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专家:谨防地方去库存政策走偏 变涨房价抓手_观点_地产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地产频道首页 > 观点 >
个股查询:
 

社科院专家:谨防地方去库存政策走偏 变涨房价抓手

本文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12-21 10:02:00 我要评论(0
字号: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提法: 重在“破”“立”“降”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 夏旭田 实习生 刘洋 杨诺娅 北京报道

导读

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列为八项重点工作之首。专家认为,会议并未延续此前的“三去一降一补”的提法,而是明确提出了”“破”“立”“降”三项措施,这可能会成为更为长期的一组政策措施。

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列为八项重点工作之首。

会议提出,要推进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重点在“破”、“立”、“降”上下功夫。

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把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推动化解过剩产能。大力培育新动能,强化科技创新,推动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培育一批具有创新能力的排头兵企业,积极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

大力降低实体经济成本,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继续清理涉企收费,加大对乱收费的查处和整治力度,深化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等行业改革,降低用能、物流成本。

提高中国供给的质量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此次会议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三个“转变”都是围绕着“高质量发展”这一核心提出的。十九大明确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意味着,中国将更加重视经济发展的质量。

“我们发展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十九大也明确强调,必须坚定不移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目前,中国所处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也没有变,我们的人均GDP去年底也只有8000美元,没有达到世界平均水平10000美元,更达不到高收入的标准。但是我们要更加注重发展的质量。”牛犁认为,从中国速度转向中国质量,这并不意味着不要经济发展的速度了。

牛犁表示,这表明中国不会再单纯地关注经济数字。如果解决不了就业,解决不了老百姓的收入问题,解决不了生态问题、安全问题和环境问题,或者加剧了不平衡、不协调的矛盾,这样的速度我们宁愿不要。

在“中国制造”方面,毫无疑问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国。500多个工业品中有一半中国都是世界产量第一,生产能力不可谓不大,但大多数产品仍然偏向于中低端。

牛犁表示,“我们的创造能力,特别是技术研发、创新驱动的能力仍然远远不够,产品质量品牌也存在着明显的短板。所以会议提出要向中国创造转变,向制造强国转变。”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此次会议也提到要继续抓好“三去一降一补”,但并未以此为框架论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他看来,“三去一降一补”本来就是一个阶段性的措施,随着相关措施效果的不断显现,淡化这方面的表述也在意料之中。

黄群慧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在于提高中国的供给质量,特别是改善中国制造业的供给质量,会议提出的三个“转变”都是这一核心的具体目标。而在具体手段上,相对于“三去一降一补”,会议明确提出了“破”、“立”、“降”三项措施,这可能会成为更为长期的一组政策措施。

在“破”“立”“降”上下功夫

在“破”上,会议要求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把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推动化解过剩产能。

此前两年间,中国的去产能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不到两年时间压减钢铁产能超过1.15亿吨,压减煤炭产能超过4.4亿吨,已至少完成钢铁、煤炭去产能五年任务目标的八成左右。

牛犁指出,新提出的“破”的对象主要是落后、过剩的无效供给,不能狭义地将“破”理解为钢铁和煤炭去产能。

“煤炭钢铁去产能大头是结束了,但还有产能的减量置换。而且今年还将去产能的范围扩展到了煤电行业。从整体上看,许多领域的产能过剩情况还是相当严峻的,例如水泥、平板玻璃等建材行业,以及炼油、造船和电解铝等行业。部分行业也在靠行业自律、错峰生产等方式在破除落后的供给。”牛犁说。

黄群慧也认为,中国工业化进程已进入中后期阶段,重化工行业的总体需求高峰已经过去,而从工业的供给结构来看,去除落后的无效供给将是一个长期任务。

在“立”上,牛犁认为,这既需要培育新的经济动能、新的增长点和新兴的业态,也需要通过新技术来推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从而提升整体供给质量。

牛犁指出,新兴产业是将来新的增长点,其边际增长非常快,但是规模还比较小,还不能完全起到主导作用。而新旧动能切换过程中的“青黄不接”,是中国经济近几年来不断下行的主要原因。

新动能刚刚培育起来的,规模还比较小,即便新兴经济翻了一番,但抵消不了体量庞大的传统行业的下滑。所以,新动能需要一个成长的过程,动力切换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在“降”方面,牛犁与黄群慧均认为,降低实体经济成本将是一个久久为功的过程。这一方面需要政府简政放权,不断地清理各种税费,降低制度性成本;另一方面也需要降低资源要素成本,比如劳动力成本、地价成本、资金成本、能源成本等,而这需要更多部门的深层次改革。

在牛犁看来,去产能已被融入到“破除无效供给”部分,去短板被融入“培育新动能”部分,降成本仍然保留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而去杠杆主要体现在防控金融风险的表述中。不过,去库存的问题并未出现在关于房地产的表述中。

今年来,随着三四线城市房价的明显升温,库存高企的问题已经得到了相当程度的解决。黄群慧强调,要谨防部分地方政府把去库存政策走偏,变成“涨房价”的抓手。抬升房价会进一步提升实体经济成本,这有可能会扭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的。

【作者:夏旭田 刘洋 杨诺娅】 (编辑:文静)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