。

其实对解决租房的最大痛点——子女入学问题,广州近年来不断在努力。2016年以来,广州出台了“办理《广东省居住证》满一年的来穗人员,可向所在区为子女申请积分入学”的政策,2017年“租购同权”的提出更是备受市场关注。

有市场人士指出,“由于租房对学位保障不足,导致社会产生了大量因入学而被迫产生的购房需求,租房若能保障学位,则购房压力与迫切能有所缓解。”为此,“租购同权”还于2017年底入选了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新词语”。

当时,对于“租购同权”有市场人士表示出担心,毕竟,如今广州的名校入学指标本身就已僧多粥少,未来一旦实施租购同权,势必优质的教育资源更加紧张。

学位到房有周期

具体方案已上报

日前,在市人大十五届三次会议上,市教育局相关人士回应了市人大代表时介绍,市政府对租购同权工作高度重视,该措施对遏制房价、保障适龄儿童入学等会起到良好作用,但需要教育部门和其他部门进行相应配套,才能实施。

“为什么现在的房子总是打着学位的名义就把价格提高,这说明学位对房子非常重要。”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刘宇 摄

教育局相关负责人透露,根据《通知》,租和购享受同样的权利,“租的房子学位怎么解决,按照学位到房,这间房子带学位是有周期的,周期是多长,具体方案正在报市政府,下一步租购同权、学位到房,广州可能将在全国率先推出”。

课后托管有望恢复

已在市内四区试行

除了“租购同权”将有新动作,备受家长关注的学生课后托管问题也或将有新进展。

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市委、市政府对这项工作非常重视,市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明确提出,2018年要“完善学生校内课后托管机制”。

目前,学生校内课后托管已经在越秀区、荔湾区、天河区、花都区等四个区先试先行,各校结合实际情况开展。有的学校提供场地,供学生完成作业;有的学校开展第二课堂活动;有的学校则引入社会力量,志愿者、义工等开展课后托管。

“特别是越秀区的效果比较好,受到有关方面的高度关注”,该负责人说。“现在下午3:30~6:00,大部分孩子在校外社会托管,将逐渐回归到学校里托管”。

教育局相关负责人:

需突破两个“政策瓶颈”

对于学生校内课后托管,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年,广州市在这方面的做法还是全国比较领先的,因为外界舆论,不得不把本来已经实施得很好做法叫停了”。

对此,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分析“课后校内托管的恢复要突破两个政策瓶颈”:

1. 参与托管的学校老师能不能合理取得报酬;

2. 学校作为公共资源,学生、家长在放学后使用这些资源,是否会涉及侵占国有资产的嫌疑。

如果能突破这两个政策瓶颈,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校内课后托管恢复起来,将解决约10万公办学校学生的课后托管问题,解决家长的后顾之忧,也能避免社会托管带来的问题。

“在政府高度关注、各部门及各位人大代表的支持下,假以时日,这件民生大实事,肯定能实现”。

编辑:daisongyang
广州 学位 全国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最新推荐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地产》微信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