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租房那些糟心事:床下有浮尘都成为拒退押金理由_市场_地产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地产频道首页 > 市场 >
个股查询:
 

北京租房那些糟心事:床下有浮尘都成为拒退押金理由

本文来源于法治周末 2017-05-31 08:54:39 我要评论(0
字号:

在北京租房那些糟心事

来源:法治周末 记者 管依萌

又是一次搬家,又是一间新房,又是一次租房季。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在北京工作的陈珂已经顾不上纸箱子是否结实,一屁股坐了上去。看着眼前杂乱无章的箱子们,她心里顿时生起无数的烦恼。

相比于之前三次租房的经历,新近这一次还算顺利。虽是如此,可每一次找房、租房以及退房,都像某种病痛一样,折磨着陈珂的身心。

“和中介打交道很累。”陈珂抱怨着,俯身摸了摸自己的狗。

看房子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中介,对于陈珂来说,与中介相处的日子是她一年里最不堪回首的记忆,而今已是第四次。

距离第一次租房已快三年,然而记忆并没有因为生活的继续而变得模糊,也依然在每个租房季卷土重来。

拒绝合租与隔断间

时间退回到2014年的冬天。彼时,滑雪、滑冰等冬季运动还未像如今这般火热,可租房市场却已是一片红火。

据统计,目前,中国约有1.6亿人在城镇租房居住,占城镇常住人口的21%,主要以外来务工人员、新就业大学生等群体为主。

刚刚就业、首次在北京租房的陈珂既兴奋又懵懂。虽说最后还是租到了一个自己较为满意的“家”,可那段经历也始终记忆犹新。

“户型、朝向等问题我是一概不知,最开始找房子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从何下手,只能任听中介的话。”陈珂笑着说道。

在陈珂看来,租房既是一种体验,也是一门学问。当时的她就像是一名即将入学的新生,而房租便是她进入“租房课堂”的学费。

通过熟人介绍,陈珂联系到了就职于某大型连锁房地产经纪企业的一名租房中介。

“有种找到救世主的感觉。”想起当年的经历,陈珂不免感觉到,当时的自己在那些“经验丰富”的中介面前是何其的幼稚。

当时,在看过几套房子之后,陈珂还是没有找到心仪的。每次看房的时候,陈珂的脸颊都会被冬日的寒风吹得干燥而红痛。

尽管如此,陈珂还是希望找到一个干净、安全、独立又相对便宜的房子。正值此时,陈珂的大学同学吴宏无意间得知了她租房的消息,便打电话来询问。

“他想与我一起合租,省钱又能相互照应。”当时的一通电话差点改变了陈珂的租房形式,但后来因为工作和私人原因,陈珂还是放弃了合租。

过了三天时间,吴宏便在东直门地铁站附近找到了一个隔断间。

“房租每个月1000多元,是中介将客厅与厨房隔离开来分出的一间房,面积小得只能勉强放下一张床。”看到同学所租房子的性价比,陈珂心里开始有了自己的盘算。

吴宏家住在北京市密云区,刚参加工作,公司位于国贸附近。在联系陈珂前,他已经看过很多套房子,不是价格无法承受,就是房子条件难以接受。最终,实在是没有办法,他才选择了这个隔断间。

又过了两天,中介再次拨通陈珂的电话,声称“这次绝对让你满意”。

“房租3200元,户型是一个大开间,有独立卫生间和阳台。”最让陈珂满意的是房子干净,装修也算精良,周边环境比较安静。由于是酒店式公寓,整个小区都没有燃气和暖气,只能用电来保障基本生活。

在看过很多房龄比自己的年龄还大、其装修根本无法正常居住的房子之后,陈珂很中意这个大开间。在询问过中介后,陈珂开始了最令她头痛的砍价环节。

由于是熟人介绍,这位中介将原本是一个月租金的中介费降至7折,也正是因此,他不想再在房租上有任何优惠。

经过再三周旋,中介又说:最低出租价格为3000元每月,并且没有再商量的余地。

就这样,陈珂以3000元每月的价格租来了位于北京市望京地区某高层公寓的第13层开间——一套只有35平方米的家。

为此,陈珂还请中介吃了一顿饭。

房租年涨三分之一

时间不知不觉从指缝间溜走,2015年的冬天与2014年相比,并无两样。

租房合同即将到期。

陈珂微信联系到中介,希望还能找到类似的房子。可她收到的回复却是“今年房租比去年上涨了”,类似条件的房子,每月房租已上涨到4000元以上。

短短一年,房租就涨了三分之一。

“我便接着问他,要是续租需要多少钱。”据陈珂回忆,当时中介给出了4300元的价格,并且还附带了一句“房租可谈”的“废话”。

陈珂既无奈又别无他法,只能拜托中介再找找有没有其他合适的房源,将希望完全寄托在这个假想的“救世主”身上。

结果,陈珂为自己的单纯和幼稚买了单。

“中介他不可能帮我解决租房问题,我也不应该在租房的时候只联系一个中介。”陈珂对此仍旧后悔不已。

眼看合同就要到期了,中介还是没有给陈珂任何回复。迫于无奈,陈珂拨通了他的电话。

“找到合适的房了么?”陈珂压抑着自己心里的愤怒,电话那边还是那冷冷的一句“还在找,合适的不多”。

陈珂的朋友赵丽丽得知此事之后,顾不上惊叹望京地区的房价为何涨得如此之快。她觉得,首要之事是帮陈珂想办法。

“她建议我实在不行就先找个半年短租,等她当时的房屋合同到期之后,再和她一起合租。”陈珂说道。

出于无奈,陈珂接受了赵丽丽的建议,并将此事转述给了中介。此时距合同到期仅剩四天。

一天之后,中介打来电话告诉陈珂,短租的话价格可能会高一点,并且他手里的房源不多。

“他说如果还想租类似条件的房子的话,同一栋楼的3层就有一套。”陈珂回忆道。

看完3层的房子之后,陈珂也没有多余时间再找其他的房子了。

“现在经验多了才想明白,中介其实就是压着时间,等到最后没时间了,他们说多少房租就只能是多少了。”陈珂心想,反正不过半年,房租贵点也无所谓,以后合租也就省回来了。

就这样,陈珂又签下人生中的第二份租房合同,半年到期,月租金4300元。

如今回想,这半年等同于忍耐。4300元的房租令她的生活变得不再轻松自在,对于之后的合租生活,陈珂满心期盼。

租房生涯的第一次搬家,是从一栋楼的13层搬到3层。陈珂的行李多了一半,心也寒了一半。

来自中介的恐吓

半年的时间过得更快,眨眼间,已是2016年的5月。

一日,陈珂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自称是负责收房的中介。

“这个新的中介要带人来看房,而那时距离房子到期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陈珂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接着,来看房子的人“一波又一波”。

陈珂的正常生活因此受到了打扰。

“更可气的是,还有未经同意就来敲门的看房人。”陈珂想起,那次大约是早上7点半,她便被仓促的敲门声叫醒了。由于自己住,也并未有约,谨慎起见,她没有出声,在防盗门的猫眼里目送着敲门人走掉。

之后没多久,她便接到了中介的电话。

“中介质问我刚刚带人来敲门为什么不开,我便告知他,白天没有时间,希望他们晚上再来看房。”

然而事实并不如意。

仅过了短短半个小时,敲门声变得更加急促。陈珂便大声喊了一句:“谁啊?再这样就报警啦!”

据她回忆,当时门外有两个人,并没有穿着中介特有的服装。对方声称自己是来看房的,出于安全考虑,陈珂仍旧没有开门。

她再次拨通了中介的电话,明确地表示,如果还要继续以此方式看房,她便报警,并且告知中介自己次日就会搬家,搬完之后,才可以带人来看房。

令陈珂没有想到的是,这通电话与这名中介结下了怨。而这中介正是自己即将面对的收房人。

陈珂说,如果租房时体验了一把当“大爷”的感觉,那么退房时,便是知道了当“孙子”的滋味。

陈珂搬完家后,收房人出现了。“他当时一脸的晦气,进门就开始找茬。”她对记者回忆道。

对于收房人提出的要求,不管是否合理,陈珂都一一满足,像是“床下有浮尘、桌子有磨损”这样的理由,都可以成为收房人拒绝退还押金的借口。

经过了一遍遍的打扫、一次次的沟通,收房中介依旧不依不饶,不惜出言恐吓,甚至做出要动手打人的动作。

赵丽丽全程陪在陈珂旁边,最终无法忍受,打开了手机录像功能,告知对方如果再这样,便将视频发到网上去。如此,收房中介方才作罢。

办完交接手续后,陈珂要来了收房中介的公司编号。她想要投诉这名收房中介,然而打通该公司的客服热线后才得知,对方所给的编号是错误的,将其手机号码告知客服人员,才查出了真正的编号。

投诉后,经过漫长的等待,公司客服依旧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也并没有给那名收房中介相应的处罚措施。

“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对于中介从业人员也没有相关规范,只能自认倒霉了。”陈珂无奈地说道。

只得搬进合租的老房子

尽管磕磕绊绊,房子总算是有惊无险地退还了。等待陈珂的,是即将入住的老房子。

对她而言,这间老房子,已经无法简单地用“脏、乱、差”来形容。

“水龙头漏水,马桶坏掉了,空调不制冷,还有卧室内的插头无法使用。”陈珂清楚明白地向负责此房出租的房屋中介反映了情况。

这次中介所属的公司,并没有之前的那家有名。

这间两居室的老房子,使用面积大约70平方米,次卧是赵丽丽居住。

虽说这一次终于不用再独自面对租房事宜,可面对这所老房子,两人仍旧有些不知从何看起。

“细看之后才发现这房子太老了,可那时已经签了合同,后悔也没有用了。”陈珂表示,随着望京租房价格的不断上涨,当时又正好赶上每年6月到8月的租房高峰,因为价格相对较便宜,才选择租了下来。

这间老房子的月租金是5000元。

在陈珂看来,合租的问题在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要求,要想找到大家都心仪的房子,实在是太难了。

而合租的好处是房租便宜。在合租之后,陈珂每月只需付2600元的房租,虽说条件相对差了点,可这样能省下近2000元的独居租金。

要和中介讨价还价

日子一天天地过,转眼就到了2017年5月。

5月中旬,赵丽丽由于工作原因搬走了。距离6月11日房租到期,还有近一个月时间。

为了躲避租房高峰期的到来,已经颇具租房经验的陈珂,也开始了再次找房的征程。因为自己养了一条宠物狗,她决定寻找一室一厅。

“我从网上了解到,3月份的时候北京‘十日九政’(连续十天内九次出台楼市调控政策),都在说房租会降,但为什么现实却不一样呢?”陈珂向法治周末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现在的房租简直没天理。”陈珂抱怨道,如今在望京,随便找一个一居的老房子,就需要月租金5000元以上,而且没有电热水器,厨房和卫生间“不堪入目”,有的墙皮会脱落,装修也褪了颜色。

然而房子即便如此,这样的租金价位已经属于普遍了。“低于5000元的房子根本无法住人。”陈珂说道。

迫于无奈,陈珂决定不再租住望京区域的房子,她决定搬往周边地区。就这样,她陆续在附近看了近20套房子,都是“装修好一点的价格贵,便宜点的装修差”。

“这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一分价钱一分货。”陈珂说。

看房的过程一波三折,偶然间,陈珂在团结湖附近的一个小区里,找到了价位合适、装修尚佳的房源。房源属于另一家大型房地产经纪企业,中介给出的价位是4600元每月,并且可以直接约房东再次洽谈。

就在洽谈前夜,陈珂接到了此前联系过的另一家中介公司的中介电话。该中介同意将之前看的位于某地铁站附近的一套一居室,以4800元的价格租给她。

在陈珂看来,这间一居室装修不错、条件尚可,原本租金是5500元,由于价位过高而无人问津,中介便将此房降至5300元出租。又因房子空置太久,中介才同意将其以4800元每月的价格出租。

在找房前夕,陈珂曾经询问过一位曾经从事过房屋销售的朋友。该朋友告诉她,房租可以与中介讨价还价,一般情况下可以降低7%至8%的价格。

“起初,我还纳闷,不太敢相信那个地段、装修都不错的房子,会以4800元的价格出租。”保险起见,陈珂决定第二天再去核实一遍。

在中介的陪同下,她转天再次看房。除了一些小问题外,房子的整体感觉“还可以”,陈珂决定租下来。

然而,在签合同前夕,中介才告知陈珂,合同只能签十个月,因为明年4月底,房东与公司的租房协议就要到期了。

尽管陈珂对此并不满意,但找房子筋疲力尽的她,也实在无力去与中介再争论什么。签完合同,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

租了一套“三手房”

意外还是发生了。

签完新合同的第二天,晚上九点,陈珂正在老房子里收拾东西,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这次的不速之客,不是中介,也不是看房者,而是房子真正的主人。

简单交涉之后,陈珂才明白,去年她和赵丽丽从中介手里租来的这个房子,其实是套二手房,更严格地来讲,是“三手房”。

“简单说来就是,房东将房子出租给甲之后,甲又以更高的价格出租给中介,而后,中介再抬高价租给我们。”住了一年才知道真相的陈珂很生气,不仅仅是因为被欺骗了,还有真正的房东带来的租房协议。

这份协议上明确写明:房子于2017年5月18日到期,租金为每月4200元。

而在陈珂和赵丽丽签的合同上,房子于6月11日才到期,租金为每月5000元。

陈珂这才明白,怪不得在5月初,中介便给赵丽丽打电话,希望可以带人来看房。

在沟通中,房东告知陈珂必须在6月5日之前搬走。无奈之下,陈珂给中介打了电话。

不出所料,电话的另一头一直在敷衍。中介声称,最终会给陈珂一个解决办法,却丝毫没有提房子的来源和真正的问题所在。

“好在是我已经找到了新的房子,不然只能睡大街了。”陈珂很生气,然而眼下急需她解决的事情还有很多——新房和旧房都需要收拾。至于6月5日或者合同到期日6月11日等待她的究竟是什么,还未可知。

“我只能默默地祈祷,祈祷一切都好。”陈珂说道。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 (编辑:wenjing)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